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缺少的,是年輕時代的菜鳥精神

台灣缺少的,是年輕時代的菜鳥精神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學生時代,我們對世界有無限的憧憬。

那時候師長和父母和我們談的,多是世界的光明面,是夢想、是成功、是熱情。

尤其現在有了社群網站,我們的目光便聚焦在大家光鮮亮麗的形象: 女孩們的美麗照片、精緻可口的下午茶蛋糕、豐盛的大餐和美不勝收的異國風景,讓這世界看起來就該如此美好。

面向太陽的背後  必然存在著陰影

然而,前陣子澳洲18歲女模在網路上崩潰,讓我們看清亮麗背後的真實。她告訴我們擁有百萬粉絲的代價,是無止盡的節食、無時無刻在意別人的眼光和忘記自己的真實身分。是啊,出了社會,我們才發現在面向太陽的世界背後,必然存在著陰影。過去沒人告訴我們的,都得用血淚一點一滴去體會。

鄭文堂導演用菜鳥這部電影,把社會的黑暗面攤在我們面前。他拍警界的腐敗,人稱正義化身的警察,卻輕易地背棄自己的初衷。他拍光鮮亮麗的政治人物,坐擁錢權的他們是遊戲規則的制定者,誰要是不遵守遊戲規則,就得用餘生懺悔自己的不聽話。

鄭文堂鏡頭下的社會底層,和雨果筆下的悲慘世界是一樣的:故事裡的傅安婷為了女兒出賣了頭髮、牙齒和肉體;而菜鳥中的女孩則是為了家庭出賣了青春。悲慘世界裡的尚萬強為了外甥偷麵包,卻因為不合理的法律被剝奪自由;而在菜鳥裡,王水清的父親因為一條檢肅流氓條例入獄,從此過著悲慘的生活,最後王水清為了復仇而被終身禁錮。這些被社會遺忘的犧牲者,若沒有人把他們的故事拍出來、寫出來,還有誰會關心?

道德是每個選擇的底線

和悲慘世界不同的是,菜鳥雖然狠狠地揭露社會醜陋的瘡疤,讓我們看見裡面血淋淋的事實,卻也同時讓我們看見,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裡,菜鳥警察的出現就像一線曙光。片中的菜鳥警察,和初入社會的我們一樣,有著初生之犢不畏虎的精神。他橫衝直撞,為正義而言,他還沒忘記做人該有的原則。

在社會的洪流之下,我們要選擇隨著滾滾洪水,被沖向未知的地方?還是努力望著最初的方向,逆流而上地向前游?其實每一個選擇,伴隨而來的都是承擔。當我們害怕不可知的未來而任由洪流帶著我們,就必須承擔被遺忘的自我;當我們選擇逆流而上,就必須承擔家人的不諒解,親戚朋友的非議和路上的孤獨。而唯一讓人承擔不起的選擇,大概就是失去道德。


一旦跨過了那條道德的底線,人可以不顧幾萬人的性命,賣自己都吃不下肚的食物;可以拿不該拿的錢,對人民的血淚冷眼旁觀;可以為了利益,終結另一個人的生命。到那個時候,我們是否還能記得,我們身而為人的意義?

《菜鳥》贈票活動請洽「電影瘋台灣」: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483515068494467/

電話:02-2885-6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