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讓經濟進步卻更專制:出身市井的艾爾多安,如何成為土耳其政治強人?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艾爾多安顛覆了整個土耳其,也成了凱末爾後最具權勢的土耳其人;一手創建的正義發展黨也在他的領導下,不斷寫下歷史新頁。而他的強人政治又將把共和國帶向何方?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Gülümser姐姐

大選結束了,可以很明確感受到大勢底定,正義發展黨(AKP)一掃六月聯合政府失敗陰霾,再次榮返議會最大黨。而這樣的結果大概沒有人比他更開心,選舉結果也正在改變土耳其的歷史,也許有一天土耳其將從議會內閣制(總統是虛位,總理由多數黨黨魁擔任),轉型成為總統制(如美國)……這一切的焦點都得放在這個人身上─雷傑普‧塔伊普‧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

早年生活

艾爾多安是土耳其的現任總理,1954年2月26日出生鄰近伊斯坦堡的卡森柏沙(Kasımpaşa)。由於父親是土耳其海巡人員,艾爾多安的青年時期在黑海濱的里澤(Rize)度過。他成長於嚴謹的穆斯林家庭,在伊斯坦堡的宗教高中受教育,沒有富裕的童年,曾在街頭販售芝麻麵圈與檸檬汁貼補家用;他也在當地足球聯盟踢球,算是半正式球員,費內巴切(Fenerbahçe)球會曾一度想拉攏他成為正式球員,不過被他父親婉拒。

他當時踢的球隊─卡森柏沙體育會專屬運動場,今日則以他為名,成為艾爾多安運動場(Recep Tayyip Erdoğan Stadyumu)。

1973年高中畢業後,於今日改制為馬爾馬拉大學的經濟與管理哲學學院主修商業,1978年7月4日與現任妻子Emine Gülbaran結婚,並生下2子2女。

開始從政

艾氏從政的腳步從參加學生社團開始。在馬爾馬拉大學就讀、踢球之餘,他還參加了國立土耳其學生會,是個反共產主義的行動組織。1976年他成為伊斯坦堡貝伊奧盧區(Beyoğlu)伊斯蘭救國黨(MSP)的領導,後來又被拔擢為伊斯坦堡青年黨分部的主席。

1980年,土耳其發生軍事政變,艾爾多安於是和奈吉梅丁‧艾爾巴坎(Necmettin Erbakan,注1)的追隨者加入社會福利黨(RP),並在1984年成為該黨的貝伊奧盧區主席;1985年成為伊斯坦堡市黨部主席,1991年則入選國會議員。

1998年1月16日,土耳其憲法法院取締了福利黨,宣稱其違反土耳其憲法世俗主義原則,並令其解散。艾爾多安在此一期間的示威遊行中為同袍演說,逐漸聲名大噪。

1997年12月,艾爾多安在錫爾特(Siirt)背誦20世紀初泛土耳其活動家Ziya Gökalp的詩(類似清帝國末期的梁啟超等維新志士),詩中內容出現:

清真寺是我們的兵營,穹頂是我們的鋼盔,喚拜塔是我們的匕首,給我們軍人信念⋯

雖然這段話不在原版之中,艾爾多安的說法是,隨著時代進步與教育實行,詩的內容也更為先進了,這是新的教科書版本。而根據土耳其刑法,他的朗誦被視為暴力、宗教煽動或民族仇恨,因此被判處十個月有期徒刑。不過後來他只服了自1999年3月24日至1999年7月27日四個月的刑期。

也因為他的政治信念,艾爾多安被迫放棄1994年即出任的伊斯坦堡市長一職;同時判刑亦包括剝奪政治權利,讓他無法參與國會選舉。

在位四年的伊斯坦堡市長(1994至98年)

艾爾多安在1994年3月27日的地方選舉中,以25.19%的得票率選上伊斯坦堡市長。由於他人生中的濃厚宗教背景,許多人擔憂他會引進伊斯蘭律法;然而他卻務實地解決伊斯坦堡長期水資源短缺、污染和交通混亂等問題。水源的短缺靠著興建上百公里的新水道解決,垃圾問題則以國家最先進的回收設施改善,交通擁擠則靠著建設50座橋梁、高架橋與高速公路舒緩。

