員警意外撞死二姐妹》該辦就辦,但別讓基層員警成為眾怒下的犧牲品

員警意外撞死二姐妹》該辦就辦,但別讓基層員警成為眾怒下的犧牲品
Photo Credit:per Corell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期待警方接下來應保障同仁的權益,依法行政,警員犯了法,那就照法律來執行,但必須捍衛警方的工作尊嚴,不能任由家屬情緒、民意機關甚至政治氛圍左右,讓同仁成為事件下的犧牲品。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彰化一對七旬洪姓姊妹,昨結伴騎車外出買菜,返家途中遭女警開巡邏車撞上,雙雙不治,警方宣稱警車的行車紀錄器剛好故障,也低調不願研判肇事責任。

由於警車留下逾十公尺煞車痕,還失控幾乎撞斷電桿,死者家屬質疑警車超速、官官相護,要求檢方查明真相。雙方未酒駕、路口都是綠燈,南行的機車疑似左轉穿越路口,才遭警車撞上,騎士無駕照。

普遍的兩個質疑

一、質疑警方故意煙滅證據?

許多媒體標題這麼下:「女警撞死姊妹 行車紀錄器「剛好」故障?」肇事警車的行車記錄器「剛好本來就是壞的」跟「因為肇事所以剛好就自動壞了」文意差很多。

但是的確,一般車禍警方通常會盡速調閱相關畫面釐清初步肇責,此案警車是新車,行車紀錄器竟然「壞了」,必定會影響警方客觀公正立場,也淪為把柄,無論最終事實是警方「對」或「錯」,都已經大損警方執法之客觀形象。

全台灣所有警車上的行車記錄器是否堪用,好好地做個體檢吧。

二、質疑警車車速過快?

其實,從地上的輪胎煞車痕跡能初步換算出行車的速度,公式是:「254 x 煞車痕長度 x 摩擦係數,再開根號 = 最小的參考時速 」。

其中,一般水泥路面摩擦係數是0.75至0.8,柏油路面約0.75,台灣通常以0.75計算。

肇事女警向分局回報,車速未超過速限70公里,溪湖交通分隊調查,事故現場留下逾10公尺煞車痕,以這次事件換算看看:254乘20(超過10公尺煞車痕,我們就以20公尺計)乘0.8(我們取最大值)再開根號,可計算出當時車速約…63.75公里/時。

雖然是初估,但也能抓個大概,家屬一口咬定警車車速過快,恐怕還待更進一步鑑定。

死者為大,但也不該是非不分

記者昨晚到喪家,鄰居說人瑞老母有問家人兩個女兒外出買菜怎麼還沒回家?家人騙說兩人擦撞送醫治療,還不敢讓老阿嬤知道兩個女兒死訊。我看到這邊內心同樣非常難過…

我相信死者為大,但總使如此,但台灣是法治社會,卻也不該是非不分

首先,轉彎車應禮讓直行車,該路口雖未規定機車要兩段式左轉,但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左轉車應讓直行車先行。

其次,機車騎士並無駕照。這在台灣是常態,許多年長的長輩們通常沒有機車駕照,交通規則也很少在遵守,而常態不該被認為合情合理。

但是,不管騎士有無駕照、不管是否禮讓直行車,反正警方(政府)過失致死,就要國賠?報導中律師說,肇事警涉刑期五年以下的業務過失致死罪,提醒死者家屬提民事求償時,要申請國家賠償流程,若走一般民事求償,法院恐駁。

坦白說,律師維護當事人應有之權利合情合理,但我無法接受律師所說的:「騎士有無駕照不一定和事故有因果關係。」這句話讓我懷疑究竟法律的真正意義是什麼?

別讓同仁成為息事寧人的犧牲品

肇事員警在昨下午才作筆錄,並由分局長陪同,向死者家屬鞠躬表達歉意,承諾會負起全部的責任,這是應有的態度。

我們期待警方接下來應保障同仁的權益,依法行政,警員犯了法,那就照法律來執行,但必須捍衛警方的工作尊嚴,不能任由家屬情緒、民意機關甚至政治氛圍左右,讓同仁成為事件下的犧牲品,把一切罪過都由當事人承擔,那麼對於士氣低迷的警界基層,無疑又是一次的落井下石。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作者部落格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蔡 宗翰』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