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說的職業—日本祖先「不潔」300萬後代被歧視

不能說的職業—日本祖先「不潔」300萬後代被歧視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屠夫這一行需要很高的技巧和訓練,沒有十年功夫不能獨當一面,但許多人卻不敢向外承認他們的職業。

文:歐子進

不少人覺得日本是一個和諧、有禮的國家。但近日《BBC》的一個報導,揭露了表面上相當和諧、互相尊重的社會底下,卻隱藏了封建時代遺留下來的「賤民」階級,他們是從事屠夫、殯葬業等「不潔」行業的人,在封建時代屬於「部落民」階級,即使明治維新後已廢除種姓制度,但他們的後代至今仍受到歧視。

其實日本的階級觀念早已明暸於世,在日本電影《禮儀師的奏鳴曲》(台譯《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主角從事傳統祭祀禮儀師的工作,因為日本人對接觸屍體人士存在強烈忌諱,令主角的妻子等人都對他產生偏見。

早在日本封建時代,屠夫、殯儀業、行刑者、與皮革相關等被視為「不潔」工作的人,均被稱為「部落民」(Burakumin),他們長期被邊緣化,並一直維持至今。

Photo Credit: 七十一番職人歌合@ public domain

Photo Credit: 七十一番職人歌合@ public domain

以屠夫為例,芝浦屠宰場是出品全球最貴和牛的場所,但當地的屠夫都會收到一疊疊的辱罵信件,其中一封寫道:「狂牛病為何會流行?因為牠們是被『部落民』殺死的。」然而,屠夫這一行需要很高的技巧和訓練,沒有十年功夫不能獨當一面,但許多人不敢卻向外承認他們的職業。

屠夫宮崎雄樹無奈地表示,「人們問我們做什麼工作,我們會十分猶豫應否對其坦白,因為我們不希望家人因此受傷害。我們能反擊,但若我們的孩子受到歧視,他們不會反擊,我們必須保護他們」。

「部落民」的遺下的影響

除了宮崎雄樹,屠宰場內工作人員大多是「部落民」後代。「部落民」可追溯到封建時代,從事與死亡有關而被認為「不潔」行業的人,例如劊子手、屠夫和殯葬業者,他們居住在對外隔絕的村落,被稱為「穢多」;乞丐、算命、監獄看守等則被稱為「非人」,均是最低階級的人。當年「穢多」若犯罪,武士階級可以殺了他們而不受懲罰。

即使1871年日本的封建階級制度廢除,但社會對此的風氣並沒有顯著改善。直到十九世紀中葉,還有地方官員宣稱,「穢多的命只值一般人的七分之一。」

「部落民」被歧視的情況

時代的進步沒有使「部落民」得到解脫,社會上還是存在諸多歧視,部分民眾不願意自己的子女與「部落民」通婚,過去大企業拒用他們的消息也時有所聞,一個爭取「部落民」權益團體於1970年代發現,不少企業主購買一本300頁、詳細刊載「部落民」姓氏與居住地區的手冊,用以剔除「部落民」。日本已立法禁止這種行為,但由此可見「部落民」的烙印是如何的深。

「部落民解放聯盟」調查,目前約有6,000個部落民村莊,總人口將近300萬。聯盟人員表示,現在仍有不少人私下購買「部落民」的姓氏與居住地區手冊,用來調查未來女婿及媳婦的出身背景。

58歲的芝浦屠宰場工會主席栃木豐,本身無「部落民」血統,當年是為能多陪伴子女才放棄電腦程式工作,馬上遭到家人反對,更形容與「泵化糞池」沒分別。他憶述:「我記得有次與太太探望女家的親戚,當我告訴他們我的工作時,他們隨即停止為我倒啤酒。」

一杯啤酒,不是甚麼價值連城的東西。重要的是他們欠缺了一份被尊重、認同的感覺。其實隨著時間推移,栃木豐表示,許多人漸漸消除心中的偏見,更有老師帶著學生來到肉市參觀,了解屠宰業者們的工作、見識他們的專業。不過,到底「部落民」的歧視可否成為歷史,就留待日本的下一代去決定。

核稿編輯:歐嘉俊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