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網路審查,無異於催生一個處處是老大哥的警察國家

支持網路審查,無異於催生一個處處是老大哥的警察國家
Photo Credit: paulisson miura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網路審查意味著網路監視,構築防火長城等於開列一長串黑名單,而且可以保持機密、不必負責,即使在最自由的民主國家,這種作法也將導致嚴重濫權。不論你審查的是侵權資料或人權報告,結果都是一樣:催生一個處處老大哥的警察國家。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柯利‧多克托羅(Cory Doctorow)

審查讓反盜版變成反異議人士

雖然研究顯示網路有種種好處,很多國家還是千方百計從中作梗,不讓國民順利上網。網路封鎖和斷線是某些政府的最愛,穆拉巴克(Mubarak)時期的埃及如此、軍政府治下的緬甸如此,中國新疆每逢維吾爾族起事也是如此。

大多數人一想到中國的網路,浮現腦海的就是該國的防火長城(Great Firewall)—這是一套全國性巨無霸審查系統,可監看每一個網路要求或指令,並決定下指令的人可不可以載入檔案。

不過不只威權國家如此,即使是有深厚言論自由傳統的自由民主國家,也會以全國性審查牆(censorwalls)過濾非法或令人嫌惡的內容。這些措施的起因常常是為了過濾兒童色情。有些東西沒人會為它們辯護,兒童色情即屬其中之一,只要是(正常)人都對兒童色情反感。身為六歲孩子的老爸,光是想到有這種東西就讓我想吐。

於是我們弄出了審查牆,可惜它掛一漏萬,效果不算太好。即使是審查牆的支持者也承認翻牆不難,所以他們拒絕公布審查清單。為什麼呢?因為如果審查牆確實發揮作用,你知道不知道他們封鎖哪些網站無所謂,因為它們守得那麼好,反正你上不了那些網站。但要是審查牆功力普普,公布封鎖網站的清單,就跟提供兒童色情網站索引沒兩樣。

如果你同意建立審查牆有其必要,也了解審查牆其實作用有限,你很難不這樣結論:審查者的黑名單必須保密。換句話說,審查牆不能透明運作,有權無責。事實上,全世界的審查牆不分層級都是如此,從你公司的封鎖清單、你孩子校園網路的審查牆,到加拿大、英國、瑞典、澳洲等官方主導的全國性兒童色情過濾機制,再到巴林、敘利亞、中國、烏茲別克、沙烏地阿拉伯等非民主國家掌控的審查牆。只要是網路審查,都有黑箱作業的問題。

政府想出手打壓的東西多的是,像極端政治信念、成人色情網站、對爭議性問題的討論等等,從避孕、墮胎到協助自殺、毒品合法化,政府想干預的領域列都列不完。

噢,對了,關於兒童色情,有個重要的特色我還沒說:它的範圍清晰明確。雖然有識之士對某些特殊案例可能看法不同(例如《愛麗絲夢遊仙境》作者路易斯・卡羅〔Lewis Carroll〕拍的那些兒童裸體藝術照),但大家基本上都清楚那是特例,不會混為一談。當我打出「兒童色情」、你讀到「兒童色情」時,我們想到的應該是同一種東西。對於什麼是、什麼不是兒童色情,社會有高度共識。

如果兒童色情相對來說界線明確,「侵犯著作權」的界定則如一沱爛泥—偏偏很多地方都將侵權列入審查目標。光看檔案根本沒辦法知道它是被擅自上傳,還是有先取得著作權人授權。即使你很確定某件資料未獲授權,還是很難判斷它是侵權了呢?或是正好符合著作權的例外情形,所以不涉侵權?(例如符合美國的「合理使用」〔fair use〕原則,或是其他國家的「公平處理」〔fair dealing〕原則)在此同時,關於著作權的合理範圍何在,社會也缺乏共識。比方說,很多人認為自己買了DVD或CD,上網下載同一部電影或其中一首歌沒什麼不對,可是就法律來看,這很難不被認定違法。

此外,就像兒童色情網站黑名單不可公開一樣,侵權網站的黑名單也必須保密。而既然對「侵犯著作權」不如對「兒童色情」有共識,與界定模糊有關的問題也嚴重得多。一旦容許某個機關祕密封鎖資訊而不須負責,爾後該機構必然會恣意、蠻橫地審查。

