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對手的女性往往是被輕視的弱者? 從漫畫《航海王》中看女性形象

作為對手的女性往往是被輕視的弱者? 從漫畫《航海王》中看女性形象
Photo Credit: Stéfan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航海王》中出現的女性被拯救者,除了羅賓及娜美外,細數故事中出現的各個大的章節段落,還有魚人島公主白星、阿拉巴斯坦公主薇薇、多雷斯羅薩王國公主雷貝卡。這些在少年漫畫中少有的女性角色,其出場的方式與故事,往往都是被拯救的形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楊哲豪(臺北藝術大學藝術跨域研究所碩士生)

前言

漫畫《航海王》連載始自1997年,至今已18年的時間。除漫畫外,亦改編為動畫與動畫電影,去年2014年更在華山舉辦實體展覽,2013漫畫單行本在日本累積銷售數量達3億冊(第76卷出版後),並於2015年6月15日獲得金氏世界紀錄,為歷史上「單一作者最高發行量」漫畫。

動畫於1999年在日本播出,台灣則是由台灣電視公司引進,自2001年7月開播至今已超過14年,每週日首播,週一至週五也能看到重播。由此可見《航海王》作為大眾文化產物的消費規模,以及可能影響範圍在時間與空間之深廣。

然而作為《航海王》的愛好者,閱讀至今越發覺得故事中呈現的出的女性形象,似乎總是有某些相似的特性,因此萌生了針對劇情的安排、角色的塑造,看《航海王》中的女性角色,是如何在漫畫中被呈現、具有怎樣的特性,這些特性又有什麼值得關注的地方。

在這裡,女性的「性」指的是生理上的性別,針對在角色設定上生理性別為女性的人物。考量到並非大多數人都熟悉《航海王》裡的角色與情節,因此在分析中都會盡量描述漫畫中的劇情與人物的關係,並在註腳附上該情節在漫畫中的段落,讓有興趣進一步對照的讀者,能夠更方便參照漫畫。

最後,文章中的漫畫出現的人名、地名等翻譯,均是以台灣東立出版的翻譯為主。

自我犧牲的女性形象:從女孩到女人,從逃避到面對

在《航海王》這部作品中,幾乎在每一個章節都能看到關於前人自我犧牲,然後開創後人新的道路的劇情。

從紅髮傑克為了保護掉入海中的魯夫而失去一隻手臂;[1]廚師哲普為了讓香吉士不在荒島餓死而砍了自己的腳;[2]娜美的養母貝爾梅爾為了讓她活下去,付不出自己的活命錢而被惡龍海賊團殺死;[3]喬巴的恩師庸醫西爾爾克一方面身患絕症、一方面為了不辜負喬巴的心意,吃下喬巴以為是萬能藥而帶回的劇毒香菇;[4]船匠湯姆為了保護佛朗基與艾斯巴古,承擔起攻擊司法船的責任。

還有羅賓的母親歐爾比雅回到家鄉短暫與她相認後,仍執意留在島上完成她該完成作為歷史學家的工作,以及作為海軍叛將的薩烏羅,兩人都死海軍的非常召集;[5]魯夫原本要拯救艾斯,卻反被艾斯擋下來自上將赤犬的攻擊身亡;[6]白鬍子也為了拯救自己的「兒子」艾斯在頂點戰爭身亡;[7]人魚島篇的乙姬王妃,希望人魚島的後代都能在水面上生活,爭取人類與魚人和平共處的行動,最終被魚人島內的激進份子暗殺;[8]柯拉先生為了救助得了珀鉛病的羅,不惜讓原本的臥底任務失敗,遭到親生哥哥手刃。[9]

這些例子都顯示了,故事中這些作為父母、長輩的角色,不論男性或女性都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來保護子女未來的各種機會與可能性,他們了保護所愛之人的決心。

