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人要實現每天6小時工作的work-life balance神話

瑞典人要實現每天6小時工作的work-life balance神話
Photo Credit: Steve Hardy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8小時工作是很難集中精神的,但要在6小時內完成工作,就必須專注及做得更快。」─ 你同意這句話嗎?

最近有調查顯示,香港人的work-life balance(工作與生活平衡)持續轉差,多少次聽到友人說,能夠在放工時還看到斜陽真是皇恩浩蕩。work-life balance對香港人來說是神話,但瑞典人則努力把夢想帶到現實,希望最終能夠在工作效率和減輕壓力上證明這不是神話。

Erika Hellstrom在瑞典一家網路製作公司Background AB工作,她很享受每天下午3點半就關上辦公室的門。她還未有小孩子,但對於新工作安排相當滿意;可以跟朋友喝下午茶,在夕照下到森林散步。推行這「德政」的是她老闆Jimmy Nilsson,他說,「8小時工作是很難集中精神的,但要在6小時內完成工作,就必須專注及做得更快。」 這家公司9月份開始實施每天6小時工作,試驗期9個月,早上8點半上班,到11點半有1小時午飯時間,然後再完成3小時工作就可以放工。薪金水平沒變,但公司表明不想員工在工作時間處理個人電郵或上社交媒體。「先要測試工作效率,還要看客戶是否接受」Nilsson說。

Erika Hellström, vår nya Art Director börjar idag!! Vi är superglada över att Erika är med i Background-gänget. Hon är grym! #bkgr

Posted by Background on Tuesday, September 1, 2015

瑞典人重視work-life balance不是今天的事,每天6小時工作也不是網路start-up公司的專利。90年代和千禧年的初期,一些政府部門也試行較短工作時數,後來因為涉及政治爭拗而作廢。日本豐田汽車在當地的服務中心,10年前因為機器取代人手工序,已經減少了工作時數,當公司發現盈利水平改善後,就沒有再回復原來的工作時數。

瑞典城市哥德堡今年2月委任獨立調查公司展開一項為期兩年的研究,以兩家規模相若的護老中心為對象,其一家的80名護士每天工作6小時,另一家的80名護理人員則維持8小時工作。負責研究的Bengt Lorensson表示,現階段未能為減時工作下任何定論,但初步數據顯示,6小時工作的護理人員工作壓力似乎較小,他們告病假的次數也是較少。同時,他們會較多為院友設計節目,例如上跳舞班、戶外運動、小組閱讀等,整體上工作質量似乎是提升了。

在瑞典,只有1%的工作人口每星期工作多於50小時,這比率是OECD(經合組織)國家中最少,平均水平是13%。當地法例規定,每年要有25日假期,有些大公司會更多。有薪侍產假480日,由夫婦二人自由攤分。一般辦公室於下午5時後就空無一人,當然,這需要一點文化認同;在工作時段盡快處理好跟客戶的溝通,5點過後不要打電話問公事。

3點半放工的話,你會如何利用餘下的時間?Photo Credit: Clément Belleudyflickr, CC By SA 2.0

3點半放工的話,你會如何利用餘下的時間?Photo Credit: Clément Belleudyflickr, CC By SA 2.0

人事顧問Pia Webb說,目前實行6小時工作的企業不算多,但有更多公司奉行彈性工作時間。「這裡的人認為健康與盈利是相輔相承的。大企業會向員工派發健身室通行證、容許員工接子女放學後再工作……當然,下午4、5點就下班的大有人在,但他們不見得很清閒,總是有很多節目、小事情排滿時間表;接孩子上興趣班、運動、煮大餐、到湖邊小屋遊玩。大家都有很多減壓點子,但這也大概是瑞典人的問題,理論上我們掌握了工作與生活間的平衡,但我們總是不能好好閒下來,什麼都不做。」

哥德堡的研究只是做了10個月,如此敏感和引人的課題,自然引起瑞典人關注,就連國際間的決策機關和媒體都非常有興趣。 Bengt Lorensson強調,要把6小時工作變成瑞典人的常態,仍然有很長的路要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