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興亞難民的悲歌—死於緬甸政府壓迫,還是葬身大海?

羅興亞難民的悲歌—死於緬甸政府壓迫,還是葬身大海?
Photo Credit: REUTERS / Syifa / Antara Fot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1978年起30多年來,羅興亞人的人權受到緬甸政府無間斷侵害,不但土地被任意徵收、族人被任意拘留和驅逐,更被強姦、虐待以及強迫勞動。2012年,若開邦省的佛教徒向羅興亞人及當地回教徒展開襲擊,超過12萬人家園被毀,流離失所。不少羅興亞人面對暴徒的襲擊,政府卻袖手旁觀,甚至參與迫害。

身處香港,我們每天面臨的抉擇,大概只是常餐抑或特餐;然而,這世上有不少地方的人,迎著他們的選擇不只是一個餐,而是生死攸關—甚至這些選擇不是生或死,而是無論哪選擇都要面對危險,只希望多一線生機而已。

不少人從媒體報導,也得悉敍利亞難民正面對這種兩難的選擇;但其實距離我們不遠的緬甸,居於邊境的羅興亞人,每天也同樣面對著兩難。選擇留下的,每天面對緬甸軍政府的虐待;選擇離開的,在難民船上,又是一場又一場的惡夢。

首先讓我們認識一下羅興亞人:羅興亞人被稱為「世上最受迫害的難民」1,他們聚居於緬甸西部的若開邦省(Rakhine State),佔緬甸全國人口的2.5%;屬國內的少數族裔,信奉回教(而緬甸絕大部份人口信奉佛教)。緬甸政府一直把羅興亞人視為從孟加拉來的移民,拒絕承認他們的國民身份—羅興亞人,也就成為了沒有國籍的民族。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留下?那是無間斷的迫害

自1978年起30多年來,羅興亞人的人權受到緬甸政府無間斷侵害,不但土地被任意徵收、族人被任意拘留和驅逐,更被強姦、虐待以及強迫勞動。2012年,若開邦省的佛教徒向羅興亞人及當地回教徒展開襲擊,超過12萬人家園被毀,流離失所。不少羅興亞人面對暴徒的襲擊,政府卻袖手旁觀,甚至參與迫害。

「邊防人員設置路障欄截少女,然後用槍指著她們,對她們進行性侵犯。」一對年少的羅興亞女生目睹這一幕。國際特赦組織於10月中發表的研究報告「死亡之旅:東南亞難民與人口販賣危機」訪問超過百名羅興亞難民,除了這兩位女生,還有一位年輕教師親自目睹:「有一天,突然一群暴徒來襲,村落開始著火;暴徒襲擊後,警察首先是朝天開了一槍,然後就開始向射殺羅興亞人—差不多有25位學生因為要保護我,而斷送了生命。」這位教師說著,眼淚漱漱而下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等人權公約均確認,保障國民人權為每個國家的基本義務。3當政府非但沒有保障人權,更成為侵權者的時候,逃離家園,似乎是迫不得已的選擇。但是,沒有護照的羅興亞人根本不能以合法途徑離開緬甸,只能付出高昂的費用,登上人口販賣者的船,從孟加拉灣,橫渡安達曼海,嘗試逃到泰國、馬來西亞、印尼、孟加拉和澳洲等鄰近國家。

離開?那是一場死亡之旅

別以為登上了船就是步向光明的開始,恰恰相反,難民船上的羅興亞人,除了面對海上的風浪和惡劣天氣,還要面對販賣人口者對他們的虐待。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告中,指出幾乎所有羅興亞人在船上都曾受過暴打,連小孩都不能倖免。

逃難期間他們在船上需要靠得非常緊。Photo Credit: Amnesty International

逃難期間他們在船上需要靠得非常緊。Photo Credit: Amnesty International

一名15歲的羅興亞男孩說:「早上你會被揍3次,下午也會被揍3次,晚上會被揍9次」4;他們被暴打的原因,往往只是要求水、食物、或是上廁所等的基本需要。船上的食物和水非常不足,每位逃難者每天只有幾口飯和半杯水,就算是孕婦也沒有優待:「一直都和其他相同的分量,就只有兩次分到稍為多一點食物」,一名逃難期間懷孕的19歲母親說。另有羅興亞人指出,見過逃難者因缺水而死。

船上的衛生情況亦非常惡劣—只有兩格洗手間的船上塞滿600人,難民往往不被允許如廁,更遑論洗澡。有受訪者指,曾有救援人員因船內惡臭難當而無法進入船內進行救援。5

這艘船上擠了578人。Photo Credit: Amnesty International

這艘船上擠了578人。Photo Credit: Amnesty International

除了惡劣的環境,不少羅興亞人都指出,販賣人口者還會將逃離者殺害。在旅程初期,販賣人口者會聯繫逃難者的家屬,要求家人交出贖金才繼續行程。有受訪者曾經見證販賣人口者因索贖金不遂而虐殺逃難者6:「如果有人生病或交不出贖金,就會被人殺害:要不先槍擊,要不直接拋下海。」也有受訪者指曾數次見過販賣人口者將逃難者拋下海,原因不明;數小時後又會把他們救回—有些活了下來,有些則淹死了。

捱過旅程,也沒有救命的稻草

即使捱過煉獄般的旅程,羅興亞人也不一定有一線生機。過去數年,泰國、馬來西亞、印尼、孟加拉和澳洲等鄰近國家一直逃避接收羅興亞難民,甚至把他們遣返緬甸。2014年,孟加拉表明會遣返登陸國境的羅興亞人7;亦有報告指出泰國、印尼和馬來西亞政府將載有羅興亞人的船隻拖離自己海域;而印尼和泰國甚至驅逐斷水斷糧的逃難船,拒絕極需醫療照顧的難民登陸。8

更令人痛心的是,一些看似先進的已發展國家亦同樣將羅興亞難民當作人球而妄顧他們死活。國際特赦組織於上星期揭露,澳洲的政府人員於2015年5月曾經向6批人口販賣者支付共32,000美元,要求他們改往印尼登陸。9

相關新聞|聯合國難民署發言人:澳洲移民官給付偷渡者報酬,為載難民返回印尼

新一波人道危機

雖然輿論令印尼和馬來西亞政府暫時收留漂流在海上的羅興亞人,但緬甸政府的暴行持續,這些鄰近國家亦沒有承擔人道救援的意願。有些國家如泰國、馬拉西亞及印尼甚至還沒有簽署《1951難民地位公約》。若孟加拉灣及安達曼海的沿岸國家,不及時設立機制協調各國救援,隨著雨季過去,在新的航海季節裡,羅興亞人就只能再次面對絕望的抉擇︰死於壓迫,還是葬身大海?

註釋

  1. Amie Hamling, Amnesty International Australia, Rohingya people: the most persecuted refugees in the world.
  2. Amnesty International, Myanmar: The Rohingya Minority: Fundamental Rights Denied, 18 May 2004.
  3.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條;《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二條。
  4. 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受迫害緬甸羅興亞難民的海上煉獄記
  5. Amnesty International, Deadly Journeys: The Refugee and Trafficking Crisis in Southeast Asia, p. 19, October 2015.
  6. Ibid, p. 18, October 2015.
  7. Al Jazeera, Bangladesh proposes interning, repatriating up to 270K Rohingya to Myanmar
  8. Amnesty International, By Hook or By Crook, 28 October 2015

責任編輯:tnlhk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