他也採取不少措施防止貪污腐敗,確保市政資金謹慎使用。他甚至繳回伊斯坦堡行政區的20億美金債務,並投資了40億於伊斯坦堡市政。

成為共和國總理

2001年,艾爾多安創辦了正義發展黨(AKP),在2002年大選中取得三分之二的國會席次。不過直到2003年,針對艾氏吟詩而生的政治禁令解除後,他才坐上總理一職,於是搭檔居爾(Abdullah Gül)遂首先成為總理。

隔年12月,最高選舉委員會因為錫爾特(Siirt)的投票違規事件而取消普選,並在2003年2月9日重新選舉。這次,身為黨主席的艾爾多安才從居爾那接下總理一職。

Photo Credit: 土女時代 Türk Kızları

接下來當然要看看土耳其一路下來的國會選舉結果。

艾爾多安顛覆了整個土耳其,也成了凱末爾後最具權勢的土耳其人。而一手創建的正義發展黨也在他的領導下,不斷寫下歷史新頁。

於2002年11月3日舉行的普選中,國會共550個席次,完全開放民選。正義發展黨大獲全勝。有趣的是,多虧了第二大黨共和人民黨(CHP),政府才得以在2003年解除埃爾多安的政治禁令。艾爾多安在2003年3月成為總理後,居爾轉任外交部長與副總理。

Photo Credit: 土女時代 Türk Kızları

2007年國會選舉原定11月舉行,但因為議會無法選出新總統取代塞澤爾(Ahmet Necdet Sezer),便提前至7月22日改選。正義發展黨又再度大獲全勝,贏得46.6%的得票率與341席國會席次,艾爾多安順理成章成為土耳其總理。

值得注意的是,第三大黨民族主義運動黨(MHP)在2002年未能取得10%入國會最低投票率門檻,2007年卻成功入主國會取得71席。另外,正義發展黨和共和人民黨都支持加入歐盟與親美;民族主義運動黨則反對加入歐盟,但支持與美國友好。

Photo Credit: 土女時代 Türk Kızları

2011年6月12日,是2007年10月21日修憲後的首度國會大選。原本根據1982年憲法,土耳其總統是由土耳其大國民議會選出;而在2007年塞澤爾總統5月16日任期結束前,四輪選舉都無法選出繼任人選。調整過的總統選舉議案包括:由民眾取代國會,投票選出總統、總統任期從7年減少到5年、總統得連選連任、國會普選由五年一次改為四年一次、法案通過的國會議員門檻人數調整為184席。

一般認為這次正義發展黨能夠勝選,是因為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處理得宜,與成功完成七大建設計劃,如伊茲密爾(Izmir)通勤鐵路、城際高速鐵路,阿馬西亞(Amasya)、格克切島(Gökçeada)與安塔利亞(Antalya)機場等。

2010年9月12日,土耳其又再度修憲,這次是為了讓憲法更貼近歐洲標準,協助土耳其加入歐盟。

Photo Credit: 土女時代 Türk Kızları

2014年開始,總理由正義發展黨的達武特奧盧(Ahmet Davutoğlu)擔任,艾爾多安則已成為總統。正義發展黨政府自此面臨考驗,先是2013年的蓋齊公園反政府示威遊行(Gezi Parkı protestoları),後有2014年索馬(Soma)的礦災。以上重大事件讓2015年6月7日的大選結果,出現1990普選後首個懸浮議會(沒有一個政黨在議會內取得絕對多數),但因為沒辦法組成聯合政府,所以只能再選一次,也就是11月1日剛結束的國會大選。

這次選舉是正義發展黨自2002年執政以來,首度未能在國會取得絕對多數;但最大反對黨共和人民黨的表現卻也不如2011年的選舉結果。

Photo Credit: 土女時代 Türk Kızları

這次大選前,大眾多半將焦點放在孱弱的經濟、黨派衝突,比如葛蘭運動(Gülen Movement,注2),同時還有土耳其介入敘利亞內戰、政府貪污腐敗與專制─議題的導火線當然是2013年的蓋齊公園事件,後來的反政府示威行動越發嚴厲,有些人認為選票的流失正是對於艾爾多安政權行政能力的質疑。

2015年6月選舉期間,也傳出舞弊和暴力,很多候選人辦公室或黨部受到反對人士攻擊。6月5日,在迪亞巴克爾(Diyarbakır)發生的炸彈攻擊,導致四位民族運動黨的支持者死亡,艾爾多安也被指控以公開集會之名行輔選之實,但憲法規定總統應為黨派中立。