然而,就故事中同一個世代的女性角色來看,狀況就沒有那麼的對等,首先就主角群來說,魯夫、索隆、騙人布、香吉士、娜美、薇薇、喬巴、羅賓、佛朗基、布魯克、甚平,11位草帽海賊團的成員中僅有3位女性,其中娜美與羅賓兩人都有不同於其他男性角色的故事情節。[10]

其特徵在於「透過逃避、拒絕的方式,拋下與同伴的關係、刻意說出違心之論,目的在於保護自己的同伴不受到傷害」,而且唯有這兩位角色的故事,有完整的母親角色的出現。

這是一件非常有趣且值得探討的問題,在於少年漫畫的主角通常都是孤兒或離家出走的身分,以方便冒險能夠順利地進行,不會有家庭的照顧與限制。男性角色出現的親屬,也僅有魯夫的父親與爺爺、騙人布的父親,但基本上這些父親的角色都是屬於遺棄子女的類型。因此女性角色的母親,在此處便顯得特異。

首先,從這些母親角色身上可以看到既有社會對於女性的期待,作為帶有母性的責任與義務。例如,羅賓雖然自幼被她的母親託付給他人照顧,但當她回到他們居住的島嶼時,她其實懷抱著愧疚,反應出該角色認為自己應當負起照護的責任,作為一個女性、母親的責任。

羅賓(2歲)與母親歐爾比亞。Photo Credit: ONE PIECE

一如娜美的養母貝爾梅爾,她在決定收養娜美與麗麗時說:「我會對這兩個孩子負起責任的!我要養育她們長大成人,做一個趕得上時代潮流的人」,顯現她對母親角色的認知在於,照顧與陪伴孩子順利長大。同時在與故事中的父親角色進行對照,父親與母親角色期待的落差便顯而易見。[11]

其次,透過只有女性角色擁有母親這樣的現象,反觀男性角色母親的空白,父親角色的缺席,所代表的放任、自由與冒險,這都可能形成男性對於母親的抗拒,以及母親所連結的保護、照顧的概念,形成對抗的意識與心態。

從這裡可以看見,少年漫畫一方面對於母親的角色有所期待,另一方面又抗拒著母親的陰霾,阻礙著身為少年的自己前進,因此才讓母親角色都座落在女性主角的故事中,保持著安全的距離,滿足對於母愛的渴求,又不讓自己成為那個被限制的人。

這樣的女性特質,或多或少被女性主角所繼承下來,導致了她們從事自我犧牲的行為,透過逃避、拒絕溝通的方式,以求保護同伴。她們都直接經歷了母親為了保護自己而死亡的情境,這是她們處於無助的狀態下,無力改變的事實,而當她們長大之後,出自於保護所愛事物的想法,也同樣的讓她們選擇了以自由或生命為代價的自我犧牲。

在娜美正式加入魯夫的草帽海賊團前,為了保護自己的村莊,接受惡龍海賊團作為航海士的邀約,交換條件只要存夠一億貝里便能贖回自己從小居住的可可亞西村,也能脫離惡龍海賊團的掌控。[12]

然而這是奠基在她個人生命的犧牲之下,受到村民的排擠,因為將之視為侵占村莊的同夥,同時也為了加快存錢的速度,而從事各種偷竊的活動。即便當她在偷竊活動中遇到魯夫後,覺得非常想要加入到他們的行列之中,她仍是為了自己村莊的居民,而放棄了這樣的嚮往,尤其是自她幼年開始便展現極佳的繪圖天份,希望能夠繪製出全世界的航海圖。

而羅賓則是在離開「歐哈拉」後,一方面不斷地躲避世界政府的追緝,一方面也與世界政府特務組織CP9保持合作關係,透過出賣不同的海賊團,換取不斷苟活的機會。在草帽海賊團擊敗克洛克達爾後,羅賓便從克洛克達爾的巴洛克華克,轉移到草帽海賊團。原本也是抱持著暫且苟活的心態,卻在不知不覺間認同這群人作為自己的夥伴。

