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紫光逼我開放晶片業、盼與聯發科合併 台半導體產業面臨嚴峻挑戰

中國紫光逼我開放晶片業、盼與聯發科合併 台半導體產業面臨嚴峻挑戰
Photo Credit: 紫光集團官方網站@Flickr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目前台灣仍禁止陸資投資晶片設計業,然而紫光卻動作頻傳,業界憂心台灣半導體產業鏈將出現巨大變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國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10月29日呼籲中國官方,應向台灣施壓開放晶片(IC)產業,否則就應禁止台灣品牌、台灣製造的晶片和相關產品在中國銷售。1日趙偉國更進一步表示,若台灣法令願意開放,他會儘快促成紫光與聯發科合併,引起軒然大波。對此,聯發科持開放態度;學者則憂心,聯發科在合併後要面對的是一整個國家的勢力,恐失去經營自主權。

相關報導:台灣電子業的最後碉堡?陸半導體廠來台 開5倍薪挖角

天下報導,兩年前,全球半導體界沒有人認識「紫光」,沒有人聽過「趙偉國」。紫光透過快攻逆襲,花一百億美金接連併購美國掛牌的中國IC設計大廠展訊、銳迪科,入股美國硬碟廠威騰(WD,中國稱:西部數據),WD之後買下固態硬碟廠Sandisk,緊接著今年九月又將苗頭對準DRAM業的指標美光,出手快狠準,讓趙偉國被中國同業封為「半導體業土豪」。

聯合報導,「2015北京微電子國際研討會」上月29日在北京登場,趙偉國也有出席。他在會中建議中國官方,國家應該向台灣施壓開放晶片產業,否則應禁止既是台灣品牌又是台灣製造的晶片及其相關產品在中國銷售。

聯合報導,其後,趙偉國於30日來台與台灣記憶體封測龍頭力成共同宣布,紫光將以每股75元參與力成私募,取得25%股權,合計斥資194億元,成為力成第一大股東,並取得一席董事,創下國內半導體產業引進陸資首例。

1日趙偉國更進一步表示,若台灣法令願意開放,他會儘快促成紫光旗下展訊、銳迪科與聯發科合併,引起軒然大波。

趙偉國離開台灣前強調,台灣在半導體法規限制多,他希望兩岸能在「對等」的前提下,攜手進軍半導體市場。他表示,全球化經營趨勢是企業所有決策追求獲利,與紅色供應鏈議題及政治色彩完全無關。紫光是以經營企業、發展產業的角度思考兩岸半導體業合作,追求創造彼此最大利益,「但求所有、不求所在」,也就是在乎的是企業的所有權,不求企業在不在大陸。

ETtoday報導,不過,他指出,台灣官方對兩岸半導體合作設限,一味希望台灣業者留在台灣,是「但求所在、不求所有」的作法,「不利人也不利己」。反觀美國是IC設計業最強的國家,卻完全採取與台灣官方背道而馳的作法。趙偉國感嘆,台灣本地缺乏資本運作空間,讓台灣科技產業鏈缺乏不少正向活動力與良性循環效果。若只是為反對陸資而反對,對兩岸半導體業發展都不是好事。

目前台灣仍禁止陸資投資晶片設計業,科技新報報導,聯發科和紫光的合作主要限制也在於於台灣對中資投資半導體的限制。2015年8月紫光集團旗下展訊申請在台設立分公司,經濟部以尚未開放晶片設計產業和擔憂人才流失為由,否決了展訊的申請。然而經濟部的強硬態度並不能阻止近年來中國半導體廠商高薪挖角而造成的人才流失。

面對紫光希望中國向台灣施壓開放晶片產業,業界憂心,若中國官方接納趙偉國的建議,台灣半導體業將受重創,台積電、華亞科、南亞科、聯發科等指標廠都將面臨嚴峻挑戰。

中央社報導,經濟部長鄧振中則表示,經濟部與所有企業界溝通管道都很暢通,企業可以表達意見,但若用喊話或是威脅作法,他認為很不妥當,希望不要有類似行為。

中時報導,而對於紫光集團表態想合併聯發科,聯發科董座蔡明介對此展現善意回應,表示,「對於紫光趙董提倡兩岸攜手『合作』放眼全球市場的格局及氣度感到敬佩,該想法也正與聯發科倡導兩岸半導體『產業合作』一貫的立場不謀而合。只要政策許可,聯發科願採開放之態度,攜手兩岸,共同提升華人企業在半導體產業之地位及競爭力。」

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主任委員曾銘宗則表示,將檢討惡意併購相關法規,若有必要會盡快做修正。

ETtoday報導,台經院副研究員劉佩真則認為,若雙方採取策略聯盟、入股合作,聯發科仍可保有營運主導權和自主性,也能藉此化解展訊的低價攻勢,並避免展訊與美國高通合作,帶來更大壓力。

但劉佩真強調,若雙方採取合併,聯發科恐失去經營自主權,畢竟展訊和銳迪科的背後是紫光,紫光背後是中國政府的龐大勢力,就中長期來看,對方不可能任由聯發科主導IC設計。劉佩真直言,假如紫光旗下的展訊、銳迪科與聯發科合併,聯發科所要對抗的,「是一個國家的勢力」。

劉佩真指出,無論合作或合併,都要在相關法令鬆綁的前提下,才能執行,建議政府採取階段性開放,對人才、關鍵技術輔以保護措施,「避免把主導權都放出去」。

新聞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Zou Chi』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