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無人戰機計劃︰違國際法、濫殺無辜、激化極端主義

美軍無人戰機計劃︰違國際法、濫殺無辜、激化極端主義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Drone Warfare》一書由軍用無人機的發展談起,輔以詳盡文獻和實地考察,討論遙控戰事帶來的人道與法理問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本月初,美軍空襲炸毀無國界醫生位於阿富汗的醫院,造成無辜傷亡,無國界醫生更直指行動針對救援組織,明顯違反戰爭法。同月,美國獨立媒體《攔截》(The Intercept)公開一份引述洩密情報的「無人機報告」,兩宗事件再次引起外界關注美軍「反恐」戰略的正當性。

筆者於2年前曾於報章撰文引介美國社運人士Medea Benjamin所著的《Drone Warfare: Killing By Remote Control》,成文之時,先有斯諾登不惜以身犯險揭露美國情報單位濫權監控,後有以報導阿富汗及伊拉克戰爭成名、曾深入報導無人機的美國記者Michael Hastings死於車禍。

從空襲戰略到情報監控,這些不懈揭露真相的勇者其實都在追問「因反恐之名」的倫理危機,質疑這種「必要之惡」的正當性。Benjamin的作品,恰好為讀者提供一個適時閱讀。

白宮的無人機狂熱

《Drone Warfare》一書由軍用無人機的發展談起,輔以詳盡文獻和實地考察,討論遙控戰事帶來的人道與法理問題。無人駕駛技術源起於一戰,後來在越戰期間,美國進一步發展無人機作情報偵查。其中一種最常用於戰爭的無人機「掠食者」,最初由以色列裔工程師設計,首次應用於巴爾幹半島戰爭的空中偵查。直至1999年北約轟炸科索沃,軍方開始研發在無人機配置導彈,正式將之變為武器。但美國廣泛使用無人機作軍事甚至刺殺用途,則是911之後的發展。

作者在開首引述,事實上美國歷來總統都有頒佈法令禁止任何國防與情報人員從事暗殺活動。直至911前兩個月,美國駐以色列大使在評論以巴衝突時更明言這類針對性刺殺行動屬法外謀殺,不會支持,但911徹底將美國推向窮兵黷武的不歸路。

遙距操作固然便利,而無人機兼具偵查與武器的特性,更使得美軍能在伊拉克與阿富汗一帶領空輕易奪得戰略優勢。10年內,國防部的無人機庫存量激增40倍,遍及阿富汗、伊拉克、巴基斯坦、伊朗到東非多國,研發各種無人駕駛技術的軍事承包商順帶賺個盆滿砵滿。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美國集中研發無人機,最主要的官方理由是其成本比一般手動戰機低,也能減少部隊人員與戰地平民的傷亡。但Benjamin先後指出,單以各款無人機的造價來比較成本有誤導性,因為無人機的燃料、操作與維修成本至今仍然不是公開資料,而無人機在地面的操作過程也需要另聘大量人手。

最大問題是,美國的無人機戰略迫使多個國家加入軍事競賽,爭相抽撥國家發展開支與人才來研發同類戰機。可以想像,隨著這些國家集中撥款予軍事相關項目,不少優秀的科研精英被迫參與研究武器和戰機,而非其他有助社會公益的技術發展範疇。其實無人機技術從不限於軍事用途,不但能輔助災後救援,同樣也被環保團體及人權組織廣泛應用,只是來到國家戰略層面就全然變質。

高科技並不減低平民傷亡

Benjamin直指,所謂減低平民傷亡數字一說是謊言。事實上,遙距偵查失誤與影像傳輸的落差,迄今已造成大量平民傷亡,部落領袖會議、家族婚禮、喪禮等活動被誤當武裝組織而慘死於空襲的個案,不計其數;此外還有因機件故障或與領空其他民用飛機相撞所造成的意外傷亡。

即使地面情報人員確認空襲目標無誤,也難保障沒有平民在千鈞一髮之際頓成炮灰。而且,無人機操作員為了確認目標遇襲,往往會即時施以多次空襲(”double-tap”),殃及趕到現場救援的平民與人道工作志願者。

作者指出,官方紀錄的平民傷亡數字之所以比以往少,原因是官方將所有已屆從軍年齡的男性都假設為武裝份子!換作是其他國家,誤殺平民大概會一律以戰爭罪行看待,但無人機空襲對軍方的「好處」,就是出錯無人需要負責。

