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立法院擺脫爛尾的關鍵下一步:綠委總辭、解散國會

佔領立法院擺脫爛尾的關鍵下一步:綠委總辭、解散國會
Photo Credit: voa public domain
Photo Credit: voa public domain

Photo Credit: VoA Public Domain

作者:蕭亞譚(前行政院諮議)

這篇文章的出發點是:要怎麼讓這場逐漸爛尾的反服貿運動變得更好?這場反服貿運動之所以崛起,是因為318佔領國會的行動吸引社會各界的關注。弔詭的是,這一點卻也可能成為整個運動的致命傷。

無庸置疑,330數十萬人的群眾集會具有啟蒙功能,但如果期望社會運動不只是啟蒙而已,我們該怎麼讓這場運動更為有效?

這其實是許多參與者的疑問:除了五院集滿三院即可換總統府一枚的武鬥路線(我支持323的占領行政院行動,雖然我當過行政院諮議),我們接下來能做些甚麼?

目前看來,這個運動正逐漸縮小為對於國民黨(黨部、立委)施壓的格局。若要迴避落入藍綠對決的窠臼,不是在顏色上選擇白色或黑色即可,而是從論述到行動都要展現超越過去的決心。

遊說藍委或施壓藍委,那是過去一再重複而成效不彰的老梗。遊說民進黨立委集體總辭,才可能如同佔領國會一般,再次吸引台灣社會的關注。

我始終認為,從歷史中可以尋得智慧。1985年,黨外的14席省議員曾經集體總辭。讓我們試想,如果330集會當天,民進黨立委一字排開,公開向全國民眾總辭,那會是多麼震懾人心的畫面?

與其重演逼迫國民黨立委表態的爛戲碼,不如重演黨外時期那種權位能捨的史詩新局。

民進黨立委總辭將會使這場運動開啟更多可能,各位想想,如果媒體畫面呈現是這群學生一一遊說民進黨立委辭職,而最終民進黨從善如流提出總辭,並發言表示,這是為了台灣的國家利益,而非為了民進黨一黨之私,那我們就可以不再收看兩黨立委拉扯潑水的爛戲,而準備收看一齣如渭水春風般的本土音樂劇。

我們的憲政體制亂七八糟,透過解散國會,讓修憲議題排上我國的政治議程是正確的思維,那麼要如何解散國會?民進黨在憲政制度上雖然沒有主控權,但是政治層面呢?如果民進黨立委總辭,這個國會還有甚麼正當性?馬政府會不會被迫於年底同步改選立委?當然會!

這群學生既然宣布馬政府已經喪失治理正當性,行動上卻又一再期望馬政府給予善意且積極的承諾,這種內在的邏輯錯亂只會讓馬政府看破手腳而不予理會。

而所謂的召開公民憲政會議,其實只想複製當年國是會議的成功模式,主事者卻忘記時空截然不同:當年是威權政體,如今則是代議民主。

啟動政治改革可以在不影響民進黨政治利益的前提下進行,如同修憲運動可以透過立委選戰達到目標。這需要人多流血衝撞嗎?並不需要,不需要集滿三院才能達成理想。

這整個策略是基於非國民黨陣營的選票會大幅成長,只要蘇貞昌主席說服各個派系,保障現任立委繼續被提名(區域立委連任、不分區立委排行不變),這個從小齒輪帶動大齒輪運轉的行動就會成功。

蘇貞昌、謝長廷、蔡英文等政治領導者可以不只有黨主席與總統二擇一的狹隘思考,還可增加國會領袖(甚至是內閣總理)的第三選項。除此之外,黃國昌等人虎視眈眈的新政黨(公民組合)也可順勢上場。

當民進黨立委提出總辭,這屆國會便已不具正當性,這群學生自然可以順勢退場。然後,行動者展現的氣度是:我們認為你馬英九喪失正當性,我們有自信透過選舉獲得人民支持而大勝,進而逼迫你在修憲議題退讓。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蕭亞譚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