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菲仲裁案看南海爭議:我國的太平島被降格岩礁?別再聽信謠言了

從中菲仲裁案看南海爭議:我國的太平島被降格岩礁?別再聽信謠言了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至於哪一類解釋是對的,一時半刻也難以解釋清楚,不過在這世界上,有種東西叫石油,據說具有刺激國際法學者思考以及創造理論的功效。

兩天後,10月29日,海洋法仲裁庭針對中菲仲裁案做出有管轄權的宣判。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仲裁庭管轄權判決

菲律賓向仲裁庭提出請求的詳細內容,一直到10月29日的判決中始為外界所知,菲律賓要求仲裁庭對15項請求做出裁決,這15項請求大致可以濃縮為五個重點:

1、菲律賓認為中國在《公約》規定的權利範圍之外,對特定水域、海床和底土所主張「歷史性權利」與《公約》不符;

2、依據國際法,中國所稱「九段線」無法作為賦予其所主張「歷史性權利」的依據;

3、中國在南海中藉以主張其權利的島礁並非能夠產生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權利的島嶼。相反的,其中部分屬於公約第一百二十一條第三款所指的「岩礁」;另外一部分是低潮高地;還有一部分是水下地物。因此,其中沒有能產生12浬甚至更多的權利主張的島礁,一些則完全不能產生權利。中國近期的大規模填海工程並不能合法地改變這些島礁原本的性質和特點;

4、中國干涉菲律賓行使主權權利和管轄權的行為違反了《公約》;

5、中國不可逆地在南海中破壞區域海洋環境、毀壞菲律賓專屬經濟海域中之珊瑚礁、破壞性和危險的捕魚方法濫捕瀕危物種之行為,違反相關國際公約。

由於海洋法仲裁庭依據海洋法公約的管轄事項有限制,菲律賓所聘請的國際法律師採取非常聰明的訴訟技巧,上述的五點都沒有涉及到島嶼主權歸屬的判斷,藉此繞過了法規的限制。

菲律賓的計畫是,假設中國無法依據九段線主張權利,而且中國在南海(主要是南沙)中所佔領的島礁都不能產生專屬經濟海域及大陸架,菲律賓便可以從其本土主張專屬經濟海域來涵蓋南海。而位於菲律賓對岸的越南覺得這招實在高,而且對該國相當有利,因為只要中國的主張被認為不符合國際海洋法,越南也可以從其本土向外主張專屬經濟海域,南海等於由越南跟菲律賓共管。

而菲律賓的目標,便鎖定了南沙最大的自然形成島嶼-太平島。

假設南沙群島中最大的自然生成島嶼太平島都不能滿足「維持人類居住」或「能維持其經濟生活所必需」,那其他國家在南沙的島礁也沒有辦法主張專屬經濟海域,如此一來從菲律賓本島延伸專屬經濟海域的計畫才能成功。

然而隨著南海情勢升高,最早畫出U形線以及擁有太平島的我國,為了要「掌握話語權」(刷存在感),在今年5月時提出了「南海和平倡議」,主張「主權在我、擱置爭議、和平互惠、共同開發」,也希望各方「避免採取任何升高緊張情勢之單邊措施」及「尊重包括聯合國憲章及《公約》在內之相關國際法原則與精神,透過對話協商,以和平方式解決爭端,共同維護南海地區海、空域航行及飛越自由與安全。」

國際上大概只有美國政府曾經表示「歡迎」,其他各國反應冷淡。過去馬總統在發表「東海和平倡議」之後,又登上彭佳嶼發表「東海和平倡議推動綱領」,提出落實「東海和平倡議」的具體步驟;這次南海和平倡議之後,各界都在推測馬總統會不會登上太平島發表「南海和平倡議推動綱領」,至今一點風聲也沒有。

另外為了要鞏固太平島,我國在今年7月7日,也就是仲裁庭開辯論庭之前發表了《中華民國對南海問題之立場聲明》主張,其中在聲明中的第三段花了很大的篇幅敘述太平島符合維持人類居住及其本身經濟生活之要件:

「民國45年(1956年),中華民國派軍駐守南沙群島中面積最大(約0.5平方公里)之自然生成島嶼-太平島,並於同年在該島設置南沙守備區。民國79年(1990年)2月,中華民國行政院核定由高雄市政府代管太平島,行政管轄屬高雄市旗津區。在過去60年間,中華民國軍民充分利用及開發太平島上之天然資源,以便駐留該島完成其各自之任務。島上除有出產地下水之水井及天然植被外,亦蘊含磷礦及漁業資源,島上駐守人員更在該島種植蔬果及豢養家禽家畜,以應生活所需。

而為滿足其信仰需求,當地駐守人員亦於民國48年(1959年)興建觀音堂,奉祀觀世音菩薩。因此,無論自法律、經濟及地理之角度而言,太平島不僅符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121條關於島嶼之要件,並能維持人類居住及其本身經濟生活,絕非岩礁。中華民國堅決捍衛太平島為一島嶼之事實,任何國家企圖對此加以否定之主張,均無法減損太平島之島嶼地位及其得依《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所享有之海洋權利。」

我國對太平島的論述在仲裁中應該屬於對案件實體的申論,而非仲裁庭對本案是否具有管轄權的陳述。仲裁庭對中菲南海仲裁案仍在進行「是否可以管轄」的討論,這時候中華民國突然跳出來說「太平島是島!」,無論對仲裁庭或者對菲律賓都是「天外飛來一筆」。

我國的說明除了教條式的述說我國擁有南海島礁及周遭水域享有國際法上權利之外,應表示倘仲裁庭認為「判斷太平島之性質」一事具有管轄權,對我國利益影響甚大,仲裁庭應將我國列於訴訟之利益第三方,藉以參與訴訟、表示意見;倘仲裁庭未將我國納入,則未來仲裁庭之一切判決,我國將不予接受。然而,我國7月7日的聲明並沒有提到這一點,從事後仲裁庭的判決中亦未使得仲裁庭能夠注意到我國的主張與存在。

10月29日仲裁庭宣布管轄權判決之前,大多數的國際法學者皆預測仲裁庭可能會宣布部分有管轄權、部分則無;然而針對菲律賓的15項請求,仲裁庭首先表示本次判決不涉及實體的判斷,而且本案沒有不可或缺的第三方,並裁定認為菲國請求中7項主要有關判斷島礁屬性的部份其具有管轄權,另外7項主要有關中國之主張(例如九段線)與《公約》不符合之部分將待實體審酌時再判斷有沒有管轄權,最後一項有關海洋環境破壞的部份要請菲律賓補充資料後再判斷有沒有管轄權,這一個判決可以說是菲律賓大獲全勝,也跌破不少國際法學者的眼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