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眷村土地都到哪裡去了、古寧頭海岸要被金門政府自己毀掉、南瓜年產6億公斤 大都成垃圾

懶人時報看什麼?眷村土地都到哪裡去了、古寧頭海岸要被金門政府自己毀掉、南瓜年產6億公斤 大都成垃圾
Photo Credit: IMAGEPixel CC BY-ND 2.0

韓國孤死者激增:活不下去,也「死不起」

(南韓版本的孤獨死現象。轉自Kuohsun Shih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政府統計數據顯示,所謂的孤死者從2011年的682人,激增至去年的1008人。這讓人們能一窺韓國那歷來受到重視的傳統家庭結構正在發生變化的心酸景象。近幾十年來,儘管韓國人大多從強勁的經濟中受益,但家庭卻承擔了經濟和人口巨變帶來的壓力。

「落在後面的人越來越孤獨,因為不像過去的窮人,他們眼看着自己的社區因城市改造被毀,」基督教牧師金根浩(Kim Keun-ho,音)說。「窮人和老人無處可去。」首爾建在山頂的貧民窟社區日漸縮小,金根浩一直在這些被稱作「月亮城鎮」的社區工作。

(中略)10月發佈的「2015墨爾本美世全球養老金指數」(2015 Melbourne Mercer Global Pension Index)衡量了25個主要經濟體的退休收入制度,並將韓國排在第24位,僅比印度靠前。去年,韓國55歲到79歲的人群中,只有45%的人有養老金。政府數據顯示,他們每月的平均養老金為431美元,相當於一個人最低生活成本的82%。

韓國的老年人家庭中,約30%的月收入低於絕對貧困水平。但他們只有在能證明家人不願意,或沒有能力贍養他們時,才能領取福利救濟。很多人拒絕這麼做,因為他們認為,向多年沒有聯繫的親戚伸手太尷尬。(懶人時報

年產6億公斤大都成垃圾 南瓜助長暖化

(雖然萬聖節已經過了,給大家明年參考吧。轉自Yaoyao Chou的臉書,以下引述她的註解)

萬聖節已經成了商業化的節日,特別在台灣,毫無宗教背景,卻大肆過節。光小朋友購買相關服飾,就非常浪費;我們的小朋友,似乎沒時間、也不會DIY萬聖節裝扮。

不停地浪費,再追著跑,想方設法解決,絕非好的生活方式。(懶人時報

共軍攻不下的古寧頭海岸,卻要被金門政府自己毀掉!

(又一個為了觀光自毀的景點。轉自漂浪島嶼的臉書,以下引述他的註解)

共軍攻不下的古寧頭海岸,卻要被金門政府自己毀掉!

古寧頭海岸是當年台海戰役中,重要的戰爭歷史地景,至今保持原貌,但是金門縣政府卻要橫過沙灘,建設海岸自行車步道,破壞自然地景。

由於早期在各海岸施作自行車道,施工時破壞海岸,施工後相當突兀,已經引發金門人議論,現今又繼續施作古寧頭海岸線,破壞歷史景點。

諷刺是,文化部在2001年的金門申請世遺報告中,還以法國諾曼地海岸在二次大戰中的歷史地位,強調歷史景觀保存,來將金門重要戰役史蹟地點,作為申遺目標。

結果文化部的目標,縣政府來打臉,共軍打不下的海岸,金門縣府自己來毀,也讓人納悶,為何自行車道也要搶佔海岸第一排,成為破壞景觀的工程。

金門人很怒!水獺棲地搞開發,風獅爺被挖走,歷史海岸被破壞,金門還能剩什麼?

2001年的金門申遺報告,看看現在被破壞多少?(懶人時報

眷村土地都到哪裡去了

(可恥的國家。轉自漂浪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雖然全國有13處眷村被保存了下來,但是,曾經遍布全台的897個眷村,幾已被夷為平地,土地被國防部售出,用作眷改基金。這些土地一旦公告出售,立即被虎視眈眈的建商搶走。眷村土地因而成了炒地、炒房的最大獲利來源。

遠雄僅在去年,就標得全台5筆眷改土地,包括新北市、新竹市、台中市、台南市。在曝光的行賄建案中,最離譜的,是台南市的飛雁新村,村內有180棵老樹、頗具文化資產價值的空軍通訊設施與建物,土地被遠雄以都更方式標走後,將轉身變為11棟30層高的水泥叢林。這種驚人的水泥叢林,一棟棟在全台原來的眷村土地上長出來。

這次曝光的眷村改建案,讓我們不禁要問:眷村的土地是誰的?是國防部的嗎?是提供建商炒地皮、炒房用的嗎?我們還剩多少眷村土地,可讓建商為所欲為?現今沒有曝光的眷改弊案,究竟還有多少?(懶人時報

ETC資料開放下載 民眾行蹤被監控?

(轉自施逸翔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管:那ETC的資料開放到底會有什麼問題?會對個人隱私造成什麼樣的侵犯呢?

何:ETC不適合開放有幾個理由,就資料而言,我們測試到在深夜時段、或車流比較少的路段,儘管有刪去車牌,但用一些很原始的技術,如excel排序,就可以確定某幾輛車在什麼時間地點上高速公路,且之後會在什麼路口下去。很多人就可能不希望讓別人了解自己的行蹤。

另外一個是高公局宣稱資料已去識別化了,是沒有問題的,但在現階段沒有看到任何將個資的資料去識別化的機制,今天政府找來了「宅神」說沒有問題,但專家看過了就一定沒問題?

(中略)這份資料所說的是部分匿名、部分去連結的資料應該如何管控。部分匿名、部分去連結的意思,是這些資料還可以再被重新識別、重新再連結,但我們現在面對的是無法被限制用途的「開放資料」,政府不應該使用錯誤的標準。(懶人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