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鼓勵年輕人追求夢想,但他們最後得到的會不會只是名為夢想的商品?

我們鼓勵年輕人追求夢想,但他們最後得到的會不會只是名為夢想的商品?
Photo Credit :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全中國16.7%的兒童處於相對貧困線以下,當夢想之路必須靠購買海量的商品和服務來鋪墊的時候,孩子們也只能在心靈雞湯和成功學的引導下匍匐前進。即使十年後我們沒辦法成功,TFBOYS會告訴孩子們,「至少我們也離夢想靠近了十年」。

文:牛濕濕

從《爸爸去哪兒》到TFBOYS(The Fighting Boys,中國青少年偶像團體,2013年出道後在網路上暴紅),一時間我們的文化空間充斥著各路00後(指2000年後出生),甚至10後的身影。

2015年6月,TFBOYS的一條微博訊息由於產生了4000多萬次的轉發創造了金氏世界紀錄。7月,偶像團體EXO與TFBOYS的小學生粉絲在社交網絡上開始互相攻擊,隨後在社交媒體掀起上的「世紀罵戰」更是掀翻了整個網絡。9月,某影音App還辦起了「小學生化妝世錦賽」,來自中國各地的4000多名小學生自發參與了這場世紀盛事。

Photo Credit: Lololili01 @ CC BY SA 4.0

Photo Credit: Lololili01 @ CC BY SA 4.0

在這幾千個短片裡,各地小學生參賽者們拿起了網路購買的「五塊錢粉餅」、「三塊半的眉筆」,一邊化妝一邊講解自己的美麗之道。什麼水性筆畫眼線、牙膏當BB霜、菜刀修眉等才藝驚呆了不少網友。

近日,9歲詩人鐵頭因其詩作《愛情》迅速竄紅。其中「我和媽媽沒有愛情/我只是喜歡她的奶子」及「我和我的gun(槍)有愛情/我熟悉它/摸過它身體的每一處」等句,成為了爭議的焦點。

當各路鮮肉、嫩肉、紅燒肉,小學生們畫眉、撕X(中國用語,指女性間的爭鬥)、摸gun的時候,圍觀群眾們感嘆道:今天的青少年為什麼都那麼早熟?那些美好純真的童年都去哪了?

偶像青春:從狗血到雞湯

每當我們談到青少年的時候,我們總是習慣把青少年當做是一種超越歷史和文化的類別,好像青少年無論在何時何地都是一樣的:神聖、天真、無邪。但是我們忘了所謂的「童年」、「青春」本身就是一個工業化時代之後產生的觀念。

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兒童無價」、「青春萬歲」全面取代了充當家庭勞動力和社會勞動的兒童成為文明進步的普世標誌。

隨著全民教育、優生學和節育技術的普及,城市青少年的情感價值遠遠超過了其在勞動領域中的價值。當我們在談論青少年的時候,其實飽含著我們自己對當下的恐懼、對過去的遺憾和對未來的希冀。

而今天所謂的青少年文化則是由一群娛樂工業裡的成年人生產,青少年消費的系列商品。實際上,青少年文化的形態反映著這個時期的社會正在塑造青少年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

Photo Credit :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 REUTERS/達志影像

如果說20、30來歲一代的偶像生活在那些愛到憂傷、叛逆、疼痛、人流的文字和光影裡,那麼新一代的青少年偶像則是灌輸成功、兜售夢想的典範。由三個2000年左右出生的鮮肉組建的青少年團體TFBOYS,在2014年迅速竄紅,成為中小學生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全民偶像。

與以往娛樂工業中被捧紅的童星不同,TFBOYS採取了一種「養成模式」來吸引無數「妹妹粉」和「媽媽粉(80、90後粉絲)」。

所謂的「養成模式」,就是粉絲一路陪伴偶像長大。什麼叫陪伴呢?比如早期的微信公眾號(微信軟體的訂閱群體發布系統),粉絲會收到每天由孩子們發送的語音消息彙報最近去哪了、吃了啥好吃的、遇見了誰。養成模式下,TFBOYS被打造成一群天真、單純、未經雕琢的大男孩。其出道宣傳片《十年》的主題就是「夢想與堅持」:母親年輕的時沒來得及實現自己的夢想,少年便開始思索自己的夢想應該如何實現。

於是TFBOYS便和粉絲們來了一場十年之約:我們都堅持十年,看看十年後我們是否實現了夢想,而你們的夢想又走到了哪裡。

在MV中,王源拉筋痛哭的畫面被反復使用,作為少年們堅持不懈的佐證。十年之路上,娛樂公司會讓你不斷的看到TFBOYS寫作業的照片,聽到他們每一首歌的成長,收藏他們每一年臉蛋、身高的變化。無論你是姐姐還是阿姨,這些海量的照片都會讓你感覺自己養了個可愛又懂事的弟弟。

Photo Credit :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 REUTERS/達志影像

新的時代,偶像變成了就是販賣夢想道具。而夢想則被簡化成了那些電視廣告裡告訴我們必須擁有的商品。於是,TFBOYS只需不停的展示自己如何付出著努力和汗水,而粉絲們便能在這些飽含夢想和希望的笑顏中收穫滿滿的正能量。