在到達水都七島後,為了保護草慢海賊團不受到世界政府的迫害,選擇背負起暗殺水都七島造船公司的責任,受世界政府情治單位CP9的壓制,前往世界法院受審,企圖讓草帽海賊團遠離她所帶來的危險。但這些自我犧牲的女性形象,往往都是與被拯救的形象連結在一起。雖然男性也時常作為被拯救的對象,但在故事劇情的鋪陳下,男性與女性其實有著不對等的關係。

從壓迫中被拯救的女性:王子與公主

在《航海王》中出現的女性被拯救者,除了羅賓及娜美外,細數故事中出現的各個大的章節段落,還有魚人島公主白星、阿拉巴斯坦公主薇薇、多雷斯羅薩王國公主雷貝卡。這些在少年漫畫中少有的女性角色,其出場的方式與故事,往往都是被拯救的形象。尤其是三個不同國家的公主,都是在其國家危急存亡之秋時,受到草帽海賊團的拯救。女性角色之少,但被拯救比例之高,可見一斑。

它形成了一種讀者都十分熟悉的對立型態,拯救者/被拯救者、王子(勇者)/公主,這樣的模式在《白雪公主》及《睡美人》的故事中都一再出現,女性總是在無助中等待著男性的拯救,才取得屬於自己的幸福。

當然,《航海王》中也拯救許多男性角色,但拯救者往往都是男性角色扮演,而非女性角色。此外女性角色與男性角色,在作為被拯救的對象,性質上出現了一定程度差異,在反應的模式上也有所不同。

根據附錄表格所列出的數個章節,可以發現拯救的對象,女性角色及男性的角色各占一半,但在拯救模式上有著很大的差異。男性角色所遭遇的困境,基本上不是屬於一種環境的壓迫,而更偏向於更為個人的困境,例如克比遭到女海賊的奴役、索隆遭到海軍逮捕綁在木樁上、騙人布因為時常說謊而不被相信隻身對抗海賊、香吉士所處的海上餐廳受到攻擊、喬巴與自身被排擠經驗的心魔對抗、佛朗基因為擁有古代兵器設計圖而遭CP9挾持、布魯克的影子被月光莫利亞奪去無法暴露在陽光下。

Photo Credit: ONE PIECE

反觀女性角色的身世,明顯地都是長時間受到外在環境的壓迫,例如羅賓受到世界政府的追緝,並以此為脅迫必須服從其指示,一次又一次出賣不同的海賊團;娜美則是服從惡龍海賊團的脅迫,日復一日不情願地從事繪製航海圖的工作。

因此,這些女性角色面臨的處境,其實是一種長時間結構性的壓迫,而這個結構是以男性為主體的暴力所形成。而男性主角面對的,則多是當下發生的一個巨大的難題,而非長久的處境。

這也進一步對應到他們回應的方式,索隆、騙人布、香吉士、佛朗基、布魯克基本上都直接以戰鬥的方式回應,然而娜美與羅賓則是在一開始逃避、自我犧牲、拒絕作為被拯救的角色,最終仍是在友情、夥伴的號召下,透過他人的力量擺脫困境,成為被拯救的對象,同時也渴望被拯救。

例如,在可可亞西村篇,娜美發現惡龍海賊團與她的交易只是騙局時,便無助地放棄原有的堅持,哭泣地向魯夫說:「請幫助我…」[13]又或者是羅賓在魯夫一行人追逐著CP9到達司法島,在騙人布狙擊象徵世界政府權力的旗幟後,她終於卸下心防,同樣哭泣著說:「我想活下去!!」[14] 相較之下,其他男性角色幾乎沒有這樣轉折,從自我犧牲、拒絕被拯救的對象,轉換為渴求被拯救的對象。

如此看來,這些女性角色相較於男性角色,有著更為坎坷的身世,面臨更巨大的壓力,相對的其能動性也遭到很大程度的限縮。主角群中,唯一有著受到壓迫的身世的角色,可能就是喬巴,作為擁有藍鼻子的馴鹿而受到排擠,在食用了人人果實後,即便接近人型亦不被人類接受。

