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讓我們假設最理想的結局發生了......之後

好吧,讓我們假設最理想的結局發生了......之後
Photo Credit: 中岑 范姜 CC BY SA 2.0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  中岑 范姜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中岑 范姜 CC BY SA 2.0

作者:吳昌樺(文化大學哲學系博士生)

親愛的阿飛:

讀了您的〈親愛的孩子們,如果佔領立法院終於得到了正面回應〉,我來陪您聊聊在「讓我們假設最理想的結局發生了」之後的事。

您說最「理想的結局」是「國民黨茅塞頓開同意我們的訴求,退回服貿,建立兩岸監督條例法,重啟談判。」但是請容我在此反駁您:這並不是所謂「最理想的結局」。同時也請您花點時間,聽聽我們認為的「最理想的結局」到底是什麼。

退回服貿,建立兩岸監督條例法,重啟談判。」這不會是最終目標,我們眼光並沒有您所想像得如此短淺,您所提的「好吧,我們把這不合理的黑箱服貿給擋下來了,我們守護了台灣。」、「好啦,反正服貿過不過也不是我們的重點了,我們現在是為了正義而戰,為了政府罔顧人民而戰!終於改革成功,府方退讓!」這個也同樣不是我們的最終目標。那麼,我們的最終目標是什麼?

請讓我嚴正地回答您:「我們的最終目標是避免在往後的未來,在我們經歷了現在這一戰以後,可以讓政治人物在拿這次事件出來消費時記住一件事,那就是:在作出政治交換的行為之前請審慎三思其後果與影響。」

政治的本質就是妥協。不管任何人承不承認,本質不會因其而更改,有能力「攻佔」立法院這麼久的學生絕非不知道此點。但是,學生也同樣知道您文中所提及的「事實就是,再任何激烈的抗爭也改變不了現況。現在是民主的時代,我們不可能拿起武器作戰搞革命。今天你們戰勝了,充其量政客稍微退讓一下敷衍你們,待事過境遷再快速崛起。對,他們就是那麼狡猾。

您所提到的也是學生無法退場的原因,因為現在是民主的時代,所以學生認為不需要拿起武器作戰搞革命,但這並不代表革命不會發生。學生仍然相信著可以透過和平非革命的手段,促使政治人物牢記著自己的所作所為是需要對人民負責的。所以請您理解,面對這個目標,我們並沒有戰勝,因為「充其量政客稍微退讓一下敷衍你們,待事過境遷再快速崛起。對,他們就是那麼狡猾。

(相關文章:佔領立院學生宣布週四「轉守為攻出關播種」馬總統:符合國人期待

您說學生透過這次的行動改變了人心,使得更多的其它人關心服貿的議題。從黑箱服貿、守護台灣到改革成功,這些也都是重大的里程碑而已,這不是終點。終點是當政府的職能失衡時,人民會透過自主性的運動來督促政府,使其恢復其職能或許才是終點。

您說當頂尖之戰結束的時候,再打下去的人就不理智了;但是事實上頂尖之戰結束了嗎?我不這麼認為。既是如此,又何來「放得下手才是真正的英雄」?我們不是英雄,套一句最近常聽到的話:我們是沉默的大多數,只是從此刻起,我們不再沉默了。我們眼中所看到的是「目標」,不是您所說的「結局」。所以,請您理解,沒有所謂的「最理想的結局」。這次不只是一個政經事件,而是一個全面性的公民運動。

最後回應您的訴求:

您說要我們回家父母還在家裡等我們
我說我們不能回家,因為我們的父母只有我們自己能看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