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台灣不是中國的」,我在日本民宿向中國青年講台灣歷史

「抱歉,台灣不是中國的」,我在日本民宿向中國青年講台灣歷史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她叫做台灣,被許多路過的政權,包括荷西、明鄭、清領、日治、中華民國宣示主權,但她不屬於中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如果你不問,我是不會說的。

但是你讓我說了,就必須聽完我講完這段故事,好嗎?」

我對著眼前這些求知若渴的中國青年們,開始講述了那些他們不知道的台灣。事實上我在每個國家都是講同樣的話,但是對於他們我講得更用心更用力,因為我知道接下來的這一番話會顛覆他們的歷史課本,還有更多對於台灣的想像。

台灣,從來不是中國的,或許曾經它是,但是最早之前這裡住了一些原住民,他們在這裡過了數百甚至數千年,後來明代、清代許多沿海的人渡了黑水溝來到這裡墾荒,那時候不叫中國,是明,是清,但這些冒著生死危險來的人都叫做漢族。

台灣的歷史課本是這樣說,鄭成功趕跑了荷蘭人,清代的施琅平定了鄭成功,於是台灣就歸在清代的版塊下,從有頭髮變成了綁辮子的國家,又是一個朝代的遷徙。

「沒幾百年,清代逐漸末落,但清代是中國嗎?蒙古是中國嗎?」我問了在場的她們,有些人點頭,有些人搖頭。

那時候還沒有中國這個詞,但台灣跟中國的歷史課本都把這些算成中國的朝代,事實上念過歷史都知道這些曾經是萬里長城之外的外夷,但經過戰爭,成為這裡的君主,用殘酷的暴行以及尊儒的科舉,讓國情逐漸穩定。

「所以明代的人留辮子嗎?」我問,大家搖搖頭。

「是啊,因為不剃頭留辮子,就會被砍頭,這是清代統治的手法。」我說。

講到這裡,或許大家會覺得跟台灣有什麼關係,事實上清朝在馬關條約將台灣割讓給日本時,就是這樣的情形。日本派人來管理台灣,在台灣建設鐵路、蓋學校、建工廠,五十年的統治下,那時候的台灣人在日本的教育下,當然覺得自己是日本人。

所以我相信台灣未在二次大戰抗日,但是中國國民黨的抗日卻是真實的存在。

清代最終被革命黨推翻,然後被中國國民黨統一,建立了中國統一政權,但是馬上就要歷經了二戰,所有的資源投入了抗日戰爭,此時中國共產黨的崛起,這就是你們所念的歷史,接下來就是所謂的國共內戰。

最後美國在日本廣島投下原子彈,日本宣布戰敗,所以有「台灣光復日」。緊接而來卻是台灣白色恐怖的經過,是為了壓制那些接受日本教育的知識份子,而中國共產黨對付知識份子的手段是文化大革命。

國共內戰的後期,中國國民黨兵敗如山倒,最終退守了台灣,而台灣變成了中華民國的光復基地,但她從來沒有被中國共產黨統治過。她叫做台灣,被許多路過的政權,包括荷西、明鄭、清領、日治、中華民國宣示主權,但她不屬於中國。

我看見他們訝異的眼神,一種懂了又不懂的情緒,開始欲言又止。

直到旁邊一個莫約四十來歲的中國大哥生氣著說「台灣是中國的。」

我當下也沒生氣,只問「你聽了我說這麼久台灣的歷史,那是不是能也跟我說說你們中國的歷史,我很想知道中國共產黨在這數十年的變化,從毛澤東到習近平我都很想了解。」

大叔看了我,什麼也不說。

「上次有人跟我說習近平好幾次都被暗殺,還有人跟我分享許多年紀大的都把毛澤東當偶像崇拜,也有人分享毛澤東的文采給我,說了很多你們的故事給我聽,而我也只是把我所知道的告訴你們。」我並不想在這邊挑起意識鬥爭。

「我覺得武力攻台才是唯一辦法。」大叔仍覺得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仍想著用什麼辦法得到終極統一。

「你願意,那其他人願意嗎?」我問了在場的其他夥伴,有些人搖頭,有些人嘲笑大叔想太多,有些人則不想再聽這個話題。

於是我把話題結束,只不過那一個晚上我睡不著,把簡短的文字在網路上抒發,卻有人疑惑我是否支持台灣獨立,事實上台灣從來沒有獨立,台灣一直都在這裡。

但我很慶幸也很自豪,自己生在這裡,吸收這裡的養分,即使我念的是五千年的中國歷史,但卻也不放棄了解台灣近代的故事,我想要告訴別人的是自己能理解的事實,因為事實不會改變。

就像我了解《灣生回家》這部紀錄片之後,才發現台灣人對於抗日這兩個字為何如此陌生,因為抗日的年代中,台灣仍在日本的佔領下,即使之前有許多抗日名將,但是並非全台灣都在抗日,如同我祖父母那輩都受日本教育,甚至有些人一心嚮往日本。

比起我在中國旅遊四處都看到中國抗日70周年的標語,突然間覺得莞爾。

「你問我是不是中國人。」即使我站在中國這塊土地,我還是會說不是。

不是因為我是漢族,就是中國人。
不是因為我說源自北京的話語,就是中國人。
不是因為我念中國五千年歷史,就是中國人。

後來在日本旅行的時候民宿遇到一群天津來的旅行團,他們是假跟團真自由行,碰到台灣人就想問一樣的問題,對於政治有一種很熱情的愛好,甚至問及台灣的選舉。事實上我一點都不想說,也問如果你們有投票權會投給中國共產黨嗎?

他們告訴我課本上寫著「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我笑言「我的地理課本也是把整個中國大陸納入了國土疆界,但事實上我來到中國旅遊需要台胞證,錢幣不互通,然後買門票是外國人的價格。」

其中一個在日本留學的中國留學生問了在場的大家一個問題「請問聖母峰是哪裡的?」中國大叔們馬上一致說:「當然是中國的。」結果留學生回答:「很多國家都說是尼泊爾的,畢竟能登上聖母峰的途徑也是尼泊爾。」

慢慢的離開後,我只相信眼前的事實了。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雪兒』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