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報導】盧安達種族大屠殺20周年紀念,黑暗過去總會迎來天光

【圖片報導】盧安達種族大屠殺20周年紀念,黑暗過去總會迎來天光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盧安達種族大屠殺20周年紀念,黑暗過去總會迎來天光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1994年,位於中非的內陸國家盧安達爆發了最殘酷的血腥殺戮。盧安達境內的胡圖族(Hutu)因世代累積的仇恨,對圖西族(Tutsis)發動種族大屠殺,在短短一百日內造成80萬人死亡。災難的傷害難以計算,卻在當時遭受國際社會的漠視。

大屠殺在今年滿20周年,讓我們陪伴盧安達的人民撫平黑暗,並且一起尋找希望。

種族歧視種下的惡果,代價是數十萬人民的性命

盧安達曾被英國、德國和比利時殖民與託管,二戰時比利時當局選擇人口僅占14%,但長相較接近白種人的圖西族(Tutsi)作為統治階級,控制了權力以及財富,而人口數占了總人口85%的胡圖族(Hutu)卻遭受種族歧視與政治迫害,兩族間長年衝突不斷。

1962年胡圖族終於推翻了圖西族政權,並在3年後成立盧安達共和國,而積怨已久的胡圖族立刻開始對圖西族展開追殺,造成數十萬的圖西族人流亡鄰國。遭驅逐的圖西族組成「盧安達愛國陣線」(RPF),並於1990年開始對胡圖族政權發動攻擊,直到1993年雙方簽署和平協議,衝突才暫時告一段落。

1994年4月6日,盧安達總統哈比亞利馬納(Juvenal Habyarimana)及蒲隆地總統恩塔里亞米拉(Cyprien Ntarymira)乘坐的飛機遭擊毀而罹難,胡圖族極端分子指控這場空難是盧安達愛國陣線所為,開始組織群眾對圖西族展開百日獵殺。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1994年盧安達政府軍與胡圖族民兵對圖西族展開的百日獵殺行動,平均每天有一萬人喪生,共奪走80萬條人命,真實的傷害難以估計,但約占當時全國總人口的20%。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1994年的盧安達種族大屠殺,也造成200多萬個圖西族難民帶著食物與家眷逃往鄰國,因此流離失所。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位瀕死的圖西族婦女,虛弱地躺在數以百計等著被掩埋的屍體旁,試著以母乳餵飽她的孩子。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盧安達種族大屠殺紀念博物館中,陳列著許多罹難者的照片,作為大屠殺20周年紀念日的準備。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當時許多胡圖族在政府軍的洗腦下,拿起武器攻擊圖西族人,無論是鄰居、朋友,或是妻子都難逃殺戮,更有上千名圖西婦女被迫成為民兵組織的性奴。罹難者們的骸骨,如今則由大屠殺紀念博物館收藏。

牢記、團結、復興,盧安達在燭光中渴望團結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7日,在盧安達國家體育場舉行了20周年的紀念儀式,並以「牢記、團結、復興」為主題,讓能容納2萬人的體育場座無虛席。盧安達總統保羅卡加梅(Paul Kagame)和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共同點燃了紀念火炬,火炬已接力傳遞過盧安達全國30個地區,將在體育場持續燃燒一百天,象徵著大屠殺一百個日子。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大屠殺的倖存者也在紀念活動中分享親身經歷,藝術家們則以歌舞傳達對逝者的哀悼,以及對團結的渴望。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紀念日當晚,在盧安達總統卡加梅的帶領下,舉行了一場特別的燭光守夜活動。數萬位盧安達人民點燃了蠟燭,紀念在20年前的那場震驚世界的種族大屠殺中不幸遇害的受難者。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如今盧安達人民已開始放下仇恨,學習冷靜面對。盧安達總統卡加梅在紀念活動上表示,盧安達曾在種族大屠殺後完全破碎,今天它又成功地團結起來。遍布盧安達各地的紀念活動將持續到7月中旬。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當時,負責指揮盧安達境內聯合國維和部隊的加拿大將軍羅密歐·達萊爾曾懇求各國提供支援,但未能如願。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20周年紀念活動中,針對當年聯合國和國際社會未能及時阻止大屠殺表示了愧疚。

潘基文指出,根據保護責任原則,一個國家再也不能宣稱暴行是國內事務,國際司法的管轄範圍也正在延展,因為正義對於建設長久的和平是不可或缺的要素。

黑暗後牽手走向光明,願永久的和平降臨盧安達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在大屠殺中失去心愛的女兒以及右手手掌的倖存者愛麗絲(Alice Mukarurinda)如今已放下仇恨,與當時揮刀行兇的伊曼紐.戴伊薩巴(Emmanuel Ndayisaba)成為好友。伊曼紐在1996年向政府自首,六年後獲得總統特赦出獄,開始尋求受害者原諒,並擔任專門為倖存者建造磚房團隊的副主席。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愛馮絲(Alphonsine Mukamfizi)今年已42歲,當年她靠著裝死,幸運活過三次屠殺攻擊,臉上帶著在遇難後痊癒的傷疤。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慕達格拉(Mudahogora Ernestine)是她一家七口中唯一的倖存者,當年的屠殺在她的脖子和手臂上留下了明顯的傷口。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電影《盧安達飯店》(Hotel Rwanda)由真實故事改編,描述當年一名胡圖族的飯店經理,在全世界都選擇對大屠殺閉上雙眼時,用自己的金錢與力量,張開雙臂擁抱無依的圖西族人。

希望在未來,盧安達人能以他們的智慧繼續守護得來不易的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