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世界各地崛起的「左派」反觀台灣:第三勢力該如何面對資本主義下的貧富危機?

從世界各地崛起的「左派」反觀台灣:第三勢力該如何面對資本主義下的貧富危機?
Photo Credit: Kenzo/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也不意外地看見台灣左派的崛起,也是在台灣經濟發生一系列問題的背景下產生的。而這些經濟問題也不外乎是全世界各國都面對的窘境:生活支出的劇增、貧富差距的擴大,以及年輕族群失業率的提高。

文:楊進(紐約大學政治系碩士生,前三民主義信徒,後來改過向上,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成員)

距離2015年底雖然還有三個月,然而我們已經有信心斷定這是一個比過去更動盪、驚人但也充滿希望的一年。我們看見了希臘第一個明確基進左派政府的興起與沒落,自稱「民主社會主義者」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黨內初選的快速崛起以及對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與日俱增的威脅,英國勞動黨藉由傑里米‧科爾賓(Jeremy Corbyn)勝選工黨黨魁所取得的勝利,以及世界各地大規模勞動社運的猛興。

很多在2014年無法令人想像的情景,在今年一一實現,台灣第三勢力的興起也不例外。當今有很多論點堅持點出台灣政壇的異常與世界各地的變動的不同之處,並聲稱台灣與世界政治流動毫無關聯。

因此,本文希望以馬克思主義分析的角度,來對台灣及世界新興政治勢力作出重要比較,進而指出這些動態其實是源自各地人民對深陷危機的全球資本主義的反應。我們唯一的出路是與全世界勞動人民團結一致,將我們自己從資本主義的枷鎖中解放出來。

在美國燃燒的桑德斯

從很多方面來看,伯尼‧桑德斯理應很難在美國主流政治生態裡取得一席之地。這位年事已高,衣衫不整的佛蒙特州人(在美國算是邊疆小州)聲嘶力竭的痛罵資本主義統治階級(他所言的「億萬富翁階級」),支持加強對富人收稅以增進教育及醫療的公共投資,也在大部分的場合內公然以「民主社會主義者」自許。

然而,這位以無黨籍身份當選的小州參議員,竟然如今能在民主黨黨內初選中,在重要的愛荷華州達成了高於原以為自己能躺著選的希拉蕊的民調支持度。在美國政治文化裡,「社會主義」一詞一直以來都是與史達林主義劃上錯誤的等號,在美國掌權的兩大資產階級政黨也經常讚揚資本主義經濟系統。

桑德斯的突然出現,經常被人與歐巴馬2008年的勝選比較,但不同的是:歐巴馬的勝利大部分是藉由先進的競選技巧,容納了霍華德‧迪安(Howard Dean)的網路競選策略[1] ,作為美國第一位混血總統的清新形象,以及2008年美國社會對失敗至極的布希共和黨政府的極大不滿。

反觀桑德斯的競選路線,完全欠缺歐巴馬當時擁有的優勢,但也驚人的對民主黨建制造成威脅。希拉蕊囊括了不少大財團的支持,而捐錢給桑德斯的都是工會團體以及小額捐款,但是桑德斯竟然從7月至今籌募了累積至2600萬美金的小額捐款

桑德斯和2008歐巴馬陣營的一個重要共同點,是在於兩人所激發的大規模草根性社會投入,自然的形成了一個由下至上的競選組織。今天的桑德斯陣營也對灰心喪志的美國選民打了一劑強心針,讓去年國會投票率只有36.4%,而導致共和黨大勝的消沈政治注入了一股清新的力量。

然而我們不能忽略桑德斯政策的許多重要缺失,以及他的平台是否能夠被稱為「社會主義」,這部分本文會稍後討論。但是,在一個一年前都不可能容忍任何社會主義者的美國政壇(歐巴馬很明確的否認他是個社會主義者),今天竟然會出現一個自稱社會主義者,並對鼎鼎大名的希拉蕊產生威脅的總統參選人,美國人民面向左翼的速度是2015年不可忽略的潮流。

但是同時,美國社會上的一些重要但毫不意外的趨勢,如貧富差距的激增、經濟回復的疲軟、日益沈重的學生貸款、主要城市居住正義的式微、一再發生針對有色公民的非法警察暴力,都在一個自由派政治明星總統下日趨嚴重。美國勞動人民已經開始看穿了自由派的謊言與背叛,並逐漸向左尋找解決之道。

然而,我們必須也要看見另外一個難以置信,也令人憂心的現象:極右翼唐諾‧川普(Donald Trump)的崛起。這位億萬富翁及前電視真人秀主持人靠著煽動排外情緒、民粹主義以及髒話搞笑的手段,目前民調領先其他共和黨總統參選人。

從一個馬克思主義分析的角度來說,社會因資本主義的危機而開始向左和向右極端化的現象是毫不意外的,也因此解釋了為什麼川普和桑德斯在同一時間擠進美國政治舞台。但是,這個極端化的重要性在於它出現在歷史上都是穩定右翼,身為國際資本主義基地的美國。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傑里米·科爾賓和英國勞動的反攻

身處美國政壇的桑德斯必須要小心地將自己包裝成一位「民主社會主義者」,而在英國的傑里米‧科爾賓則毫無忌諱的自稱是「社會主義者」(社會主義本質上就是民主的)。如同桑德斯,科爾賓也將自己的政治生涯奉獻給捍衛勞權以及不斷抵抗以布萊爾為首,自90年代以來挾持工黨上層的資產階級分子。

至今,科爾賓主張 最低薪資10英鎊時薪高等教育免費化軌道運輸業及能源工業的再國有化針對富人收稅實施的強化以及提高高收入戶的所得稅終結英國三叉戟核武計畫英國退出在中東的戰事。科爾賓的快速崛起以及年輕族群對他的支持,見證了勞動及年輕人已經不再對精緻包裝過後的政客感到興趣,而是在積極尋找能夠帶領他們避免未來災難的理念。

值得一提的是,當科爾賓還在角逐工黨黨魁時,高達5萬餘人加入了工黨。科爾賓而後大獲全勝,在42萬餘總票數中奪得了25萬餘票。當然,右翼媒體毫不意外的攻擊、誹謗、詆毀科爾賓,從指控他支持戀童癖及反猶太,到最近匿名接受英國郵報採訪的「軍隊高層」威脅如果科爾賓當選英國首相,他們將會發動軍事政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