在這裡有一個平衡的兩難,也就是當這些女性角色面對比其他男性角色更多的壓迫時,展現出同等的能力來回應是否合理的問題。尤其當她們遭遇的都是更巨大外在結構的壓迫,不管是薇薇公主、白星公主或是蕾貝卡公主,面臨的都是自己國家內部的動亂,而這些都不是她們僅憑一己之力能夠改變的事情。

反應了現實中女性的處境,女性總是比男性承受更多來自社會的現制與壓迫。然而,真正關鍵的問題,其實在於作者本身對於女性的概念,仍就反應另一種型態的偏見,也就是女性角色最適宜作為男性角色拯救的對象,符應於前述我們提出王子/公主模式,否則故事將不會出現三個不同女性角色面臨國家的動亂,卻同是具備公主的身分,而王子往往淪為配角,或根本不存在該角色。

因此,筆者作為讀者會更期待看到的,應該是女性角色拯救其他角色的身影,而非總是被動的等待著救助,一再呈現出無力的模樣。就如同在龐克哈薩特篇,娜美聽到了被困在實驗室作為活體試驗綁架來的兒童的呼救,連結起她的童年經驗,決定挺身救助那些孩子。[15]

而在順利拯救這群兒童後,她決定把孩子們託付給同樣是女性的海軍達斯琪,因為她展現了她對於救助並保護這些孩童的決心,使娜美將達斯琪的形象,與自己海軍退役的養母貝爾梅爾連結在一起。[16]只可惜這樣的片段在《航海王》截至目前為止78集單行本的篇幅中仍屬少見。

作為對手的女性:被輕視的弱者形象

少年漫畫的基本構成,就是不斷的進行各種形式的戰鬥。在《航海王》中戰鬥的對象,大致可以分為兩類:海軍及海賊。由於海軍出現的女性角色非常的少,很難針對這個部分進行充分的分析,但就作為海軍最強戰力的海軍上將,清一色為男性的情況來看,可以推論女性角色在劇情設定中,並不具備足夠強大的戰鬥能力,能同各種兇狠的海賊戰鬥。在此主要將針對作為對手的海賊的進行分析,指出海賊中的女性對手呈現了怎樣特殊的模式,呈現出弱者的形象。

在故事中出現的海賊,僅有四位女性海賊團團長,擁有領導者的身分。分別是第一集出現的亞爾麗塔、「七武海」[17]的蛇姬、「超新星」[18]的邦妮,「四皇」[19]的BIG MAM。其中與草帽海賊團有正面衝突的僅有亞爾麗塔。其餘與草帽海賊團有戰鬥過的女性角色,多是以配角的形式出現,且比例低於男性。

在這裡有兩種可能,一種在於根據劇情在現實中的合理性,海賊這樣的職業本就以男性為主,女性往往是少數。漫畫雖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現實,但更明顯的問題在於,女性作為領導者比例過低,除此之外的其他女性配角,也幾乎少以男性為對手。因此筆者認為,另一種更可能的狀況,則是在於既有少年漫畫的認知中,女性是難以成為一個合適的對手,無法成為被男性攻擊的對象。

首先,這可能是出自一種男性不攻擊女性的想像,也就是香吉士騎士道精神,「作為紳士不攻擊女性」這樣的想法。雖然是漫畫的劇情,可是作為男性攻擊女性就是不適當的,會使得作為男性的主角與男性的閱讀者,蒙上一層攻擊女性陰霾。

Photo Credit: ONE PIECE

其次,從這樣觀點的另一個面向來看,是將女性視為弱者,因此不足以構成能和主角們正面衝突的強大對手。但創作者不可能避免所有與女性相關的戰鬥,因此可以發現以下的現象:

  •  以女性主角作為女性的對手

例如小花園篇的Miss情人節、阿拉巴斯坦篇的Miss情人節、司法島篇CP9的卡莉法,及龐克哈薩特篇的莫內,這些反派的女性配角,都是以女性為對手。這些女性反派的外貌,大多身材姣好、具有漂亮的外貌,符合刻板的女性形象。

  •  以非致命或間接攻擊的方式擊倒女性角色的對手

例如騙人布在恐怖三桅帆船篇與培羅娜的戰鬥,以及在多雷斯羅薩篇的砂糖的戰鬥,均非以直接的武力進行攻擊,兩者如出一轍都是針對其恐懼事物的弱點,分別射出假的蟑螂並謊稱高達數噸的鐵鎚攻擊,[20]以及自己驚嚇誇張樣貌的圖案,[21]讓對手最終陷入昏厥的狀態。

這兩個女性對手都有著可愛的外型,兩者雖然都擁有惡魔果實的能力,但都不屬於直接戰鬥的類型,因此透過這種方式將其擊敗,才不會違反騎士道精神的原則,且他們的對手也不是已肉搏戰著稱的角色。

還有另外一種型態,則是出自於男女情愛的征服。這顯示在多雷斯羅薩篇中,吃了武器果實的「武器人」BABY5,即便是作為方便好用被他人需要,仍不惜作為工具而戰鬥。但在與「八寶水軍第13代棟樑」雜菜的戰鬥中,因為他的喝斥與挺身保護,陷入熱戀而放棄戰鬥。[22]

另外一個類似的例子,則是同一篇章中「SMILE工廠」[23]廠長裘茵,在介入佛朗基與唐吉軻德家族的粉紅先生的戰鬥,遭到佛朗基的強吻,進而表現羞澀的神情,最後被粉紅先生指責為「差手男子漢之間決鬥的女人嘴巴…除了用嘴唇外,還能夠用什麼堵住!」[24]。雖然這只顯示了佛朗基這類角色設定的「硬漢」形象,然而當有兩位女性反派受到男性如此的「征服」,可見既有偏見應不只如此。

然而,這並非是漫畫中的全部,當中出現多那麼不同的女性角色,不可能毫無戰鬥發生,因此另一種轉換的方式便是讓,攻擊女性角色的行為能夠被正當化。在這裡,能正當化男性角色攻擊女性角色必須具備以下特定的條件:

  • 不具有刻板印象喜愛的女性外貌
  • 具備強大的能力

 這兩個因素,很容易被連結在一起。就像前述提過亞爾麗塔,是一個拿著狼牙棒、矮胖殘暴的女海賊,因此在外型上可以構成一個強勁對手的想像。[25]這樣的想像就是,在刻板印象對於女性的美醜認知,比較不好看則遠離了前述「騎士道精神」不攻擊女性的「女性」的範疇。例如,在魚人島篇末有短暫輪廓現身的「四皇」BIG MAM,也呈現了異常巨大的身形,便是在外型與實力連結的設定。[26]

除此之外,具有相近外貌的女性配角,還有阿拉巴斯坦篇擁有「潛入果實」能力的Miss聖誕節,[27]及多雷斯羅薩篇擁有「藝術果實」能力的喬菈,[28]兩者都有著較為豐滿的體型,其對手皆為男性,且都會受到直接的攻擊。前者為騙人布與喬巴聯手擊敗,後者則由布魯克擊敗。可見外貌在《航海王》中,亦構成了女性反派是否會受到男性攻擊的一個條件。

而具備強大能力的女性角色,又具有姣好外貌應該就是「七武海」蛇姬,但其實力在漫畫中並無具體的戰鬥呈現,只知道她擁有「霸王色」[29]的霸氣,且還有強悍的惡魔果實的能力,配上她具備的美貌與姣好身材,能將對之傾心的人事物石化。仰仗的自身的美貌與能力,而有著異常驕縱的個性。