更糟的是:在今天,審查與監視已難分難解。回到1930年代,當不列顛查禁喬伊斯(James Joyce)的《尤利西斯》(Ulysses)時,執行方式是禁止書店出售、禁止圖書館借閱。但現在,如果喬伊斯那些子孫又打著作權官司,告到英國必須禁止jamesjoycesulysses.com,要徹底封鎖這個網站,就只能一一檢查每個英國人的連結,監看全英國的網路活動。

在中國和其他威權國家,國家防火牆不僅是隔絕「不安」資訊的簡單方式,也是監視人民的手段。如果美國繼續延用審查牆,遲早也會走上同樣的路。

我絕不是危言聳聽:美國還在辯論SOPA(禁止網絡盜版法案)PIPA(保護智慧財產權法案)的時候,美國電影協會(Motion Picture Association of America)四處散發一份報告,報告出自著作權人智庫資訊科技與創新基金會(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裡面提到SOPA和PIPA的審查措施可能有效,為什麼呢?—因為這些措施已獲中國、伊朗、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衣索比亞、沙烏地阿拉伯、葉門、巴林、緬甸、敘利亞、土庫曼、烏茲別克和越南採行,如果它們對那些國家有效,對美國也會一樣有效,威權認證,品質保證。

並不是每個人都對這些國家感冒。2010年初,U2主唱波諾(Bono)投書《紐約時報》,大聲疾呼西方國家以中國為師,盡快築起防火長城以保障創作新人收入,他說:「無論是美國防堵兒童色情的高貴之舉,抑或中國打壓異議人士的卑鄙手段,都在在證明追蹤(線上)內容不成問題。」

科學家說的「離譜」(not even wrong),講的就是這種論證方式,也就是說:論證過程誤解事實又張飛比岳飛。首先,美國跟上述國家不同,並沒有全國性防火牆防堵兒童色情。其次,雖然中國的防火長城能有效監視人民,偶爾也能擋下幾個二愣子網民上國際特赦組織網站,但對於有心突破網路封鎖的異議人士,就算是防火長城也無可奈何(中國在網路上對付異議人士的主要方式,是僱用大批「五毛」網軍裝成鄉民,以擁護政府的留言到處洗版)。

中國是道道地地的工程師治國(譯註)。中央政治局常委一共九名,上一屆有八個是工程師。中國的工程師人數比任何一個國家都多,全世界的網路設備也大多是中國製造的。中國也是個沒有法治的國家,惹上網路長城的人往往被隨意懲處,包括無限期拘留。

儘管如此,中國還是沒辦法「追蹤內容」。防火長城再怎麼牢靠,也不比其他地方的審查牆嚴密。如果中國有這麼多工程師、這麼多設備、這麼少法治,網路管制還是沒辦法滴水不漏,波諾能指望自由民主國家防守到什麼程度呢?

值得注意的是,波諾積極參與人權運動,常為人權工作募款,也多次公開力挺人民基本權利,呼籲尊重言論自由、隱私權,以及兩者延伸而出的集會自由、出版自由,還有民主、負責的政府等等。

我毫不懷疑波諾參與這些運動是出於真心,也相信他熱愛人權,我只希望他能更樂於分享作品。

網路審查意味著網路監視,構築防火長城等於開列一長串黑名單,而且可以保持機密、不必負責,即使在最自由的民主國家,這種作法也將導致嚴重濫權。不論你審查的是侵權資料或人權報告,結果都是一樣:催生一個處處老大哥的警察國家。

譯註:中共第十七屆中央政治局常委(2007~2012)為:胡錦濤、吳邦國、溫家寶、賈慶林、李長春、習近平、李克強、賀國強、周永康。其中唯李克強無工程學背景。

書籍介紹

《資訊分享,鎖得住?:還在抱怨盜版?可是,網路科技已經回不去了。》,行路出版

作者:柯利‧多克托羅(Cory Doctorow),加拿大知名科幻作家,擁有電腦科學榮譽博士學位,且熟諳國際著作權法規範與發展,曾擔任「聯合國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代表。

如今,拷貝東西輕而易舉,彈指分享更是這時代的溝通方式,然而,不講「比例原則」的著作權規矩,讓你我「躺著都中槍」!著作權規範越掐越緊、用數位工具防堵資訊流通等,其實不只保障不了創作者的利益,還會削弱產業發展活力,並且最終斷送你我的隱私與表意自由。

身為網路時代的閱聽人與公民該知道,限制資訊分享的技術,不只會使我們的電腦門戶洞開,隱私不保,為商業目的阻撓網路分享,還會成為有心者整肅異己的手段。

資訊分享,鎖得住?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