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習會的政治突襲:除了影響選情、以經促統,你有想過「兩岸司法互助」嗎?

馬習會的政治突襲:除了影響選情、以經促統,你有想過「兩岸司法互助」嗎?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在意的不是他們到底用了多少黑箱作業才促成會面,而是這次會面究竟會有甚麼影響。

11月4日晚上11點,總統府像是算準媒體截稿時間一樣,發動了驚天動地的夜襲,公布7日馬習會的消息。立法院長在隔天的訪問中表示他事前毫不知情,可以想見這個決定是多麼的機密。

去年馬英九透過APEC進行馬習會的期望被習近平打了回票,此次卻取得中國事前證實,這意味著這次會面早已安排許久,只是在最後才公布。然而我們在意的不是他們到底用了多少黑箱作業才促成會面,而是這次會面究竟會有甚麼影響?

目前討論馬習會的文章,除了罵黑箱、保密、倉促或是讚賞帶來和平、機會、區域穩定,大部分都集中在對於習近平方面政治目標的分析,例如陶儀芬教授認為習近平希望透過馬習會突破東亞新圍堵;也有人認為這是中共想要再次影響台灣選舉,因為與民進黨之間缺乏互信基礎,對於兩岸關係的最終發展也沒有共識。

雖然馬總統保證這次會面「不會簽訂任何協議、也不會發表聯合聲明」,但真的可能沒有任何承諾、約定、協商嗎?講句難聽的,習近平要聊天吃飯何必找你?也許不會有正式的協議或是公開的聯合聲明,但勢必會針對某些議題交換意見甚至是給予指示,不然不見面不是更好,沒人罵也沒人管。

那麼這次會面究竟能有什麼影響呢?或者該問的是:他們究竟想談什麼?首先,商貿互惠是一定會提到的,「以經促統」是2008年以來中國的對台政策骨幹,加以目前台灣加入TPP似乎較為有望,中國自然必須讓利,加強對台灣的羈糜。

就像是藥頭要是發現藥腳跑去找別人調貨,他們也會給藥腳一些新的花樣爽,或是打斷他們腳筋。如果馬英九有一絲絲想到國民黨的話,或許回國後還會高喊「共創繁榮」或是「和平經濟」之類的漂亮口號來幫一下選情。

其次或許會談論「司法互助」,這是一個很冷僻的議題,冷僻到我覺得寫出來讀者看到會罵:「我他媽的褲子都脫了你給我看這個!」但「兩岸司法互助」表面上對治安有利又不牽涉敏感主權議題,引起反彈較小、正面效益大,好吃又不黏牙,又可以引渡像陳由豪這種犯罪者,對於我們這些嫉惡如仇的好國民來說簡直讚到不能再讚了!

不要做夢了,陳由豪是中國的優良國民,每年繳幾億的稅,怎麼會被引渡?更何況你們記得2014年死刑執行的杜家兄弟嗎?最高法院認定原本無法在台灣傳聞法則下適用的傳聞證據作為傳聞例外,並以該證據認定有罪判決結果最終判決二人死刑。若是透過司法互助機制,在大家表面叫好私下不管的時候,用協議方式擴大中國證據在台灣程序中合法使用,考慮中國公安的辦案狀況、與對岸欠缺法治司法環境,對台灣的司法審判將有很大的影響,沒錯,不是正面的那種。

最後,像這樣子的會面光是見面本身就在強調「政治互信」,政治互信這東西重不重要?當然重要,沒有互信,什麼都不用談,因為任何承諾都毫無價值。在這個當下,不斷強調國民黨與共產黨之間的政治互信,雖然有種奇妙的錯置感,但可把像是買辦權的兩岸關係詮釋權,從幾個特定個人手上轉到一個黨或是另一個「個人」手上。

當然,我是覺得對那個「個人」一定比較有利啦。只要被拍到兩個人的合照,都可以說是「兩岸關係的一大進展」、「歷史轉捩點」,而連爺爺只能躲在家裡緬懷自己被同一個人奪走的一切。

最痛苦的是民進黨,終於等到兩岸牌被國民黨玩到沒人看的時候,竟然憑空冒出這個議題,好不容易經營的TPP議題突然不受重視,準備已久的各種政見或是各個政策也不再重要,風向一夕之間突然改變,讓他們選上了仍然隨時感到芒刺在背,處處受到制肘非難。最難過的就是真的得回到「打選戰」的狀況,民意再次高度敏感,讓人動輒得咎。

至於國民黨的內部派系,已有文章做了不錯的推論,大致上來說,王金平會崩潰,朱立倫可能永遠都是兒皇帝,再也沒有人可以取代馬英九成為共主。國民黨的選情終究不是馬習會的重點,馬英九腦子裡想的,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