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為籌子女教育費來到台灣,再回國5歲的女兒已經20歲…

她為籌子女教育費來到台灣,再回國5歲的女兒已經20歲…
Photo Credit: jjgod@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Ester的家是全球化人力流動的縮影,哥哥在加拿大工作並定居,第二個姐姐則在以色列工作十餘年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官安妮

我和同學們在台中各地蒐集著移民工的故事,Ester是我們在東勢的受訪者。

Ester今年53歲,在台工作11年了,她的家鄉位於菲律賓的IfugaoAlfonso Lista市,這是個離首都馬尼拉坐公車要8小時的城市。

Ester的家是全球化人力流動的縮影,哥哥在加拿大工作並定居,第二個姐姐則在以色列工作十餘年了。家族中許多子女輩也都選擇出國工作。雖然家境貧苦,但父母親都堅持小孩一定要上學,Ester就這樣一路念到大學,後來去幼稚園當幼教老師。

1997年Ester第一次來到台北當看護,這三年她時常想家,只能去公共電話亭打國際電話,1999年更歷經了她難以忘懷的921大地震。三年工作結束後,她回到家鄉幫助家裡買車、蓋房子,隨著子女的教育費用需求越高,她決定再次踏上台灣賺錢。

2002年起,Ester種下與台中的緣分,因為病患的需求,她長期居住在中山醫、中國醫等醫院裡,她向護士學習插管等專業醫護知識,盡她所能地照顧病患,她微笑地向我們說:「每一次工作合約結束後,雇主都會幫她寫推薦信,就是這一封封的推薦信,讓她能順利的找到下一個工作。」

至今她來到東勢已工作5年又4個月,這是第四次的來台。Ester談起現在在東勢的生活,她學會了簡單的客家話,但因封閉的居家工作環境,沒辦法學好中文,一直是她的遺憾。

她每天看著小朋友們放學、聊天,走經她家門前,她羨慕的看著他們,總希望有人可以與她互動。現在Ester休息時,仰賴著一台小筆電,開啟與外面世界聯繫的窗口,她透過筆電上網,或與家人Skype,看到家人了,心情也比較好受。

一直讓Ester耿耿於懷的是,當初她向仲介要求希望雇主提供個人休息空間,但回到現實時她的床坐落於客廳中間,緊鄰著阿公的醫護床,這樣的暴露於眾的休息空間是本來Ester沒預料到的。

隨著合約結束,Ester在2015年6月26日回菲律賓了,但她還會再來台,未來雇主是透過東勢的好朋友Gina介紹的。仲介對她說工作年限有可能於今年通過延長至15年,所以她決定等等看。

Ester來台十一年。談起家中子女,令她遺憾的是她完全錯過了女兒的成長,一個才五歲大的女孩兒,怎麼再次回國時已經20歲了?她感謝她先生一手拉拔兒女長大,父代母職地處理子女們的種種成長問題。

談起台灣有甚麼地方該改善呢?Ester覺得以前台灣引進外勞是為了照顧小孩子,現在是為了照顧老人家,但怎麼常常實際工作內容跟當初履歷寫的不一樣呢?她也希望可以在台灣工作久一點,比照香港和韓國,不要有工作年限。

Ester回國後似乎網路不方便,我們之間斷了聯繫,但我仍期待與她在東勢街頭再次相遇。

後記:

故事寫到這邊,Ester輕柔又堅毅的聲音彷如還在我耳邊。我心想移工們來到台灣工作,如願替家鄉蓋了房子、買了車子,但家庭經濟需求不斷增加,促使他們義無反顧地每三年一次,再度繳了高額的仲介費遠渡台灣繼續工作。

當我們把外籍移工當作勞動力商品般地審視與隔絕之時,移工們祈求的僅是一個自我肯定的機會和兒女、家人們的美好未來。我們在討論本國勞動力是否能回溫的同時,移工政策與權益保障請不要擱置不前,打造一個本國、外國人都適宜的工作、生活環境才是寶島台灣啊。

Photo Credit:4-Way Voice 四方報

本文獲四方報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本故事同步收錄於雲林科技大學文化資產維護系策展的「台中地區移民工故事特展」,資訊如下:

展覽名稱:台中地區移民工故事特展 The Migration Stories in Taichung
展覽時間:10/24-11/1
展覽地點:台中文化創意產業園區雅堂館D
策展團隊:雲林科技大學文化資產維護系
臉書:http://www.facebook.com/MigrationTaichung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