不過,儘管2014年在地選舉的諸多爭議,土耳其選舉仍頗受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OSCE)讚揚,歐洲議會也表示土耳其選舉組織良好與選舉自由、公平。

選舉結果則如下圖:

Photo Credit: 土女時代 Türk Kızları

正義發展黨成功奪回議會多數黨地位。艾爾多安在今年8月24號提前選舉,卻導致了懸浮議會的情形,而且聯合政府未果,是土耳其首度出現的期中臨時政府,僅維持5個月,國會僅運作33小時。

其時,土耳其政府正與庫德工人黨(PKK)協議停火談判,7月時破裂,導致雙方緊張。眾人質疑土耳其東南部選舉能否和平舉行,土耳其也面臨不少恐怖攻擊威脅,比如日前造成102人傷亡的安卡拉車站爆炸案。

擔憂選舉會造成二度懸浮政府,其實大家低估了正義發展黨這次的得票率。這次近乎是與2011年勝選的得票率相同,高達49.5%的得票率,並贏得317席國會席次,輕鬆達標最大黨門檻。

共和人民黨穩坐第二,25.4%得票率與134席國會席次。雖然大家都對選舉結果震驚,但這卻也是艾爾多安個人政治生涯的重大勝利。第三與第四大黨─民族主義運動黨與人民民主黨─得票率都呈現消退,連入國會門檻10%得票率都差點不保。

爭議不斷的執政生涯

艾爾多安長達十年的在位期間,協助解決長達25年,造成4萬人傷亡的庫德與土耳其衝突,這方面的努力可以在2011年11月的公開道歉窺見。他代表國家向梅爾辛大屠殺的受難者致歉,他們多數是土耳其的阿列維派(Alevi)與扎扎人(Zaza)。

不過,艾爾多安第二次任期與的近年執政下,土耳其政府卻更為專制,不斷受壓制的媒體自由、庫德族的權益、女同志、男同志、雙性、變性與其它自由等;對網路與言論的監控即是最佳例證。

至於經濟,世界銀行則讚揚艾爾多安的改革,並設立機構幫助土耳其重返穩定。教育方面,艾爾多安增加全國學校的建設,並縮短性別間的教育平等,讓兩性都有接受教育的權利。艾氏擔任總理期間,土耳其的大學數近乎翻倍成長。

外交上,2005年10月,歐盟展開土耳其加入的談判進程,不過今日依舊未果。另外,與希臘間的關係逐漸正常化;在2010年5月加薩船隊衝突後,與以色列的關係也終於解凍。

艾爾多安近年來也發表過不少煽動性言論,像是2013年2月,他曾說猶太復國主義(Zionism)是違背人性的罪。儘管多年來土耳其和以色列嫌隙頗深,不過隨著雙方關係回暖,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在2013年3月向在船隊衝突中罹難的土耳其人致歉。

而究竟強人政治將把共和國帶向何方,值得靜觀其變。

注釋

注1:奈吉梅丁·艾爾巴坎(Necmettin Erbakan),土耳其政治家、工程師與學者,曾於1996年至1997年擔任土耳其總理,受軍政府壓迫退位,因為違反憲法的「宗教與國家分離」原則,被憲法法庭禁止從事政治活動。

他的政治意識型態主張加強土耳其的伊斯蘭價值,遠離他所認知的不良西方影響,並屬意親近其它穆斯林國家。艾爾巴坎的政治觀點與土耳其核心的世俗主義背道而馳,最終導致他的免職。在1960年代到2010年間,主導土耳其的數個伊斯蘭政黨有國民秩序黨(National Order Party,MNP)、國民救濟黨(National Salvation Party,MSP),這兩個政黨因為政治因素而遭到禁絕;另外還有福利黨(RP)等。

注2:葛蘭運動,為當代穆斯林世界的重要思想家葛蘭(Muhammed Fethullah Gülen)提出的理論主義。這場土耳其宗教與社會的運動,帶動超過180個國家的私人學校與大學改革,開啟異教信仰間的對話,並引起媒體、金融與醫療的大量投資。不少人認為他提出的理念是和平現代化導向的伊斯蘭主義,讓各界在伊斯蘭原教旨主義外有新的選擇。

參考資料

本文獲土女時代 Türk Kızları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土女時代 Türk Kızları』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