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印度富商在香港:不習慣大陸枱底交易,這裡做生意最舒服

一個印度富商在香港:不習慣大陸枱底交易,這裡做生意最舒服
夏雅朗|Photo Credit:信報財經月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夏雅朗眼中,印度的營商環境比中國還差幾十年,而相較於中國內地和印度,香港卻有着無可比擬的營商環境。

去年底92歲的印裔首富夏利萊(Hari Harilela)逝世,生前曾說過:「不要管你的血液、你的膚色,看你家在哪裏,我是香港人。」44歲的夏雅朗(Aron Harilela)繼承了父業,亦繼承了遺志。不慣內地的枱底交易、印度的貪污腐敗,當許多人埋怨香港營商環境不佳時,夏雅朗卻強調,做生意始終是家所在的香港最舒服,將來會將重心放回香港。

因家族發跡於中國,且內地酒店旅遊業市場巨大,夏雅朗曾在2008年提出進軍中國的計劃;然而7年過去,集團只在江蘇省常州市成功建起一座酒店。他坦承,「中國戰略是我至今所做最糟糕的決定。」

北上慘遭滑鐵盧,在香港長大、英國「讀番書」的夏雅朗,認為是自己不習慣內地做生意的模式。他憶述,當時曾與江蘇省江陰市的某開發商商量,希望能在它旗下的購物廣場旁邊建一座酒店,並希望得到酒店的地權。發展商起初說沒問題,可在購物廣場落成後即反悔,理由是內地規定發展商不能分割地權。「我當時說,如果你們不能給我地權,我也無法給你們付款。」他滿是無奈。

「內地沒有《普通法》。在香港,我們有《普通法》作為指引,各項程序都是公開透明的;但在內地,一切都不透明,你無從知道問題出在哪。在香港做生意太久了,我們家族不喜歡各種枱底交易,我們做不到。」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原初的中國藍圖裏,夏雅朗曾構想在江蘇省建立10家三星級酒店,「我一次次地嘗試,但最終只在常州建成一家小酒店,而且幾乎不賺錢。這次失誤讓我明白,堅持嘗試是好事,但也要經常重新評估當初的決定。如果發現那是個不好的決策,要麼中止,要麼改變方向。」

對香港的眷戀是夏雅朗不願回祖家印度發展的原因之一,而另一因由則是出於商業層面的考慮。印度的腐敗問題全球聞名,在當地經商,投資者如要獲得審批,需要賄賂各層次的代理或中間人。

夏雅朗說,甚至連自己聘用的律師也不可信,因為你不知道他到底是代表哪方的利益。「部分印度人心裏想的並不是如何把生意做好,他們只想從這邊拿點着數,從那裏抽點水。」

在夏雅朗眼中,印度的營商環境比中國還差幾十年,而相較於中國內地和印度,香港卻有着無可比擬的營商環境,其金融體系成熟高效,法律制度健全穩妥,文化氛圍多元共融,「想像一下,香港的『佔中行動』持續79天,沒有一人死亡,這是多麼了不起的事情。在這裏做生意比在其他地方要更舒服。」

節錄十月份《信報財經月刊》Android揭頁版iOS揭頁版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