司法院推「量刑資訊系統」 讓判決參考社會期待、再見恐龍法官

司法院推「量刑資訊系統」 讓判決參考社會期待、再見恐龍法官
Photo Credit: Nora's Photo@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量刑資訊系統上線後,未來法官如果判決刑度脫離數據統計的範圍,無論太輕或太重,都必須在判決理由中一併說明。

你還記得5年前高雄一起幼童性侵案件的判決過輕,引發的白玫瑰運動嗎?這類判決結果與人民想法不符的情況,甚至產生「恐龍法官」這種揶揄名詞。司法院為解決問題,經過近5年努力,以大數據建置完成「量刑資訊系統」,讓法官判決時可以參考過去案例與社會團體的期待,不至於太過主觀,該系統預計10月底上線。

相關報導:「恐龍判決」、「娃娃法官」怎麼解決?或許可參考醫學教育方式

新新聞報導,在2010年9月要求淘汰不適任法官的白玫瑰運動後,司法院長賴浩敏有感於量刑和人民想法差距太大,立刻指定求學時主攻「量刑準據」的秘書長林錦芳投入量刑研究,經多次研討後,針對「犯案數最多」、「民眾最關心」及「影響性最大」的案件,進行大數據分析。

經過近5年的努力,司法院替二萬多份判決書編碼、歸類,再運用統計學替不同的犯罪條件(因子)增減權重比,建置完成「量刑資訊系統」,未來法官判決時不再只是靠主觀判斷,也可以運用資料庫參考業界的判刑行情。

聯合報導,司法院表示,量刑資訊系統除可在輸入相同或類似的量刑因子後,顯示相關判決的平均刑度、最高刑度、最低刑度及量刑分布情況外,還可以分析各種犯罪的量刑行情,也可以提供各類犯罪量刑時應考量的具體事由,與其對量刑影響力的大小,讓審判的法官得以完整掌握量刑全貌。

不過由於這套系統剛推出時,被批評沒有採納外界意見,因此司法院後來納入社會團體、學界等各界意見,並融入人民的法律感情,使判決更能符合社會的期待。

司法院指出,量刑資訊系統包含妨害性自主罪、不能安全駕駛罪、提供人頭帳戶之幫助詐欺罪、竊盜罪、搶奪罪、強盜罪、殺人罪、槍砲案件及毒品案件等,總共涵蓋8大罪章,56條條文。

雖然該系統對審判獨立的法官並無拘束力,但卻有實質的影響力,讓法官的判決刑度落點將趨近在接近範圍內;如果法官量刑的刑度,跳脫量刑資訊系統的通常落點,例如判的太輕或太重,法官必須在判決理由中一併敘明交代。

自由報導,另外,此系統中的判決內容,是由10名在位於司法院的大數據中心的替代役翻著六法全書,逐筆增列。司法院官員解釋,人工讀判是不得不的選擇,因為電腦無法分辨「不足採」和「不予採認」以及「自白」和「承認」的差別,得靠替代役日復一日、逐筆增列來建置而成。

司法院官員表示,這是只有法律系才知道的替代役熱門缺,因為可以大量閱讀判決,對未來審判或辯護工作很有幫助。司法院官員強調,只挑選當梯最優秀的法律系學生。

司法院官員也分析,他們前後建置九套系統,約花500萬元,目前只需每年給廠商10多萬元的維護費,加上技巧性運用替代役人力,還有內部轉調辦事的法官、書記官等,等於沒有產生額外人事費用。

可預測的司法判決其實是一種世界潮流,如美國是最早實施量刑準據的國家,聯邦量刑委員會每年更新出版厚重的「聯邦量刑準據手冊」,提供法官作為量刑參考;在英國則有以首席法官、犯罪學者為首的「量刑準則委員會」,會將量刑準則草案上網公布,透過網站廣泛徵求意見,修改成為法官量刑參考。

不過,民間司改會執行長高榮志也對此系統提出質疑,「這套軟體治標不治本,無法跳脫框架,使用這套系統出來的結果,和經驗豐富的法官是差不多的,其實量刑不是重點,法官說理能力很差才是問題,像這種方式,只是想拿外面的意見來背書而已。」

高榮志表示,民眾期待的是清楚的判決理由,以及和監所適當教化,如果能做好以上兩點,民眾也就不會把責任推到法官身上。

此量刑系統,明天上線只提供審、檢、辯及被告使用,年底時,一般民眾也可以上司法院的官網點選量刑系統體驗。

新聞來源: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