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在冰上生活了464天:像太空人首次踏上未登陸的星球,人稱「地表最後的偉大征途」

他們在冰上生活了464天:像太空人首次踏上未登陸的星球,人稱「地表最後的偉大征途」
At the North Pole on April 6, 1969. Left to right: Roy ‘Fritz’ Koerner, Ken Hedges, Allan Gill and expedition leader Sir Wally Herbert. Said Sir Wally of the journey, "It seemed like conquering a horizontal Everest." (Photo: © 2015 The Wally Herbert Collection)

文:Anika Burgess|翻譯:凃以霖

image

1969年4月6號,北極。圖中由左至右: Roy ‘Fritz’ Koerner、Ken Hedges、Allan Gill及探險隊長 Sir Wally Herbert。隊長Wally描述這趟旅程猶如「征服一座水平向的高峰」。(圖片來源:2015 The Wally Herbert Collection

1962年,英國極地探險家Walter  Herbert(Wally)著手計畫一場長征,人稱「地表最後的偉大征途」:從阿拉斯加至挪威,徒步穿越北極海。1996年,在前往加拿大前,他先到格陵蘭與因紐特人生活了四個月,為接下來的旅途做準備。離開前,因紐特人向他指點,表示地圖上哪些地點可能會要了他的命。

1968年2月21日,Wally帶領「英國穿越極地探險隊」(British Trans-Arctic Expedition),從阿拉斯加的巴羅出發。他的隊員包括探險家Allan Gill、冰河學家Roy ‘Fritz’ Koerner、醫學博士Dr. Ken Hedges及40隻哈士奇。

旅途前期,日日夜夜都得觀測浮冰的漂流方向,因為在極地中,「保持移動才是生存之道」。近乎1180英哩的跋涉後,他們在北極海中央紮營,而該地後來被稱為「Meltville」。他們計劃在前往北極點的路上,在夏天、冬天分別駐點紮營,並記錄浮冰的變化量。

image (1)

北極海是極地大陸中央的一塊海洋,漂浮著蔓延500萬英哩的浮冰。圖中蜿蜒的黑線便是1968-69年,Wally Herbert探險的路徑。(圖片來源:2015 The Wally Herbert Collection

然而,地理天候並未如這群探險者們的意——浮冰「環繞」著北極點流動,卻並未流向北極點,他們只好繼續在Meltville待了235天,直到他們駐紮的浮冰在1969年2月碎裂。在到達下一站之前,他們經歷了平均華式負40度(編按:攝氏負40度)的嚴寒天候。每到一個計劃的目的地,便在冰天凍地的寒風中插上英國國旗,並煮起燉牛肉簡單慶祝,直到天候轉好些,才又繼續前往挪威的斯瓦爾巴群島,於1969年5月29日完成這趟3800英哩的旅程。

在這次非凡的耐力考驗中,Wally和他的隊員們在冰上生活了464天,經歷了酷寒的溫度、兇惡的北極熊及好幾週的永夜黑暗。這趟險惡的旅程、與世隔絕的極地之美,都一一呈現在這本書上:《穿越北極海:最後的大極地之旅攝影集》Across the Arctic Ocean: Original Photographs from the Last Great Polar Journey)

書中除了探險家、科學家撰寫的文章外,也是「英國穿越極地探險隊」的英勇證明,得以一探如何在險惡環境中生存,並也能欣賞極為難讀一見的極地美景。

像太空人第一次踏上未曾發登陸的星球一般,British Trans-Arctic Expedition也正橫跨著這片無人走過的荒蕪之地。—True Magazine

「英國穿越極地探險隊」也正橫跨著這片無人走過的荒蕪之地。—True Magazine(圖片來源:2015 The Wally Herbert Collection

探險家Wally Herbert,攝於1968年2月,旅途前期。(圖片來源:<a href="http://thamesandhudsonusa.com/books/across-the-arctic-ocean-original-photographs-from-the-last-great-polar-journey-hardcover" target="_blank">2015 The Wally Herbert Collection</a>)

