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專用:20年來台灣8首知名的「街頭之歌」

抗爭專用:20年來台灣8首知名的「街頭之歌」
Image Cerdit: tenz1225,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知你是否也在這些抗爭場合中,一起唱過這些歌呢?或者又是哪些歌曲,勾起你曾站在街頭上與弱勢者、與勞動者、與雞蛋同一側的回憶。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說歷史,可能太過正經、太多爭議、太過悠久,如果用記憶來稱呼一段曾經經歷的時間、一段和認識與陌生的夥伴共處的場合,可能輕鬆一些。什麼情況,能夠召喚出藏在腦子的記憶,味道、聲音或者是故事,甚至是一首歌。

所有社會包含著各種問題、爭議,發起抗爭、遊行、佔領、聚集,我們可能都曾在街頭上一同唱歌,歌聲纏繞著一同抗爭的夥伴,然後延續到下一個世代,眾聲喧嘩,然後前進。以下的8首歌,唱出20多年來,台灣社會的異議之聲,以及勝利、敗退、歡欣和苦痛的記憶。

〈福氣個屁〉

1990年代中期,幾乎在所有的抗爭場合,都會見到黑手那卡西-工人樂隊的身影。

樂團的核心人物是陳柏偉,他從大學時期就參與許多社會運動。在台灣第一波關廠潮,工廠出走、惡性倒閉,這首〈福氣個屁〉拿了當時流行的提神飲料廣告(周潤發帶著工人大喊「福氣啦」)開砲。

「黑手那卡西」成立之後,與工人運動和工會關係密切,樂團也有工人成員,〈福氣個屁〉是他們實現集體創作、將音樂工具交給弱勢者、與勞動者一起寫歌的第一步,礙於經濟因素,他們只能用很拮据的方式進行錄音,完成的作品不見得好聽,但成果正式抗爭過程的結晶。

〈大爺吃早餐了〉

1997年,台北市政府強制拆遷,共一千多戶、三千多人的康樂里社區(今十四、十五號公園)。

康樂里的住戶,多是隨著國民政府來台的士兵,由於未被編列眷村住所,只能在「康樂里」聚集搭建房舍,與相繼來到的本省、原住民住戶,彼此互相扶持,台灣電影《蘋果的滋味》曾在康樂里取景,當時引起不小爭議。

這首〈大爺吃早餐啦〉是在十四、十五號公園反拆遷運動中,悼念拆遷前六天,在家中自殺身亡的翟所詳翟大爺所寫。

〈蝸牛戰歌〉

1989年,抗議台北市房價飆漲、貧富不均,由無住屋者團結聯盟發起,萬人夜宿忠孝東路行動,抗議政府放任房地產炒作,迫使政府推出國宅計畫。

即便如此,房價不合理的飆漲,始終沒有停止,1999年無殼蝸牛聯盟辦公室發行《房事不順:無殼蝸牛運動10年影音多媒體記錄專輯》,紀念無殼蝸牛運動10週年,收錄多首抗爭歌曲,如:交工樂隊、黑鳥樂隊等。黑手那卡西創作〈蝸牛戰歌〉,也在後來的士林王家的抗爭、巢運中演唱。

〈我等就來唱山歌〉

美濃反水庫運動發生於1993年,當時以南部水資源需求為由,計畫在美濃地區興建美濃水庫,由於水庫興建計畫對當地環境、生態將造成重大的污染,這項計畫受到當地居民強烈的反對,最終水庫興建計畫預算並未通過而作罷。

出身於美濃的歌手林生祥組成交工樂隊,1999年在故鄉美濃的菸樓錄音,發行《我等就來唱山歌》專輯。美濃反水庫運動的勝利,鼓舞了環境保育團體長年的抗爭,也催生出黃蝶祭以及交工樂隊的音樂作品。

〈幸福〉

1997年,陳水扁擔任台北市市長任內,推動廢除公娼政策,當時組成的公娼自救會發動抗爭,爭求緩衝兩年輔導公娼轉業。

1999年,公娼自救會解散,同年成立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轉而推動性工作者除罪化、去除性工作污名等工作,近年則積極爭取古蹟娼館文萌樓的保留。

〈幸福〉這首歌是2001年黑手那卡西團長陳柏偉與日日春協會的前公娼阿姨們共同創作,由麗君阿姨和姊妹們演唱。麗君阿姨,在2014年因乳癌過世。

〈每天早上蟬在叫〉

樂生療養院於1930年設立,當時的日本殖民政府以強制收容、強制隔離與禁婚的絕育政策,逮捕漢生病患,國民黨政府來台後延續這項管理政策,直到1961年才廢除隔離政策。

1994年,台北市政府捷運局將新莊捷運機廠用地轉移到樂生療養院,院內病患成立「樂生保留自救會」,從1997年開始,在社會大眾、學者、學生的協助之下,展開一場漫長的「樂生保留運動」。

2008年底,在警察強制驅離下,展開大規模開挖工程,至今樂生療養院被拆除70%以上。保留運動中,在黑手那卡西的協助下,由樂生院民創作、演唱,發行《樂生那卡西-被遺忘的國寶》專輯。

〈也許有一天〉

從土地問題到原住民的處境問題,歌手巴奈早在反核還不是主流話題的時候,就已經唱著反核歌曲,原住民歌手和樂團,積極參與土地正義運動,創作出許多動人的歌曲,如達卡鬧、桑布依等等,近年最受矚目的當屬美麗灣的開發事件。

此外,承襲著社會寫實路線,也出現許多團體,直言不諱批判社會,樂曲形式也越來越多元,從拷秋勤客語嬉哈、大支的饒舌、民謠搖滾的農村武裝青年等等。這些作品都紀錄著在台灣各處的異議聲音,以及集體的沈痛記憶。

〈島嶼天光〉

不管你喜不喜歡這場抗爭,2014年3月開始的佔領國會抗爭,以反對服貿協定輕率通過的抗議行動,是這兩年來最重要的學生運動。

滅火器為其所寫的〈島嶼天光〉隨成為這場抗爭的代表聲音,一時風火,如今是KTV都能點唱的熱門歌曲。樂評人馬世芳評論這首歌是:「台灣的新生世代,屬於自己的,鬥志昂揚、悅耳動聽的運動歌曲」。

台灣的社會以及所謂的民主,靠著這些爭鬥、抗議的聲音,得以逐步向前,在街頭上一起唱的歌太多。

有些屬於前一個時代,〈美麗島〉、〈國際歌〉雖不致於消失,但這20多年來,還有太多太多的歌曲足以勾勒台灣現代發展的記憶。

不知你是否也在這些抗爭場合中,一起唱過這些歌呢?或者又是哪些歌曲,勾起你曾站在街頭上與弱勢者、與勞動者、與雞蛋同一側的回憶。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Jess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