Photo Credit: Stephen Melkisethian, CC BY-ND 2.0

在其中章節,作者憶述實地探訪,見證空襲造成家破人亡,僥倖生還的無以為家,要不終身傷殘要不精神受創;無人機所及之處,人人惶惶不可終日。作者舉例指出,以往有學校成為空襲目標,因而嚇阻師生,致使當地發展與重建滯後,不少社區不敢再進行正常的社交活動。空襲也引來阿爾蓋達或塔利班武裝份子在社區報復,綁架、虐待甚至殺害疑似向中情局地面人員通報消息的當地人,造成以牙還牙的惡性循環。

國際法的真空

遙控戰事如入無人之境,美國也毋須面對任何法律制裁,這都突顯了國際法的真空。作者討論無人機空襲的法理爭議,如以2003年布殊發動伊拉克戰爭為例,指出美國入侵伊拉克出師無名,遠非「自衛」,已明顯違反國際法,更何況是無人機貿然在別國領空上施以襲擊執行暗殺?

按國際法原則,在戰區以外任何形式的空襲均屬不合法,也跟該國政府的意願無關。比如也門兩任總統都歡迎美軍無人機進入領空,但在法理上,其實任何政府都無權容許法外謀殺。

但無人機戰略因其「便利」而被廣泛體制化,已成事實。作者認為,911後中情局一直獲大規模資助進行各種無人駕駛戰略項目,相對國務院遭持續削減經費,明顯美國的對外政策已被中情局主導——換句話說,白宮已不再致力在外交層面解決矛盾,而是執意以戰略和國防利益出發,繞過國會授權中情局在全球「找尋」(或製造)新的「敵人」。而空襲不止,也影響了外交和談的推進。

向恐怖主義邏輯說不

作者在書中提及,隨著美國擬在國內開放無人機操作範圍,亦有人權組織表示擔憂無人機將成為國安局監控的工具,令公民私隱權受到威脅。這個憂慮可謂一語成讖。現實而言,無人機也許難以全面取替,但我們可以問:至少是否可以限制其軍事應用?或增加透明度、訂立公開而合理的人道守則?

假如我們盲從「反恐」灌輸給我們的對立與恐懼,無條件地犧牲個體判斷與公民權,那種後果未必是我們能夠承擔的。作者在結語提醒讀者,設想無人機技術落入別國之手的人道災難:比如中國之於西藏、或俄羅斯之於車臣,大概我們都不會覺得單純的「反恐」足以為空襲背書。

如果我們深信「普世價值」之必要,為何我們又能容忍「民主大國」視別國黎民如賤泥,隨意攻擊殺害?今天世人見證野蠻可怖的「伊斯蘭國」肆虐中東行惡不斷,但我們可以追問,除了中俄兩國聯手阻礙介入敘利亞局勢罪證確鑿,有多少禍根早已種下多時?

Photo Credit : AP/ 達志影像

Benjamin於書末以巴基斯坦女孩馬拉拉為勉:馬拉拉被塔利班槍傷,促使當地人聲援女性享平等教育權利,甚至自發組織保護學校安全,更聯署要求政府提供全民教育;國內外的壓力亦逼使巴基斯坦政府進行全國緝兇。今天重讀這段結語,更形神傷——今天馬拉拉已成年輕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舉世稱頌,可是其家鄉依然難見和平寸進,她的同胞有的甚至慨歎,馬拉拉的志願被還原為西方世界的「勝利」,她的平等教育理想再難容納更進步的批判視野。

但作者的關懷並沒有失去時效性:的確,無差別、傷及平民又無從問責的空襲,倒過來激化極端主義,令社會改變更難植根民間。試想像那些在空襲中失去親人、失去救援希望的當地人,你能苛責他們心懷仇恨麼?

如果死於空襲的無國界醫生成員教曉了我們甚麼,那就是:假如恐怖主義沒有國界,公義亦必得如是。這些醫護人員自發跑到前線協助救援,正是相信人人不分種族疆界,都有在戰亂中接受醫療救助的權利。「普世價值」不應存在例外,假若有,它的正當性也不應為一國政權去決定——如果我們反對中共政權每每用「民主人權並不放諸海外皆準」作為托詞,我們是否也應思考美國外交政策的雙重標準?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周澄』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