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設計與教育一樣不分年齡,所以芬蘭才敢讓「3歲小孩」參與都市規劃

城市設計與教育一樣不分年齡,所以芬蘭才敢讓「3歲小孩」參與都市規劃
Photo Credit: Rob Hurson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都市與教育一樣,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聲音,卻都應該有同等的重視,不分年齡。

11年前,丹麥哥本哈根公共空間研究中心舉辦國際會議,以「人民的城市」(Cities for People)為題,邀請台灣等亞洲國家參與會談,倡導以人為主的都市設計,這般強調「以居民及居民的想法開始」為出發,對公共空間的規劃與人際交往,珍視在地居民的參與中心,旨在創造活絡的城市與公共性的教育價值。

同為斯堪地那維亞的海岸彼端-芬蘭赫爾辛基,早在2006年豌豆島的城市新區規劃案,為了促進學校參與市政,由建設部門與規畫專家決定須「聆聽、納入」所有聲音,邀請3歲至18歲的青少年,一同規劃城市設計,對6個團隊的區域建設案提供建言。

當時教育家Pihla Meskanen說道,「有許多外在質疑3歲小孩如何可能參與都市規劃?然而,教育本該讓未來的主人從中學習觀察環境,感受到自己對環境有影響力,年紀長的學童參與實際規劃、年紀小的孩子用他們的腦袋說故事表達意見,未來他們對自己身處的城市會更有想法。」

他並強調,「都市與教育一樣,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聲音,卻都應該有同等的重視,不分年齡。」無獨有偶地,該城市規劃局官員亦認同,「之前我們都是把準備好的計畫,呈現給大眾,現在我們要反過來,傾聽人們對城市的遠景與夢想。」該計畫並已在2012年完成。

Photo Credit: Bernt Rostad @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Bernt Rostad @ Flickr CC BY 2.0

反觀我們自己珍愛的寶島台灣,許多市民參與的政策藍皮書仍然流於口號,台北「i-Voting」的操作嘗試實際影響多少政策?又有什麼樣的地方法令規範?至今在台北市議會的質詢下仍付之闕如,明年度預算書亦未規劃具實質規範的參與方案。

而在教育的園地裡,據筆者講課與校務人員互動的觀察,不少老師已經致力於讓課程規劃與實際社會接軌,利用課堂空間安排規劃民主社會的學習、社會議題討論空間的建立。只是,沒有地方政府與學校的共同合作,學生參與的熱情有限而無法長期主動關注,曾有學生向我訴說:「我們班的規劃不管有多少想法,能夠真正改變我們居住生活又有多少?官員根本不會聽!」

這樣的想法並不獨特,社會觀感對「3歲小孩如何可能參與都市規劃」是如何想像?遠在瑞典的Rosengård社區,兩名學生創辦社區組織Connectors Malmö,聯合該區居民自主進行都市重建計畫、舉辦講座,並與學校、政府兩方協作溝通,獲得所有不分年齡的居民們尊重並參與其中。台灣的大人們,我們自己是否準備好了放下管控的權力,了解學生的聲音?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