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菲仲裁案看南海爭議:我國的太平島被降格岩礁?別再聽信謠言了

從中菲仲裁案看南海爭議:我國的太平島被降格岩礁?別再聽信謠言了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至於哪一類解釋是對的,一時半刻也難以解釋清楚,不過在這世界上,有種東西叫石油,據說具有刺激國際法學者思考以及創造理論的功效。

簡單一句話:仲裁庭全都想管。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針對仲裁庭的管轄判決,中共在10月30日的聲明大意為:中共對南海諸島及附近海域擁有不可爭辯的主權,仲裁庭對本案並沒有管轄權,菲律賓若想要解決問題,請回到雙邊的談判桌上。

我國外交部在10月31日也針對仲裁案發表聲明主要提到:南海島礁主權屬於我國、我國亦有足夠的國際法依據支持主權論述、太平島屬於《公約》上得以主張專屬經濟海域的島嶼、我國尊重各國航行自由、希望各國能夠遵守國際法避免升高緊張情勢、希望各國呼應「南海和平倡議」以及我國對仲裁庭的判斷既不承認,亦不接受。

國內各媒體見到外交部的聲明之後紛紛加以報導,所下的標題有:「太平島降格岩礁 我不承認」、「菲律賓南海仲裁案 台灣太平島地位恐不保」、「南海仲裁陸若失利 殃及太平島」、「陸仲裁若輸 太平島告急」等等,讓民眾覺得我國對太平島的權益即將受到損害。

然而其實只要仔細閱讀仲裁庭的判決,應該可以很明確得知仲裁庭已經表示本次判決不涉及實體事項,另外菲律賓也沒有將我國太平島放入仲裁請求之中。因此可以顯見仲裁庭未來也不會就太平島是否符合《公約》121條島嶼之定義進行審理,太平島的地位並不會受到影響。

我國外交部的聲明將法律爭訟的程序面與實體面混淆,此外還將法院不可能判決的部分(太平島的性質)大書特書,搞得舉國緊張,不禁讓人懷疑擬出這聲明的人是否具有基本的法律知識。

果不其然,受到來自各界「護土不力」的批評,逼得行政院必須跳出來消毒;行政院在11月2日發布新聞稿,其中指出:「經查陸菲南海仲裁案仲裁庭第一階段裁決內容,其中菲律賓15項訴求中並未提及太平島,依不告不理的原則,仲裁庭未來實體審判時,應不致對我國太平島做出裁決。此外,仲裁庭本次所作第一階段裁決,僅是針對該案程序問題做出判斷,未觸及實體問題,所以並無外傳將我國太平島降為岩礁的情況。」

其實,仲裁庭判決中對我國影響最大的部分在於:仲裁庭認為本案沒有不可或缺的第三方!換句話說,未來仲裁庭如果判斷中國的九段線主張不合國際海洋法,則我國過去對南海水域以U形線做主張之作為也等同被宣判不存在。

不過這也是弔詭的地方,原本在7月7日的聲明中,外交部還有提到「南海諸島位置圖」明示中華民國領土及海域範圍,但是在10月31日的聲明中,這一段話卻消失,這是否顯示我國政府將南海主張的重心轉為太平島,而不再明確提出U形線主張,值得觀察。

小結

南海爭議其實為中國與美國兩大強權衝突的體現,可以想見未來美國將依靠其強大的海權能力持續在南海區域挑戰中國,並借此加強與亞太地區國家之合作,進而圍堵逐漸崛起之中國,貫徹其再平衡策略。

中菲仲裁案將在明年進行實體審理,其中應觀察兩項重點:

  1. 仲裁庭如何對島礁定性?假設仲裁庭認為中國所佔有之島礁不符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121條之要件,將使得中國對於南海之主張僅能依據九段線。
  2. 仲裁庭如何判斷九段線之性質?倘仲裁庭認為九段線並無法使中國獲得任何的權利(海洋法上權利或歷史性權利),則中國對南海海域之主張將失去最後的依據。

如此一來,菲律賓或越南或許可以主張專屬經濟海域,但是以這兩個國家的海上實力,並無法控制這麼大一片海域,南海將實質成為一片公海,而擁有強大海軍的美國,必定可以控制這塊區域,進而壓制中國海軍向南發展。

對我國而言,隨著仲裁案的進行,勢必觸及九段線/U形線水域性質的討論,在我國無法參與而中國亦不應訴的情況下,一旦仲裁庭判決不利中國,我國雖然說著不承認仲裁庭之判決,惟九段線/U形線之主張亦將隨著時間永沈南海之中。

實際上,我國光是要維持太平島的經營就已經非常吃力,根本不可能有能力控制整片南海,再者,國人多數對我國疆界並不存有南海的想像,因此即便U形線被認為屬於「島嶼歸屬線」而無任何國際法上之意義,對我國實質上損害極小。

然而,因為議題涉及憲法以及領土範圍,屬於我國藍綠衝突的核心問題,可以顯見屆時在野黨將對執政黨強烈抨擊。認為執政黨丟掉我國固有疆域,喪權辱國,國內勢必再掀起一波口水戰,陷入一團混亂。

在這件事件上獲利最大的會是誰?

其實不是越南,也不是菲律賓。

而是始終在背後控制這一盤棋的美國。

Did the US Navy Freedom of Navigation Operation deviate from Washington’s prior approach in the South China Sea?“The…

CSIS Freeman Chair in China Studies 貼上了 2015年11月9日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