如此看來,其具備的能力不在於武力或技術,而是外在條件及果實能力。另外一個,則是龐克哈薩特篇出現的「雪女」莫內,是劇情中已出現的11名自然系果實能力者中,唯一的女性角色,擁有「雪雪果實」的能力。在漫畫的設定中,自然系果實具有十分強悍的能力,一般的攻擊都無法傷害到自然系果實的能力者,唯有使用「武裝色」[30]的霸氣才能攻擊到,可見這個角色應具備強大的能力。

然而莫內在與索隆的對戰中,因為其女性的身分,索隆完全不把她放在眼裡認真對戰,只想要牽制住莫內的行動。而在海軍達斯琪介入戰鬥時便說:「你把女人當作「弱者」看待…戰鬥時手下留情!」[31]

Photo Credit: Nina@ Flickr CC BY ND 2.0

當達斯琪與莫內的對戰處於劣勢的時候,索隆便直接介入將莫內切成兩半,也沒有使用武裝色的霸氣,僅透過氣勢便讓莫內因為恐懼難以恢復原型。更呼應了達斯琪說的話。如此的設定,主要是在凸顯索隆的強大,然而對照下來則是女性角色的弱小,不管是擁有自然系果實能力的莫內,還是同為劍士卻被他拯救的達斯琪。

因此,可以發現女性角色基本上都被視為弱者看待。即便是女性主角,也少有直接以男性角色為對手戰鬥到最後的情況。例如娜美單獨戰鬥的對手幾乎都是女性。而羅賓對戰的對手,根據劇情的鋪陳,則是通常認為較弱的男性反派,目前已知就章節來說,能力最強的對手應是空島篇的神兵長:大山。[32]可見女性角色本身也不被期待是作為戰鬥的角色,戰鬥的次數與畫面遠低於男性角色。

在既有男女性別外:靠近女性的男性

《航海王》中,有別於其他少年漫畫,往往會出現性別中性難以區分的角色。例如《幽遊白書》中的藏馬、《獵人》中的庫拉皮卡、《火影忍者》中的白,然而在《航海王》中大膽的出現在既有男女性別模糊之外,十分明確的角色,也就是劇中不避諱使用的詞「人妖」,不是中性的,而是明確可以辨認的不是男性也不是女性的第三性。

最早在劇中出現的第三性角色為巴洛克華克集團的Mr.2馮克雷,其特徵在身穿芭蕾舞服,並畫著濃妝,還有腳上沒有刮乾淨的腿毛。雖然最初作為反派登場,但在監獄推進城篇,協助魯夫突破層層難關,要救出被困在底層的哥哥艾斯。

也是在監獄推進城篇中,出現了新的第三性角色, 「人妖王」伊娃克夫,同樣頂著濃妝,穿著高衩泳裝混合網襪的性感裝扮,但不具備劇情中女性角色的身體形象,是賀爾蒙果實能力者,透過對自己注射荷爾蒙,可以改變外貌成為如女性一般的身體,自稱為新人類。

在故事中,這些第三性、人妖、新人類的角色,與過往漫畫中呈現的中性角色的差異,在於不再透過漫畫方式去模糊男性角色的形象,使之接近女性,而是改採取例如化妝或服裝的妝扮,配合原有的男性性徵,例如腿毛,來呈現既有性別概念在漫畫中的衝突。

有趣的是,雖然Mr.2馮克雷是作為反派出場,但其身分揭露前曾誤上了草帽海賊團的船,並與他們有過愉快的互動,可以反映出該角色的個性,乃是爽朗、熱情、重義氣。首先在阿拉巴斯坦篇的結尾,他為了讓草帽海賊團能夠順利與薇薇道別,而透過他特有的模仿果實能力偽裝成魯夫,最終遭到海軍逮捕;[33]在監獄推進城篇的結尾,他同樣也是隻身一人留下來,為了透過模仿果實的能力,偽裝成監獄長打開正義之門。[34]