《TFBOYS偶像手記》、《TF少年GO》這些網絡節目讓粉絲們能夠感同身受地參與有關「夢想」的締造,見證弟弟們的成長。而這樣形成的粉絲也往往更加的忠誠和狂熱。四葉草們(TFBOYS的粉絲代號)也跟著偶像「左手右手一個慢動作」,走在夢想的捷徑-「堅持」之路上。面對這些讀著瑪麗蘇小說、聽著TFBOYS、看著喜羊羊和芒果台(湖南衛視的暱稱)長大的一代,我們便不難理解為什麼這些一個個牙都沒換完的少兒,成了現在動輒在網絡上掀起風暴的「小大人」。

不努力就去死:新自由主義時代的童年

青少年和成年人並不是生活在彼此隔離的世界中,相反青少年的世界和我們是密切聯繫在一起的。

如今,影視、歌曲、網路成為了世界上最大的學校,為青少年們生產著無數的教材和生活模板。化妝、撕x、物欲至上、勾心鬥角,這些當今社會生活的必備技能,都被孩子們迅速的學習吸收。你覺得這樣實在是太不「純潔」太「摧毀童年」了。你指望孩子們到了18歲,一夜之間,就突然學會了這些生存法則嗎?你願意,你的孩子都不一定願意。

實際上,這些中小學生們不過是以一種在誇張方式模仿著「大人」罷了。

他們早在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時候看到了一切,清楚地明白這是一個長相即正義、金錢即真理的時代。

你不讓他們上網,他們會從電視裡知道,原來活著便意味我們的所有需求必須靠消費那些電視裡的產品來滿足;你不讓他們看電視,他們會從歌曲裡聽到原來和一個人的愛恨糾葛是人生最大的意義和滿足;你不讓他們聽音樂,他們會從小說漫畫裡知道,社會中的權力和威望只能被少數英雄享有,而努力的擁有某些品質,就會成為英雄。

Photo Credit :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 REUTERS/達志影像

你把他們與所有媒體都隔斷了,他們還是會在學校裡懂得,要避免落入搬磚(意指從事粗工)的命運,除了努力的背書、寫練習題、記單字,更要學會不停的算計和自我規劃,充分發揮並遵從新時代裡「利益至上」的人性。

如果孩子們的種種模仿讓我們大驚失色,或許我們可以反過頭來問問,是不是我們「成人」的世界太可怕了?

在這個生活被全面「市場化」的時代,人的「自我」與「價值」都必須服從於這個市場的法則。「素質」變成了新自由主義時代的關鍵詞,作為標記人們市場價值的工具。要是你能把自己在雇主那賣個高價或者乾脆雇人幫你賺錢,你就是高素質。你窮,不好意思,誰叫你素質低?而應運而生的「素質教育」則成了提高兒童素質、成就美好未來的廣告詞。

素質教育,說白了就是科目變多了的商品化考試教育。孩子要英語好,你需要「好記星」、需要「讀書郎」、需要「步步高」、需要「哪裡不會點哪裡」。(以上都是中國電子教育產品的公司名稱或廣告詞)

孩子要成績好,你得去上黃金、鉑金、鈦合金VIP補習班。別說什麼鋼琴、美術、寫作、演講與口才。就連減肥、增高、美白,都開始要從兒童時期開始。恨不得連呼吸走路都給你開個補習班。不上啊,你就輸在了起跑線上。連王菲小女兒李嫣都視「只有懶女人,沒有醜女人」為宇宙真理。

這位9歲的小女孩深諳「這年頭,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意味著消費「正確」的產品:穿恰當的衣服,化適宜的妝、用最好的角度對著鏡頭,胸大臉小皮膚白才是關鍵」;就連TFBOYS會告訴你只有皮鞋和西裝才能配得上你「一克拉的夢想」。

於是,所有事關「階級」的生活習慣和文化特質都被包裹在「素質」這兩個字之下。它成為我們合理化不平等的工具、努力的目標和奮鬥的方向。而偶像則告訴我們,只要擁有了這些品質,就會有實現夢想的一天。

Photo Credit :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 REUTERS/達志影像

的確,每個人都應該可以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但問題在於市場利益最大化原則限制了兒童未來的可能性。

你想成為Angelababy是夢想。你想成為丁玲(中國當代作家和社會運動者),那是做夢。

在一個貧富差距越來越懸殊的社會裡,不同的孩子實現夢想的代價是不一樣的。TFBOYS告訴你堅持就能成功,但並沒有告訴你實現夢想(物慾)的捷徑除了堅持以外還要一個有錢的爹或者乾爹。

當全中國16.7%的兒童處於相對貧困線以下,當夢想之路必須靠購買海量的商品和服務來鋪墊的時候,孩子們也只能在心靈雞湯和成功學的引導下匍匐前進。即使十年後我們沒辦法成功,TFBOYS會告訴孩子們,「至少我們也離夢想靠近了十年」。

TFBOYS和我們「早熟」的童年都是新自由主義時代的塑造的「理想少兒」,他們是成人世界的縮影,是市場化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個人成功和市場競爭的壓力下,孩子們不得不快速地學會了成人世界的生存法則,早日跨過起跑線,打拼廝殺,邁向「人上人」的人生巔峰。

而披著俊美少男外衣的TFBOYS則負責給孩子們灌輸幻想和希望,幫你治癒那些在市場競爭中受到的心靈創傷,讓你購買他們的周邊產品以求夢想之路上一路同行。最後,青少年們只能在這條「不努力就去死」的「成人」之路上越走越遠。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