探險家Wally Herbert,攝於1968年2月,旅途前期。(圖片來源:2015 The Wally Herbert Collection

五月,浮冰極度危險,北極熊也有高威脅性。這隻北極熊正一路衝來,並在15英尺外被開槍擊中。

五月,浮冰極度危險,北極熊也有高威脅性。這隻北極熊正一路衝來,並在15英尺外被開槍擊中。(圖片來源:2015 The Wally Herbert Collection

Roy ‘Fritz’ Koerner穿上淺水裝,觀測大塊浮冰的底面。他在此次旅程的細部研究助於日後氣候變遷的探討。

Roy ‘Fritz’ Koerner穿上淺水裝,觀測大塊浮冰的底面。他在此次旅程的細部研究助於日後氣候變遷的探討。(圖片來源:2015 The Wally Herbert Collection

極地探險家Allan Gill

極地探險家Allan Gill。(圖片來源:2015 The Wally Herbert Collection

三月太陽高昇,白日時間增長,冰層仍算堅硬,是乘雪橇的好時節。

三月太陽高昇,白日時間增長,冰層仍算堅硬,是乘雪橇的好時節。(圖片來源:2015 The Wally Herbert Collection

Wally Herbert極地探險的故事早在南極洲開始。那時他學會了用狗拉雪橇代步、觀象星象判斷方位。

Wally Herbert極地探險的故事早在南極洲開始。那時他學會了用狗拉雪橇代步、觀象星象判斷方位。(圖片來源:2015 The Wally Herbert Collection

北極海由一層薄脆的冰層覆蓋,是地表變化最大、最不穩定的地景之一。

北極海由一層薄脆的冰層覆蓋,是地表變化最大、最不穩定的地景之一。(圖片來源:2015 The Wally Herbert Collection

Reclus小屋外型簡單,像個箱子,有著陡峭的屋頂、兩個窗戶、一扇門、和三個普裡默斯爐。

Reclus小屋外型簡單,像個箱子,有著陡峭的屋頂、兩個窗戶、一扇門、和三個普裡默斯爐。(圖片來源:2015 The Wally Herbert Collection

1960年的夏天,Wally Herbert走遍格陵蘭西岸,一個個說服因紐特獵人把狗賣給他。他心中十分地欽羨因紐特人。

1960年的夏天,Wally Herbert走遍格陵蘭西岸,一個個說服因紐特獵人把狗賣給他。他心中十分地欽羨因紐特人。(圖片來源:2015 The Wally Herbert Collection

站在據點Meltville 面前的Roy ‘Fritz’ Koerner。Meltville由兩個金字塔型的帳篷、以及一個降落傘狀的大帳篷所組成,是探險隊夏天的小窩,不過安全性堪慮。

站在據點Meltville面前的Roy ‘Fritz’ Koerner。Meltville是由兩個金字塔型的帳篷、以及一個降落傘狀的大帳篷所組成,是探險隊夏天的小窩,但安全性堪慮。(圖片來源:2015 The Wally Herbert Collection

Wally Herbert和他的夥伴們此行獨創非常,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Wally Herbert和他的夥伴們的長征獨創非常,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圖片來源:2015 The Wally Herbert Collection

探險隊中的冰河學家Roy ‘Fritz’ Koerner正在測量冰層的厚度。

探險隊中的冰河學家Roy ‘Fritz’ Koerner正在測量冰層的厚度。(圖片來源:2015 The Wally Herbert Collection

Across the Arctic Ocean: Original Photographs from the Last Great Polar Journey的書封,由Thames & Hudson出版。

Across the Arctic Ocean: Original Photographs from the Last Great Polar Journey的書封,由Thames & Hudson出版。(圖片來源:2015 The Wally Herbert Collection

本文獲Atlas Obscura授權刊登,原文請見此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