而在監獄推進城篇,更可以看出作者對於第三性角色的期待,將他們(她們)呈現為熱情、享受生活、奔放,且具有美好特質的一群人。可能是從日本綜藝節目常出現的男大姊吸收而來,並放入漫畫故事中,在行為舉止都有誇張化的特性,僅僅一個眨眼就可以將砲彈反彈。但就其出場方式及服裝造型,在舞台上唱跳的形象,可能更接近洛基恐怖秀中Dr. Frank-N-Furter。

在故事中她說到:「不管是男人、女人還是人妖!想變成什麼就變成吧!性別這種界限!我…不!我們!早就已經超越啦!這就是全新的人類!「新人類」!」 [35]由此可見《航海王》,在性別的想像上並非封閉,但或許限於作為少年漫畫,因為就日本的漫畫連載,非常重視讀者的反饋,因此每一話的都會得到讀者的反應,那麼少年漫畫在很大程度上,或許也反應日本的讀者對於漫畫中,性別既有的認知框架,也還有他們的期待。

然而這裡仍有一個問題在於,這些超越性別的角色,仍是以男性為基礎作出的變形,對於視覺的接收,讀者的理解,或許更接近「男性」而非「女性」的角色形象。

Photo Credit: ONE PIECE
對女性角色可能的共鳴與期待

雖然上述的分析指出《航海王》漫畫中女性角色呈現的模式,大多都帶有批評的用意。但是作為一個男性愛好者,在觀看的經驗中,我最喜歡的往往不是魯夫、索隆、香吉士,這類具備強大的戰鬥能力,總是能夠破壞四周的建築物,而無須到處逃竄的角色。我最喜歡的反而是像騙人布、娜美、羅賓這類主角,在既有的體能或能力的限制下,運用已知的條件、思考該如何面對強大的對手。

如果能對女性角色有所共鳴,那必定是在既有的限制之下,仍能找尋到突破的點並一舉超越。例如,娜美在漫畫中完整的戰鬥之一,在阿拉巴斯坦篇與Miss雙手指之間的正面衝突。她的對手是吃了「荊棘果實」的能力者,全身都可以變化出尖刺,具備強大的戰鬥能力,而娜美的武器則是改良過的長棍「天候棒」,是為了不成為拖累他人的負擔,拜託騙人布改造出的專用武器。[36]

因為娜美本身並不具備厲害的長棍技術,並不是單純以棍術進行對戰,而是必須應用天候棒的科學特性,製造出不同的效果,並以打帶跑的方式一邊躲避攻擊,一邊尋找最佳的時機點,用只能使用一次的大絕招擊敗對手。[37]

又或者在水都七島篇,娜美躲避了與CP9隈取的戰鬥後,看見了不願與女性對決而被擊敗的香吉士倒落地面,進而決定與CP9中吃了「泡沫果實」的卡莉法進行對決。在這個章節裡,她也是運用再次改良的「天候棒」製造出雷電、幻影等效果,一樣透過打帶跑找尋最佳時機點的方式,給予對手致命一擊。

雖然,娜美的對手總是女性,但透過我們的描述可以發現,她的戰鬥並非無腦的窮追直打,而是利用觀察找出對手的破綻,並充分利用環境,在極高的風險中找尋最佳的勝利方式。

必須要進一步澄清的是,這裡要的並非一種男性角色與女性角色的齊頭式的平等,認為在劇情中都應該要有一致的待遇。而是,當我們看到諸多男性角色的時候,其性格與舉止的眾多差異,可以看到在少年漫畫中男性角色呈現出多元的形象,而這是女性角色少有的機會。

這也是筆者分析所欲指出的現象,就是女性角色往往淪於配角中的配角,少有充分的機會,完整的展現出不同的樣貌。即便只有一個具有高度戰鬥能力的女性角色,能夠和魯夫、索隆戰鬥,尤其是位處海軍上將之列,都能給予讀者強烈的刺激,使讀者在性別意識上有著更為平等的想像,認知到女性角色也能具備強大的實力,不管是作為海賊還是海軍。

