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二代有話說,真正的平等不只是婚姻,還有知道真相的權利

彩虹二代有話說,真正的平等不只是婚姻,還有知道真相的權利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編按:
10月31號台灣舉行亞洲最大的同志遊行;愛爾蘭也在10月29號通過同志婚姻法案,越來越多人認識並認同同志婚姻,也越來越多國家通過立法,保障同志婚姻。儘管臺灣的同志婚姻尚未合法化,但是同志婚姻延伸出的問題,就如同同志權益問題一樣,值得我們關注。

來自澳洲的米莉.芳塔納,出生於女同志家庭,也成長於女同志家庭,23歲的她在兩位母親及一位父親的支持下,選擇站出來告訴大家她的心底話:在她的成長過程中因為缺少「爸爸」,是什麼樣的感覺?「彩虹」的另一面,又是什麼情形?

米莉是由女同志的母親,透過捐精所生的小孩,在她的成長過程中,一直覺得自己缺少了什麼,當她看著同學與他們的爸爸親密相處時,她明白她缺少一個爸爸。

螢幕擷取畫面_103015_054710_PM

米莉說:「我會看著鏡子問自己,我的綠眼睛是從何而來?我的一些個性特徵從何而來?答案顯而易見,來自我的父親,但我的父親不是我的父親。」

螢幕擷取畫面_103015_060307_PM

米莉責怪自己的兩個媽媽,認為她們擅自定義了自己,並把一些東西從米莉身上剝奪了。徬徨無助的米莉在11歲時遇見了自己的父親,她凝視著父親的眼睛,從那深邃的綠色中找到自己一直以來所追尋的,米莉說:「這大概是我唯一感到安全的時刻。」

螢幕擷取畫面_103015_072350_PM

米莉強調自己並不是基督徒,也不恐同,但她選擇和基督教站在同一陣線,因為到目前為止,基督教是唯一嘗試讓大家了解兒童在同性婚姻裡會受到什麼影響。「平等是讓我可以認識兩邊的原生家庭」接著她談到「真正的平等」是知道真相,並非同志運動所追求的平等,因為她有「被告知的權益」,而不是由母親們決定。

螢幕擷取畫面_103015_060329_PM

她分享她聽到許多謊言,像是「小孩不會在意他們的家人是誰」、「男女的角色可以互換」,她認為這就是「性別歧視」,因為在家庭中的男女角色,應該是互補的,不能相互替代。她也反問大家,「難道我這就是恐同嗎?」絕對不是的,她說。

螢幕擷取畫面_103015_061102_PM

米莉沉重得說:「科學已被成人的慾望所取代」,她認為同志婚姻完全忽略同志必須要透過第三人的幫助,才能生小孩,出生證明中的家長並不是自己的親生父母,這使她不是真正的自己。

螢幕擷取畫面_103015_060557_PM

米莉說:「同志運動所推動的並不是性別平等,而是推倒『性別』本身。」她的兩位母親問她:「如果我們可以像一般夫妻一樣結婚那會怎麼樣?」米莉簡單的回答:「如果你們可以結婚,那心理醫生該怎麼治療我因為缺少父親產生的問題?」

螢幕擷取畫面_103015_061144_PM

今天我們可以在街頭上看到同志們勇敢地爭取自己的權益;米莉.芳塔納也是如此,鼓起勇氣才能面對自己心靈的創傷。面對錯綜複雜的性別問題,我們更需要謹慎,因為事情總有許多面向,解決問題的方法可能造成另一個問題。

延伸閱讀:台灣首例!原民部落認證同志家庭收養

實習編輯:陳韋宇
核稿編輯:洪婉蒨

【優質粉絲動員令!一人一問卷,讓我們做得更好】花三分鐘,讓我們變得更好,產出的內容更優質,更符合你們的需要!

別忘了訂閱我們的YouTube頻道唷!
關鍵評論影音粉絲團開團囉!更多優質影音好內容,趕快按讚加入!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