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本身並不能成為歧視的合法理由」:比較美國與台灣的婚姻平權之路

「傳統本身並不能成為歧視的合法理由」:比較美國與台灣的婚姻平權之路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也是台灣邁向自由、人權國家的象徵,在這個國家不再區分彼此,每個人都有相同的權利,不可被剝奪。

文:劉伯彥 (中正大學政治學研究所碩士生)

10月31日台灣同志遊行聯盟所主辦的台灣同志遊行,已經邁入第十三屆了,遊行前一日,歐盟與九會員國的駐台代表聯名投書表達今天是「台灣值得驕傲的一天」,稱許台灣在亞太地區是對同志社群最友善的環境之一,希望能提供給其他國家的經驗。這也是台灣邁向自由、人權國家的象徵,在這個國家不再區分彼此,每個人都有相同的權利,不可被剝奪。

我們看美國婚姻平權也走得不順利,也是直到今年6月26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才做出對於人民權利一項歷史性的判決。回顧過去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對於同性權益的重要判決,在2003年最高法院以保障憲法第十四條修正案為由,推翻了在1986年時審理喬治亞州制訂對於合意同性性行為之懲罰合憲的判決,最高法院認為同性戀關係也是屬於一種公民權利必須獲得保障,禁止各州針對成年人雙方合意同性性行為進行懲罰(Lawrence v. Texas,539 U.S. 558,2003)。

到了2013年因為溫莎與其同性伴侶在加拿大結婚,她的伴侶去世之後,她要繼承伴侶的遺產時,因為當時法律無法視他為合法配偶,必須課予重稅,此法律也就是1996年美國國會通過的《捍衛婚姻法案》(Defense of Marriage Act)在第三章中將婚姻定義僅限於異性伴侶、一夫一妻使用,配偶也僅限於異性婚姻使用,等同限制了同性婚姻與配偶在法律存在。

她提起訴訟,在地方法院與二巡上訴法院均認為此法案第三章違憲,最後在最高法院中也是認為違憲,以違反憲法第五條修正案為由,賦予了已婚的同性伴侶在法律上與異性夫婦擁有相同權利(United States v. Windsor,570 U.S. 12,2013),直到2015年6月26日最高法院的判決,正式賦予全美國各州同性伴侶等同異性伴侶擁有結婚的權利。

美國在爭取同性婚姻時,主因是會受到保守派的阻擾。先前提到過去同性性行為必須懲罰或者是禁止同性婚姻,位於保守派的州政府制定禁止同性婚姻相關法案時,當地LGBTQ權益團體或人權團體會以法院當作解決爭議的場所。美國司法體制上,讓各級法院法官擁有違憲審查權,不用到最高法院就能做出違憲與否的判決。

當然每個地區法院或巡迴上訴法院針對合憲與否可能都會有不同見解,尤其在2014年雖然大部分巡迴上訴法院是認定禁止同性婚姻禁令是違憲的,然而在第六巡迴上訴法院的認定,此法院法官認為各州有權決定婚姻規範。若要從過去的規範轉化,這個角色應該是立法者而非法官,因為此案之後就上訴到最高法院,最後最高法院決定受理就作出6月26日歷史性的判決。

當美國的保守派再也無法立法禁止同性婚姻時,就會另尋他法,今年3月由共和黨的印第安納州以宗教自由的名義制訂了《Religious Freedom Restoration Act》,此法案允許個人或公司,可以用宗教信仰為理由,可以選擇不服務特定客群的客人或不聘用特定族群的員工,這也引發LGBTQ團體和支持者的反彈。根據CNN所作民調結果顯示,有57%認為還是要對同性伴侶提供服務,另外41%是接受以宗教信仰拒絕服務特定顧客,民調詳細內容也顯示接受以宗教信仰拒絕提供服務的人,以共和黨支持者和保守派的人佔大多數。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回顧台灣司法的態度,國內和同性婚姻有關釋憲,最早在2000年期間申請大法官釋憲的祈家威,最後於2001年司法院的第1166次大法官會議認為這是個人對婚姻制度的見解與何處牴觸憲法,與大法官審理案件規定不合,決議不受理此案。直到去年又再度申請釋憲,2015年5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針對女同志登記婚姻一案申請釋憲,目前司法院大法官是否受理的結果尚未出爐。

近期新提名的大法官也被立委質詢相關問題,但這四位被提名的大法官都趨於保守沒有表明支持同性婚姻,最後有位大法官在通過任命案後才直言反對同性婚姻。

法務部在去年針對爭取同性權益的團體應該要「針對社會現況與斟酌不同意見人民的觀點,提出具體性、逐步性、可能性的意見,共同研議可行的作法,而不是一昧地指摘法務部或政府機關忽視或延宕同志人權。」然後近期針對美國最高法院同性婚姻合法化,法務部還是表示各國國情不同,同性婚姻權利應該要保障,但修法要兼顧社會發展和民情,反對一步到位的修法。應該採逐步漸進方式。

筆者認為婚姻目的應該是兩人彼此間相愛到一種程度,最後決定以婚姻共度一生,旁人無從置喙,當然過程中兩人可能會面對到現實的挑戰,先有最基本的婚姻平權讓原本不能結婚的人都可以結婚,然後在法律上享有異性婚姻狀態的義務和權利。

對於捍衛傳統家庭價值團體來說這會動搖社會傳統價值觀,引述美國聯邦第七巡迴上訴法院 Richard Posner法官在審理印第安納州和威斯康辛州同性婚姻禁令判決書中一段話:「傳統一詞並無正或負…有好的傳統與壞的傳統…傳統本身並不能成為歧視的合法理由……」(Baskin v. Bogan,2014)。

法律目的應是保障原本保障不到人的基本權利,現在通過婚姻平權的國家少,但不代表這就並非是人的基本權利,彼此相愛的兩人,只不過是想獲得法律的保障,權利或許是自天賦與來的,但得到與否又賴我們爭取和守護。正因為愛是平等,所以我們對他人的愛也應該平等。昨日台灣人民也走上街頭紛紛表達爭取婚姻平權的聲音,由衷期盼有一天能夠真正地讓彩虹旗飄揚在台灣!

以上為筆者淺談,惠請賜教,底下也提供美國針對同性權益重要判決之來源: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