舉例來說,三位原本的海軍上將,[38]分別是三種不同自然系惡魔果實的能力者,在劇情中也都憑藉著強大的惡魔果實能力,而不是透過男性與女性在生理機能的差異而戰鬥。由此可見,這些擁有自然系惡魔果實能力的上將,應也可以由女性擔任,而非由男性所獨佔。

又或者至少當我們提到和魯夫並肩作戰的角色時,腦海中浮現的不只是索隆,而是可以想到一個女性角色,有著不輸其他角色的實力,不管她是運用智力、戰術,或者是來自惡魔果實的能力。只可惜看不太到女性角色與男性角色並肩作戰的身影。

附錄

故事章節與相應集數,拯救者與被拯救者

參考資料:

尾田榮一郎 《航海王》第1~78集。台北:東立。2015。

[1] 《航海王》,第1卷,第1話「Romance Dawn冒險的黎明」

[2] 《航海王》,第7卷,第57話「因為有夢想」

[3] 《航海王》,第9卷,第78話「貝爾梅爾」

[4] 《航海王》,第16卷,第144話「雪物語」

[5] 《航海王》,第41卷,第356話「薩烏羅」

[6] 《航海王》,第59卷,第574話「波特卡斯‧D‧艾斯之死」

[7] 《航海王》,第59卷,第576話「大海賊艾德華‧紐蓋特」

[8] 《航海王》,第63卷,第626話「尼普頓3兄弟」

[9] 《航海王》,第77卷,第767話「柯拉先生」

[10] 雖然薇薇公主不是固定在主角群中,但她也是屬於草帽海賊團的一員,參見《航海王》第23卷,第216話「薇薇公主的冒險」

[11] 《航海王》,第9卷,第79話「活下去」

[12] 《航海王》中的幣值

[13] 《航海王》,第9卷,第81話「眼淚」

[14] 《航海王》,第41卷,第398話「宣戰布告」

[15] 《航海王》,第67卷,第658話「餅乾室」

[16] 《航海王》,第70卷,第696話「利害一致」

[17] 被世界政府授權具有合法資格的海賊,而蛇姬為當中唯一的女性。

[18] 與魯夫同一個世代、同時進入夏波帝諸島的十一名懸賞破億海賊,邦妮為其中唯一的女性。

[19] 在海賊中力量最大的四個海賊集團,被冠上四皇的稱號,BIG MAM為唯一的女性。

[20] 《航海王》,第48卷、第466話「分出勝負」

[21] 《航海王》,第76卷,第758話「別管,前進就對了」

[22] 《航海王》,第77卷,第771話「八寶水軍首領雜菜」

[23] 漫畫《航海王》中,唐吉軻德家族製造人造惡魔果實的工廠。

[24] 《航海王》,第76卷,第755話「男人的世界」

[25] 《航海王》,第1卷,第2話「那個戴著「草帽的男人」」

[26] 《航海王》,第66卷,第625話「來自新世界的聲音」

[27] 《航海完》,第20卷,第186話「4」

[28] 《航海王》,第73卷,第722話「王族的血統」

[29] 漫畫設定中唯有王者才具備的一種與生俱來的威嚇的能力。

[30] 漫畫設定中的強化身體與武器的能力,使得攻擊或防禦更強,且能對自然系能力者造成傷害。

[31] 《航海王》,第69卷,第687話「猛獸」

[32] 《航海王》,第29卷,第265話「海賊羅賓vs神兵長大山」

[33] 《航海王》,第23卷,第215話「最後的華爾滋」

[34] 《航海王》,第56卷,第548話「謝謝你」

[35] 《航海王》,第55卷,第537話「地獄裡的救贖」

[36] 《航海王》,第21卷,第190話「天候棒」

[37] 《航海王》,第21卷,第193話「理想鄉」

[38] 在《航海王》進入第二部的章節時,原本的上將「青雉」離開了海軍,由「藤虎」代替。

本文獲原作者與U-ACG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U-AC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