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若會講「國語」但無法書寫叫「文盲」,那台語呢?

一個人若會講「國語」但無法書寫叫「文盲」,那台語呢?
Photo Credit: 真平台語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閩南語是一種古老而典雅的語言,其中文言音,也就是能夠用來朗誦古典詩詞文章的讀音,更非人人能夠掌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洪辰昊

「壁虎」、「蒸籠」、「蟋蟀」:以上這些東西,你能否用閩南語很流利的回答呢?還是對於它們稍感生澀?甚至完全沒有概念?

身為一名臺灣閩南語(以下簡稱閩南語)使用者,對於如此現象,深感憂心;連使用人口最多的本土語言都正面臨日漸衰退的窘境,那麼相對更少人使用的臺灣客家語和各南島語系語言,困境更是險峻。

語言是文化的載體,構成文化最基本的元素之一便是語言。語言的衰落,標示文化在未來可預見的消亡。在不同的文化中,語言都扮演著極為重要的角色,也是支撐整體文化的核心要素。對於傳統臺灣閩南文化而言,閩南語一直是相當核心的角色,若是將閩南語從其中抽離,泰半的文化將不復存在。

有人可能認為,閩南語仍維持高使用率,沒有消亡之虞,況且無論在傳播媒體還是日常生活中,都有機會聽得到閩南語,因此忽視其所面對的危機。從使用者的年齡分佈而言,雖然閩南語的使用人數不算少,但年齡層偏高,而有越見年長的趨勢。

如此的分佈方式,顯示了閩南語並未隨著年齡而傳承,造成年輕族群的閩南語能力普遍低落,不是缺乏清楚表達能力、發音不準確(多是因為受到所謂「國語」所影響),就是採用所謂「國語」的語法或雙語夾雜,例如:疑問句尾的「嗎」取代了句中的「敢」(Kám)或者句尾的「無」(–bô)。

若從措辭方面觀之,屬於閩南語本身的詞彙正被「國語」啃噬,閩南語獨有的構詞特色漸漸流失。這樣不精熟,甚至近乎幼稚的語言能力,如何讓人不擔心未來的語言斷層?另一方面,縱使日常生活中能夠說得一口流利閩南語,並不能直接代表閩南語能力優越。

閩南語是一種古老而典雅的語言,其中文言音,也就是能夠用來朗誦古典詩詞文章的讀音,更非人人能夠掌握。在漢學教育通行的過去,許多受過基本漢文教育,也就是過去所謂讀書人,能夠毫無困難的,用閩南語優雅的讀出《詩經》、《唐詩三百首》,更能夠利用其創作高水準的文學作品。

然而具備此能力者,在經過日治時期和國民政府戒嚴時期的打壓與限制,如今已大幅下降;此非但為閩南語之不幸,更是臺灣傳統閩南文化的浩劫。若是在口語上能夠符合傳統習慣,也能夠流暢使用文言音,是否代表其便是精通閩南語呢?

不然,試想一個人若能夠無阻礙的使用「國語」,卻不知道如何正確書寫,那我們會稱其為「文盲」,閩南語何嘗不是如此?無論是傳統漢字還是白話字(POJ),以實體方式將語言化為文字,才能有效的保留語言,文字紀錄總會較口耳相傳更能保存文化。能聽能說而不能讀不能寫者,稱之為「文盲」,其實倒也不為過。

閩南語的日漸衰落,對於傳統閩南文化保存造成的影響非同小可。依筆者淺見,對於現行語文教育,可以加強本土的元素,在選文中融合以閩南語、客家語,及原住民語創作的文學作品,以拉近學生與土地的距離,使教育能夠紮根於臺灣這塊土地上,俾利學生培養對於本土的歸屬感。

誠言之,除了閩南語以外的其他本土語言,所面臨的危機更甚於閩南語。為保存臺灣的傳統文化,語言的復育將是當務之急,更是在時代進步下我們不能不正視的重要課題。望與讀者共勉之!

註1:「壁虎」為「蟮蟲仔」(Siān-thâng-á)、「蒸籠」為「籠床」(Lâng-sn̂g)、「蟋蟀」為「杜猴」(Tōo-kâu)
註2:筆者不善於客家語及原住民語,故僅能從閩南語角度看待該議題,尚祈見諒。望有志之士能夠從他種語言討論此議題,筆者虛心受教。

相關文章:

本文獲舉手發言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