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核事故造成工人罹白血病?我們應該如何理解「風險」

福島核事故造成工人罹白血病?我們應該如何理解「風險」
Photo Credit: Greg Webb / IAEA,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厚生勞動省向一名患白血病的東京電力公司協力廠員工發出「工傷認定書」,將會賠償醫療費及失業補償費,乃福島核事故後首例。昨日就有報導指日本政府首次承認「福島核事故造成工人罹白血病」,亦有媒體指該員工「因輻射患癌」

福島核災首宗血癌判定職災 恐影響政府「重啟核電」大計

日本政府按規定發工傷認定書

台灣鯛民指出,賠償乃根據1976年訂定的放射線業務勞災規則,只要申請者符合以下3項條件︰

  1. 1年被曝5毫西弗以上
  2. 在工作時被曝露後超過1年以上患病
  3. 排除其他除了放射線以外的患病理由

便會被認可為職業災害。

而上述員工確實符合以上3項條件,因此獲發工傷認定書。日本政府亦強調「這次的認定並不是從科學證明被曝與健康影響的關係,一年5毫西弗以上的曝露也不是白血病發病的門檻」(讀者亦可參考《Nikkei Asian Review》的英文報導)。

換言之,是次決定乃日本政府按規定發出工傷認定書,而非「首次承認福島核事故造成工人罹白血病」。誠然,為保障勞工權益,訂立界線、容許符合要求的工人獲得工傷認證及賠償,是合理的制度(當然界線制訂還須科學根據),否則就會方便企業逃避責任。

整體風險與單一案例

更重要的其實是,科學研究只能處理「整體而言,在低劑量下接受幅射量增加,患癌風險是否相應上升?增加的風險有多少?」這類問題。每個人本來就會接受到背景幅射,本來也會有一定的患癌風險。

關於低劑量幅射以及患癌風險的研究,是我們判斷核災跟患癌到底有多大關係的依據。由於所須的討論極為複雜,本人既非專家亦缺乏相關知識,在此先按下不表。

重點在於,假設整體風險增加,我們還是無法確定哪些新增案例是額外的幅射所致,抑或原本就會患癌——兩者基本上不可能區分開來的。因此即使福島核事故中的幅射令該工人患癌風險增加,我們也無法確定他患白血病是因為福島核事故所致。

當然,若原本患癌的風險極少、或增加的風險極大,我們便可以更有理由去相信兩者有關——要討論這一點,就必須回到研究所得的數字上,而非單一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