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習會要創造的是進階版「九二共識」,用「改變現狀」來阻止台灣未來執政者「改變現狀」

馬習會要創造的是進階版「九二共識」,用「改變現狀」來阻止台灣未來執政者「改變現狀」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北京的立場,既然香港做為示範一國兩制的方法失敗了,何不直接在「中華民國」內部製造一國兩制,用平潭裂解台灣?

馬習會重磅彈炸開後的24小時內,國內外許多分析家都提出了他們的看法,大多聚焦在選舉時機、南海議題與馬英九的歷史定位到底是中國的歷史還是台灣的歷史(是的,西方媒體也察覺了)。陷入了一天沉思之後,決定還是提筆來做一場夢,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就當我發了不自殺聲明吧。

與諸多學者專家比起來,我個人較關心的是站在北京的立場,馬習會對於2020年完成統一台灣的歷史大業有何助益?畢竟冒著可能給全世界帶來「兩個中國」的風險,也要見一個台灣史上民調最低、不到幾個月即將卸任的總統,這對向來不做賠本生意的習大大來說也是步險棋。

面對中國的三大統戰布局,給2016台灣總統候選人的忠告

撇開到底什麼是促成馬習會的最後一根稻草不談,因為一場會議的背後有諸多幕僚的運籌帷幄,也絕不可能只談一件事情。這篇文章我想跟大家聊聊,馬習會背後所代表的未來可能性,包括對台澎金馬所有公民而言,我們該接收到哪些訊息。

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統一戰爭攻擊重心移轉

去年的太陽花學運、九合一選舉、年年升高的台灣人自我認同,都顯示台灣內部的政治重心已經移轉,整個光譜逐漸偏離統一那端,中國在去年張志軍訪台的時候應該也了解到這點。欲成功逆轉這個情勢,對台統戰方針勢必升級,從「交好國民黨、邊緣化民進黨」這種粗略二分法,進化到隔山打牛、四兩撥千斤的細膩手法,也就是「架空國民黨、民共對談制度化、經濟分化太陽花世代」

國民黨人才庫將快速被共產黨吸收以外,無論是以政經軍何種形式。這在下面的平潭那段會提到一些。

「民共對談制度化」並非壞事,我在這裡提出來只是希望提醒明年有望執政的民進黨,這是一個民進黨版的「一中各表九二共識」,水可載舟、亦可覆舟。沒有規劃清楚,可能會重演國民黨被分化(外省派、本土派路線)的情況,中共將有機會直接從民進黨內部實行分解式的統戰。

這裡指的太陽花世代並不是單指支持太陽花學運的年輕人,而是連某某正義聯盟那些反對者與未表示意見的人口都納入,因為這是中國能否在2020年順利統一台灣的重點所在,北京也不會笨到要硬吞下一顆炸藥,先統一再等這些「搞破壞的台獨份子」一個個老去不曉得要等多久,能事先瓦解自然是上策。

看過《駭客任務》的讀者應該曉得,母體創造了一個集體式的幻覺,讓覺醒者只能在艱辛的現實與偏安的幻覺之間做選擇。將來太陽花世代會面臨的就是這個狀況;中國透過區域經濟整合邊緣化、大中華經濟圈版塊整併的棒子蘿蔔,太陽花這一整代台灣人將被迫在理想與現實之間自我否定。當然,這是指中國單方面可能的方法,至於台灣能否突破,我不予評論。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帶一路與平潭,消滅台灣脫離中華經濟重力場的最後可能性

坦白說,台灣現在對中國貿易依存度高到何種程度我根本不必贅述,但我想知道的是台灣是否已過了那不可逆的界限?一些正在福建發生的事情,中國用積極的動作反過來告訴台灣,我們還未完全掉入中華經濟圈這個重力場。

2014年11月初,習近平至福建考察,特別訪問了平潭,指出「兩岸沒有任何理由不攜手發展、融合發展」,同年12日,中國總理李克強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敲定第二批自貿區將設在廣東、天津、福建三地。其中福建自貿區主打「對台經濟整合度」,以對接馬英九任內的「六海一空」自由經濟示範區為最高指導原則,中央給福建的彈性超越任何省份,輔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和「一帶一路」戰略規劃,完成台灣經濟體鎖入中國的最後一哩路。

習近平更要求「2020年福建總體經濟產值必須超過台灣」,如此一來利用平潭做為示範區域「招降」台灣,模仿西方過去利用香港對中國政經演變的策略,對包括部分國民黨在內的統派人士及受不了台灣悶經濟的太陽花世代來說,若台灣無法另闢蹊徑,這可能是眼下「唯一出路」。

創造新的重力場平潭自貿區來鎖死台灣南向的可能性,徹底完封台灣作為經濟實體的能力後,台灣自然在國際政治上將完全失去發言權。這裡指的南向不是膚淺地轉移投資目的地而已,而是將台灣「東協化」,透過東協人才的吸引與培養,在經濟、社會上實質鏈結到東協國家,即便無法參加跨國經濟整合,還是能以南向的「兩地」緩解西進的「兩岸」,的確有可能在將來危及習近平的2020年統一願景,間接導致他被中共內部鬥爭勢力反噬。

未來幾年,至少在台灣的親中媒體,關於平潭的關鍵字會不斷出現,然後我猜測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大概會有:金門「內地化」、福建到台灣的天然氣管線、福建地區直接任用台灣官員、台灣身分證可在中國戶政系統使用、以經濟為名義駐台辦事處,但實際上開始侵蝕台灣政府權力,因為商人最知道投資報酬要往哪個辦公室跑。

隱約覺得中國似乎從俄羅斯如何侵蝕週邊國家主權的實踐上,獲得了很好的經驗。這就像蟑螂屋的概念,通常吃了藥回到巢穴才會發作,一次消滅一整窩,眼下個人的活路可能是未來集體的死路也說不定。

平潭這招到底管不管用呢?台商投資中國以江蘇為冠,累計投資金額超過台商投資中國總金額的三分之一,本來福建只佔7.5%左右排第四;但中國批准平潭綜合經濟實驗區之後,2014年福建已躍居台灣對中國投資額第二名,僅次於江蘇,對岸媒體紛紛表示「台閩經濟合作前景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