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公主般愛情與盲目無知有時僅一線之隔:打臉睡美人式童話故事的《腥紅山莊》

王子公主般愛情與盲目無知有時僅一線之隔:打臉睡美人式童話故事的《腥紅山莊》
Photo Credit: 環球影片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要認同王子公主式的愛情、覺得悲戚感人,仍然嚮往為此燃燒生命;或者覺察女孩童話的不理智,擺脫為愛而生的「公主命」,踏出囚禁靈魂的腥紅山莊,就看觀眾自己的選擇了。

*本文內含劇情,若您有被雷的顧忌,建議您觀影後再行閱讀

女孩們從小就聽著王子公主的故事長大,它們的共通點包括一位個性從來不被描述、可以到所有故事串場的王子(標配是駿馬、寶劍……然後沒了,王子通常是沒朋友的),以及一位因為美麗被嫉妒的公主。

「美麗」是童話故事裡女性的最高價值,而「王子」則是未來所有幸福的代名詞,並且只有一個名額,童話中的女人只為贏得美麗的后座而存在。

女孩童話(相對於冒險類的男孩童話)的雛形基本上都是睡美人,告訴女孩們安靜衿持地等待就會有王子發現妳,所以長髮公主讓男人爬上高塔,而不是剪下髮辮出去討生活;仙度瑞拉明知道舞會的用意是找結婚對象,卻也不自動上門,非要王子眾裡尋她千百度;睡美人的爸爸沒有解咒,而是放了一隻龍守護(到底為什麼仙女的法力比巫婆弱啊?)彷彿只要天真地、端莊地等著,頂多掉一條巾帕做為線索,那個「特別的人」就會循線找來,從此跟著他就幸福快樂。直至今日,儘管女孩偶爾得自己屠屠龍,仍然一定程度迷信著美麗→愛情→幸福的方程式。

Photo Credit: 環球影片

Photo Credit: 環球影片

王子公主的確認儀式

雖然伊迪絲在一開始對於女性只能寫愛情故事的觀點不以為然、看似前衛地自詡寧為瑪麗‧雪萊(Mary Shelley),但作為「伊迪絲」這個角色在《腥紅山莊》(Crimson Peak、港譯《血色莊園》)故事裡外的表現,卻遵循童話公主的公式。情節甚至無須交代追求手段,她就被「別人口中的魅力男」湯瑪斯帶到原本抗拒的舞會現場。即便湯瑪斯早有算計、父親死因成謎,一旦選擇,再多的疑點都不足以阻止她神聖的愛情。喔不,是不允許那些疑點被揭露(她也拒絕了驗屍)。

然而王子的魅力本是基於「王子」這個身分,如同湯瑪斯之於「準男爵」(這個用錢買來的爵位同時暗示著他的虛偽)。童話世界裡,「富有一切的對象(王子)」必然存在,只是還沒找到女主角而已。湯瑪斯瞭解女孩們的愛情總追求著「獨特感」(命中注定),只要讓女孩感受到自己是特別的,幾乎可以手到擒來。無論他是什麼樣的人,他需要的僅是一個符合王子形象的頭銜,所以王子們的面目才如此模糊。

伊迪絲和露西爾都只求、也只能接受自己是湯瑪斯的特別存在,這種追求至高愛情等同人生的觀念,內建在每位公主心裡,彷若唯一的生涯目標和意義,且一旦變質就會面臨自我崩壞的危機。可惜這個特別的后冠必須由男人所選擇的美麗來證明(片裡的女人都在暗自較勁),王子的魅力亦只對期待成為公主的女性有作用。舞會中的那支舞,正是藉由「在公開場合選擇彼此」以示特殊,互為對方進行王子/公主的加冕儀式。

《腥紅山莊》無疑是個女孩童話,有著隻身前來的王子和遙遠國度的城堡,王子必須排除外在困難(屠龍=除掉女主角爸爸)抱得美人歸,女方也才能傾盡所有,追求一種「把自己全部交出」的唯美。男孩童話則不同,比起獨自奮鬥、最後卻只能得到一個嬌弱美人作為報償,男性更喜歡同友伴冒險、挖掘寶藏、從無到有的過程,並且絕對不願丟失自己。

Photo Credit: 環球影片

Photo Credit: 環球影片

電影的色彩安排&女性意識

金髮白衣的伊迪絲代表了公主的形象標準─純淨無暇,即便大多時候都是暗色的露西爾,在面對湯瑪斯(愛情)的時候,同樣換上白衣;黏膩濃郁的血紅則是流淌於潔白底下、四處漫溢的欲望;山莊是欲望的牢籠,接力困住前仆後繼的女性靈魂;而愛的執念化為固守舊地的闇影,盤踞難散。和女人不同,男性卻隨時可以離開。

電影也一方面揭示(或諷刺)了女性「憑感覺」戀愛,毫無道理地相信並且視為生命全部這一點。伊迪絲在被追殺的當下,更急切的是質問男主角的愛,湯瑪斯回應「我愛妳啊,妳要是信任我就在這邊等著」,她也就等著了,結果卻等到殺人魔。我相信如果兩性對調,男人絕對不會在發覺背叛、性命堪憂時還問對方「愛不愛」這種問題。

然而,這就是「女生的反應」,無論電影描述是否真實,觀眾、導演跟編劇都接受這種既定印象,所以沒有人看完會說「天啊!她是白癡嗎?」,而是覺得「天啊好感人(好可憐)」。分明被背叛,女主角還是選擇原諒、甚至企求對方解救自己,究竟是要觀眾歌頌「多麼聖潔的愛情」,還是唾棄「多麼無知的信任」呢?

Photo Credit: 環球影片

Photo Credit: 環球影片

女性經常扮演著發現秘密就找兇手攤牌、被追殺、逃命的無知者,而不是在被兇手知道前就先下手為強的角色。她們仍想在受背叛時確認自己被愛,重要度更勝解決問題、甚至自己的性命。女孩童話一再如此強調為愛奉獻的精神,不禁令人懷疑是為了圓滿女性觀點,或者僅是社會想餵養出「為愛而生」的女性。

露西爾基於對弟弟的愛謀財害命、執著地把持鑰匙固守舊地(回憶),即便形容破敗仍不搬離(放棄),她的形象彷如白雪公主的後母,既黑暗又瘋狂。

伊迪絲是標準的童話公主,盲目信仰愛情、等待馳援,就像仰賴獵人的白雪公主,如果沒有艾倫跟湯瑪斯的鬼魂,她也只能束手就擒。湯瑪斯和伊迪絲其實並沒有太多愛上彼此的理由,他們培養感情的過程幾被省略。和童話一樣,兩人相遇了,王子只因公主美麗、公主只因王子特別便選擇了彼此,只是這裡多包裝了一點女主角的才能,但誰能說他惡毒地評論她的戀愛觀天真是不中肯呢?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