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戰「燒夷彈女孩」 43年後換膚手術獲新生

越戰「燒夷彈女孩」 43年後換膚手術獲新生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時她成為見證1955至1975年越戰的象徵,深印全球大眾的腦海。43年後,她終於有機會透過雷射治療,減緩她身上的燒傷疤痕所帶來的痛苦。

1972年6月8日,越南西貢9歲女孩潘氏金福(Kim Phuc),為了逃離遭燒夷彈轟炸的村莊,全身被火紋身,不得不扯掉衣服裸身逃命。當時她被美聯社記者黃公崴(Nick Ut)拍下照片,成為見證1955至1975年越戰的象徵,深印全球大眾的腦海。該幅名為「燒夷彈女孩」(Napalm Girl)的照片之後得到普立茲獎,並開啟了美國反戰的輿論與思潮。

中時報導,金福最後被黃公崴送到醫院急救,歷經住院14個月和17次手術,終於撿回一條命,但身上卻留下了無法抹去的疤痕。40多年來,全身超過三分之一灼傷的她把傷疤藏在長袖底下,將疼痛化為力量。如今已52歲的她,除了是兩位分別21與18歲兒子的母親外,也是聯合國親善大使,並創立國際金基金會(Kim Foundation International),幫助戰爭中的孩子興建醫院、學校和家園。

中央社報導,43年後,她終於有機會透過雷射治療,減緩她身上的燒傷疤痕所帶來的痛苦。金福在教堂演講時,因緣際會結識了美國邁阿密皮膚病學與雷射研究所醫師韋貝爾(Jill Waibel),表示願意放棄每次治療要價大約美金1500至2000元(約新台幣4萬8900元至6萬5200元)的醫療收入,免費為她治療。上月底金福抵達邁阿密接受診治時表示,過去她曾經以為,這件事只有在上天堂後才有可能,「但現在,我置身於這個世界的天堂!」

韋貝爾醫生與金福|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韋貝爾醫生以雷射治療燒傷已有約10年經驗,這項治療將把金福從左手往上延伸到頸部、額頭上方的髮際線,以及往下到幾乎整個背部蒼白厚實的疤痕組織磨得平滑。韋貝爾解釋,這個療程原本是研發以撫平眼角細紋。雷射會加溫皮膚到達沸點,使傷疤組織蒸發,讓新的健康皮膚在原處新生。這也會在皮膚上生成微小孔洞,使生成膠原蛋白的藥物可以深入皮膚裡層。對金福更重要的是,治療將減輕困擾她至今的疼痛。

聯合報導,燒夷彈的化學反應會像果凍一樣會黏著在受害人身上,會使受害人無法像在普通火災中那樣散熱。韋貝爾說:「當時大火在她身上附著了很長的時間,造成的傷害深入真皮層,破壞了膠原蛋白纖維,留下的傷疤厚度超過正常皮膚的4倍。」在越戰當時,大多數燒燙傷面積達10%的人都會面臨死亡,而金福身上有三分之一的面積都嚴重燒傷。

蘋果報導,金福成年後遷居古巴,1992年與丈夫裴輝全(Bui Huy Toan)結婚,度蜜月時藉機向加拿大申請庇護獲准。加國氣候變化大時,她疤痕的癢痛會特別嚴重,尤其在內心「仇恨、苦楚、疼痛、疲耗及無望」之際,疤痕疼痛似乎更難平復,只能藉由基督教信仰撫慰身心疼痛。 這次手術陪在她身旁的除了丈夫,另一位正是當年拍下那張震撼世人照片的美聯社記者黃公崴,也再次掌鏡為她記錄另一個人生轉捩點。

金福背上難以抹滅的疤痕|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現年65歲的黃公崴到現在都還記得,金福在當時的空襲中不斷尖叫「好燙!好燙!」他把金福帶到美聯社的廂型車後,她蜷伏在車內,燒焦的皮膚從身上一點一點剝落。她一邊抽泣一邊說:「我要死了,好燙,好燙,我要死了。」黃公崴將金福送醫後,才返回西貢辦公室發照片,其中包括那張她身上著火、為他贏得普立茲獎的作品。後來黃公崴與金福也經常透過電話聯繫,金福也會在電話中向他傾訴痛苦。

風傳媒報導,將金福視為女兒的黃公崴再訪越南時,看見其他像金福一樣的燒夷彈傷者,以及因橙劑(Agent Orange,美軍於越戰中使用的一種落葉劑)影響而先天殘疾的兒童。他擔心,燒傷疼痛也將伴隨潘金淑一生。對於她口中的「黃叔叔」,潘金福如此形容:「他是這一切的開始與結尾,他當初拍下我的照片,如今他將在這裡與我展開新的旅程,新的篇章。」

金福在未來8、9個月內,還須進行7次療程,但她相當珍惜這得來不易的機會,因為比起她年輕時接受的植皮手術,雷射療程對金福來說已經輕鬆得多。她說:「這也許得花上一年時間,不過,我真的很激動,也很感激。我只希望有一天能從痛苦中重獲自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