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17歲的胡適因為學運,居然和同學一起創辦一間學校......

那一年,17歲的胡適因為學運,居然和同學一起創辦一間學校......
中國公學校長-胡適(右二)與學校董事會成員合影 Photo Credit: 公有領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國公學校長-胡適(右二)與學校董事會成員合影 Photo Credit: 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最近我迷上胡適,越讀他的文章,就越覺得我和胡郎(妳誰啊妳!)真是相見恨晚。江湖上有個傳說,每個人到了40歲,都應該看一次《40自述》,我原本以為應該很難看得懂,畢竟小時候我們都在課本上讀過胡適他媽媽很兇,而且還會幫他舔眼睛的那段故事,我背了半天,最後只記得「娘什麼,老子都不老子了」這句話,啊我真是太跌股了(自己呼巴掌)。

但當我鼓起勇氣拿起《40自述》,才發現書裡不光是舔眼睛那篇(原來它叫《九年的家鄉教育》),幾乎每一篇很精彩,所以沒事幹嘛那樣子擷取文章啦,真正應該跪下來跟胡適對不起的是國立編譯館啊!不過我今天要說的不是書評,而是這本書中,提到的一段胡適求學時的歷史。

胡適出生於1891年(因為胡爸爸曾到台東當官,所以胡適3歲到5歲住在台灣!喔喔,他算是十分之一台灣之子),1906年15歲時,胡適到上海的「中國公學」讀書,公學是大學預科或是中學的意思,也是當時中國最好的學校之一,進入公學就讀的年輕人,後來都成為社會各領域一哥之類的大人物。

然而就在1908年,中國公學鬧出了一次「大風潮」,用我們現在的話來說,就是:「學運」啊啊啊!

原來,中國公學一開始創辦時,採取的是「共和制」(就是學生也可參舉學校事務的民主制度),但因種種原因,後來由學生主體的制度,改成董事制,變成由一些成人來掌權。

問題是,這樣一來,學生就不能選出自己想要的幹部(班長和學藝股長都要董事來選也是很煩,我就是喜歡選大雄當數學小老師不行嗎?)、(謎之聲:應該是不行),學校很多事也不能參與。而且成人世界有三寶:議程隨便取消、校章亂變亂改、還有睜眼說瞎話說到飽,咦,怎麼跟某個島上的官員很像?啊,這不是我們要談論的重點,總之,清流的公學制度被一堆大人改過來又改過去,雖然學生也有組成「校友會」與之抗爭,但該來的,終究還是躲不掉。

(說明:「幹部」其實是指學校職等人員,之前學生可以公選誰來擔任,現在不准了。)

1908年9月,公學的上層突然宣布,「你們這些小屁孩,沒資格管學校的規章長得怎樣!總之我們大人說了算!」而且還連續丟了兩個公告出來,一個是「學校裡嚴禁小屁孩集會演說!也不准校友會開會!」另一個則是「某學生代表(後來長大也變得很有名)涉嫌煽動群眾、私發傳單、侮辱職員……巴拉巴拉,限你立刻搬出學校!」

這下子,學生當然炸開了(如果是我也會炸,而且我油超多我一定炸死你),第二天,全校學生簽名停課,用公民不服從的態度進行抵制。於是,學校就更強硬了,當天下午又貼公告(這些老人煩不煩啊),說決定開除誰和誰,還有那個誰和誰,讓學生更加火大。雖然有比較溫和的董事出來緩頰,但是瑞凡,我們大家回不去了,大部分的學生紛紛決定退學以示抗議(你們也太有guts了啊),而且還……

在短短十天之後,這群十幾歲的學生,自己辦了一間學校啊啊啊!

學生們自己去找校舍場地,聘雇教員,安排課程,校名就叫「新中國公學」,就這樣和原本的學校對幹耶,我的媽啊!

當時,很多遠赴上海求學的年輕人,聽到這群差不多年紀的同學,被董事會老人「欺負」的過程,幾乎都義憤填膺的說:「我視中國公學如浮雲!我要讀你們這間學校!」甚至形成選擇到新公學讀書的學生,人數比較多的情形(愣)。

不過,學生雖然有滿腔熱血,也非常有行動力,但因為學校經費一直嚴重不足,營運其實非常困苦。為了支撐下去,很多學生甚至只領取非常微薄的酬勞,自己下海當老師教課(17歲的胡適就教了一年英文,而且還教出一堆名人,你會不會也太強……)。

要不要猜猜看,這群年輕孩子興辦的「新中國公學」,在缺乏設備、沒有經費的情況下,總共撐了多久?

答案是:一年多

最後,老公學有些腦子比較沒進水的大人,覺得這樣不是辦法,孩子們也太苦了,於是出來調停,希望兩校能合併,學生只要願意回去老公學,在新公學讀書的所有成績,都可以獲得承認,而且老公學也願意負擔新公學這一年多的虧損。調停到後來,這場學生抗爭才宣告結束。

胡適在文中說:「職員都是少年人,犧牲了自己的學業來辦學堂,究竟不能持久。」也是啦,那些老賊畢竟已經畢業很久,時間多得很,不然怎麼會叫老賊……啊,我剛才做夢說了一些夢話,真對不起。總之,胡適認為:

「這一年的經驗,為一個理想而奮鬥,為一個團體而犧牲,為共同生命而合作,這些都在我們一百六十幾人的精神上留下磨不去的影子。」

二十幾年後,胡適寫了一封信,給當年被學生群起而攻之的一位公學幹事王敬芳先生,兩人都認為過了那麼久,「可以用比較客觀的眼光來回看當年的舊事」。王敬芳先生在回信裡告訴胡適,當年他是站在激烈反對學生的那方啦,但現在再問他,這些反對到底是在幹嘛,他也回答不上來(噗,我幫他掩面一下好了),不過,他還是覺得年輕人有時情緒太衝動,理智就被壓抑了,學生只要少搞一場學運,才會多一分成就,並盼望胡適能聽進去這樣。

我們家胡適不愧是煞氣的十分之一台灣人,他說,他贊同老師說的話,但他也認為:

「學校的風潮(抗爭運動)不完全由於青年人的理智被感情壓抑了,其中往往是因為中年人和青年人同樣的失去了運用理智的能力。專責備青年人是不公允的。中國公學最近幾次的風潮都是好例子。

剛好讀到這段文章,所以拿出來勉勵大家!總之,學運抗爭幾天不是重點,重點就像胡適說的,「會在年輕人的精神上留下無法磨滅的影子」。

再往好處想,那些愛批評學生沒腦、不認真(下刪一萬句批評和謾罵)的人,這一輩子永遠也成不了胡適(我知道當自己也不錯,問題是:「你真的有自己嗎?」XD)、(謎之聲:好哲學啊……)倒是這段日子曾參與太陽花學運的每個人,你們的未來,老身非常期待啊。

對了,胡適38歲時,受聘成為中國公學校長。欸,我可以偷偷說這是老胡的逆襲嗎(小聲)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名人』文章 更多『青小鳥』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