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排名背後的意義:如果納入社會流動貢獻,台大還會是第一名嗎?

大學排名背後的意義:如果納入社會流動貢獻,台大還會是第一名嗎?
Photo Credit: neverbutterfly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的大學排名,其背後所代表的是什麼樣的社會意義?我們的高等教育體系,是否稱職地扮演了大眾所期待的社會角色?

文:黃兆年(美國加州大學河濱分校政治學博士候選人)

在M型化的資本主義社會裡,人們經常期待大學教育帶給窮人、偏鄉學子、弱勢群體一個翻身的機會,期待大學教育發揮某種克服社會不平等、促進階級流動的功能。然而,人們經常參考的「大學排名」,是否回應了這些社會期待?是否鼓勵高等教育扮演這樣的社會角色?

本文從階級觀點出發,首先簡介幾個社會學相關概念,並以美國大學排名為例,反省其背後所隱含的高等教育價值觀。

社會階層、流動與再製

社會階層化(social stratification)指的是一個社會裡的不同成員,因為擁有不同程度的財富、權力、聲望等資源,而被劃分到不同的社會類別或地位上的情況 [1]。例如,每個社會在資本主義發展過程中,經常伴隨著貧富差距、城鄉發展不均等現象,這些都可能造成社會成員的階層化。

當社會成員從一個社會階層向下或向上移動到另一個社會階層,則稱之為社會流動(social mobility)。在討論教育議題時,代間流動(intergenerational mobility)格外值得留意,因為它牽涉到一個社會成員,能否藉由某些努力(例如考上大學),從上一代所屬的社會階層,移動到自己所嚮往的社會階層 [2]。

相對於社會流動,社會階級結構的再製(reproduction)則意味著社會不平等的代代相傳,也就是說,下一代繼承了上一代的社會階層 [3]。

Photo Credit:  openDemocracy @ Flickr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openDemocracy @ Flickr CC By SA 2.0

US News變相鼓勵階級再製?

談到美國的大學排名,人們最常參考的不外乎US News & World Report(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以下簡稱US News),但鮮少有人會去注意排名背後所採用的指標。US News是如何對美國各大學(大學部)進行排名的呢?各項評比指標依加權程度依序為:學術聲望(22.5%)、新生保留率(retention)(22.5%)、師資資源(20%)、學生甄選(12.5%)、教學資源支出(10%)、畢業率(7.5%),以及校友捐贈率(5%)[4]。

這一系列指標,固然反映了大學教育的一些價值。例如,「學術聲望」和「新生保留率」是US News最為重視的兩項指標,加起來佔去將近50%的權重,它們分別代表同業之間的相互評價,以及新生對所就讀學校的滿意程度。如果用商品市場的時髦用語來說,大概就是所謂的「品牌形象」和「顧客滿意度」了吧。不可否認,這些價值是許多人心目中「好大學」的重要參考依據。

然而,US News的大學排名,基本上完全忽略了高等教育在社會流動方面應該體現的價值。仔細檢視上述一系列指標,幾乎找不到任何一項數據,可以用來評估各大學幫助人們克服社會不平等、促進階級流動的貢獻。相反地,其中部分指標,反而在某種程度上,可能變相地鼓勵階級再製的發生。

舉例來說,「學生甄選」這項指標,主要是基於大學入學測驗成績(包括SAT和ACT的分數),以及高中成績優異學生的比例。於是,當一個大學錄取越多功課好的高中生,其排名就會越高。這等於是鼓勵大學致力於招收學業成績名列前茅的高中生,本質上沒什麼太大問題,但卻可能產生意料之外的社會效果。

一般來說,社會階層高者相對於社會階層低者,往往擁有較高程度的經濟資源、社會網絡、以及文化優勢,因此較有能力為下一代提供較好的教育條件,也使下一代較有機會取得較好的學業表現。所以,許多(當然不是全部)學業成績名列前茅的高中生,有可能是有錢有勢家庭的下一代。因此,US News對「學生甄選」指標的重視,有可能在某種程度上阻礙高等教育的社會流動功能,同時也變相鼓勵階級再製的發生。

此外值得留意的是,US News的指標還可能造成大學排名本身的階級再製。例如,加權最高的「學術聲望」,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既有的排名之上。與之權重相同的「新生保留率」(或者學生滿意度),很大程度上也是建立在學術聲望以及既有排名之上。如此一來,傳統上排名在前面的大學,很可能永遠都排名在前面。這大概是大學排名總是欠缺流動性、每年都差不多的原因之一。

正在參加測驗的美國學生|Photo Credit: US News & World Report

正在參加測驗的美國學生|Photo Credit: US News & World Report

白宮提倡社會流動的教育理想

為了鼓勵高等教育體系發揮社會流動的功能,美國近年來出現越來越多採用不同指標的大學排名,試圖與US News分庭抗禮。以Washington Monthly(華盛頓月刊)為例,它每年對各大學所做的排名,不再以主觀的聲望和滿意度作為主要指標,而是改以學校在「社會流動」、「研究」和「公共服務」三大層面的客觀績效,來衡量各大學對整個社會的貢獻程度 [5]。

具體來說,「社會流動」主要考慮的是學費額度、低所得學生比例、以及畢業率。「研究」衡量的則是研究經費多寡、優秀學者比例、以及對博士培育的貢獻。至於「公共服務」,則把學生在社區服務、國防服務、志願工作上的實際成果納入考量。

這些大學評比的新指標,基本上呼應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近年來所提倡的高等教育價值觀。白宮希望建立一套新的大學評鑑系統,目的是讓出身中下階層家庭的學生,據以選擇最有價值(best value)的學校去就讀 [6]。這不僅反映出美國既有大學排名有其不足之處,也意味著美國政府對高等教育體系促進社會流動(尤其是代間流動)的深切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