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經濟:我們該重視「公平」多於「自由」

綠色經濟:我們該重視「公平」多於「自由」
Photo Credit: Eddy Huang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Eddy Huang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Eddy Huang CC BY SA 2.0

17support一起幫小編註:3月26日,英國舒馬赫學院創辦人Satish Kumar與泰國米之神基金會(KKF)執行長Daycha一同出席了在立院的服貿講座,Satish Kumar表示,「經濟學的英文Economics來自希臘文,意思是家庭、房子,整個地球都是家,經濟的內涵就是如何讓各個物種和諧相處。」,而這樣的經濟比起所謂的GDP數字更來的有價值與意義。

(相關文章:經濟不只GDP,印度學者Kumar問馬總統:你懂不懂經濟是什麼?

其實,這也是大家老調重彈的環境永續、共生共存等概念,不只是人與人間、人與自然、人與土地…都是貿易中重要的細節,也可能是被犧牲與忽視的一環。服不服貿,相信大家心中各有己見,也一定都有其堅持的道理在,不論是為了賺取更多金錢或是擔憂未來的生活方式被改變,在此之前,或許更應該好好思考台灣經濟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作者:洪輝祥(綠農的家創辦人)

學生佔領立法院議場是這幾週來的國家大事,本文試著用此公民運動來理解反服貿的社會意義,以及當做未來台灣社會經濟結構調適的一種啟發。並提出「綠色經濟-台灣社會經濟互賴共生的社會工程學」,作為反服貿的社會出口。

一、過度迷信全球化藥方的自我閹割

首先,台灣自2002年加入WTO以來,歷經2012年的ECFA簽署,到今年服貿協定引發的民間焦慮(國家自主性喪失、產業結構不利中小企業、過度依賴中國市場、降低國人薪資與勞工權益、犧牲環境與弱勢權益給跨國企業等),在過去兩黨輪流執政的14年中,公部門一直未能有效提出回應。只以國民生產毛額GDP、經濟成長率、關稅降低如何促進台商競爭力等計量經濟,來麻痺民間的憂慮,卻嚴重忽視過去十餘年來,台灣公民普遍遭受薪資停滯甚至下降,實質可支配所得降低,失業率偏高,關廠非自願性失業等威脅。

大型跨國企業、金融業等在國家政策扶持下與全球市場掛勾中得利,造成台灣經濟成長的果實,其實是往資本家身上集中,形成M型化社會的基本結構卻無能回應。其實,在WTO架構下的自由貿易協定FTA,近半世紀的發展經驗已經證實,常常是方便了跨國企業使用全球資源與市場的一種遊戲規則。

它視社會公平、環境永續、各國間不同產業結構、各社會族群文化差異為無物,只關心貿易障礙與關稅壁壘。完全不管其他國家為保護國人健康、環境生態的立法(如:美牛強硬叩關、要求可樂標示配方、禁止捕撈黥豚的立法);為扶持其產業轉型的關稅保護(如:汽車關稅保護本國汽車工業轉型、小農國家保護其農產糧食自給);為建立財政獨立的金融管制(如:匯率政策與金融管制措施)。

簡言之,台灣社會已經明顯受到這股全球化經貿力量的衝擊,而國家政策還停留在為資本家尋找更有利的市場而服務,置公民的主權感、經濟發展權、社會安全的隱憂於度外,終於爆發公民對現有政治體制的不滿。這次由學生發起的反服貿運動,是台灣公民的機會而不是危機。或許,反服貿是台灣社會思考建立社會發展主權與公平(FAIR)貿易,而非自由(FREE)貿易經濟權的起點。

二、兩黨綁架公民審議的代議危機

衡之過去兩黨輪流執政的14年來,前述以加入國際經貿組織、追求經貿自由化、提高經濟成長與國民生產毛額的發展主軸從未被挑戰過,執政者以政策方案來替大型企業與跨國集團服務的趨勢也沒有不同。

雖說民主投票是票票等值,但是,在政策形成過程,財團的遊說能力,滲透政府決策的能力,恐是一般小老百姓、小資本的千萬倍。瞧瞧政治獻金(合法或非法)動輒數億、政壇上彼此關說互利的情況,都削弱台灣公民參與民主的能力。兩黨都缺乏建立台灣經濟、民生、糧食、衛生、勞動、環境、國土永續的社會工程。

換言之,有權力的人爭相服務的都是有錢的資本家,而朝野都未能在中小企業及一般民眾在面對全球化威脅下,建立分享經濟成長利益的公平制度。在現有的代議政治氛圍下,相互杯葛、極端醜化,其實正是摧毀公民對攸關國家主權信賴的黑手。而在兩黨壟斷,政治分贓情況下,已無能力回應全球化、自由貿易吸磁的風暴,只剩下賣台說、誤國論的貧乏。

Photo Credit: Sunflower Movement 太陽花學運

學生此時占領國會,無疑的是給我們社會一個機會,共同思考如何面對過度依賴中國市場、貿易依存度過高、糧食自給率偏低、權力、財富集中化、社會M型化、政治無能化的危機。

三、對全球化、自由貿易歪風的修正:建立互賴共生的社會倫理

在WTO自由貿易風潮中,各國企業為了拼價格,不斷降低成本,壓低勞動條件、犧牲環境與勞工、衛生、福利的方式,進行一連串的「破底競爭」。在激烈的競爭下,競爭失敗者或倒閉、或被併購而退出市場,失業潮起,社會陷入不安,唯有大型跨國企業贏得最後勝利。

顯見,在以價格為核心的破底競爭市場中,全球化是一隻大怪獸,吞噬掉各地不同文化的生產工具、生產過程與生產倫理。在這場政府失能,向跨國企業與財團傾斜的過程中,公民身處這樣的全球化歪風,唯認清市場機能運作,需要生產者倫理與消費者倫理的參與才能有公平、健康的運作。

修正市場失靈是一項重大的社會工程。

首先,針對全球化的過度貿易,須採取有效的鑑別,遠從幾千公里外運來的農產品、貨物,其實是引發全球暖化的重要因素。

其次,許多跨國企業以剝銷勞工的血汗工廠經營,更是他搜刮全球勞力以牟利的鐵證;更有許多企業不管環境保育以便降低成本,竊取世代的生存資源;而智慧財產與專利的不當運用,已導致第三世界幾百萬人無法接受昂貴的醫療而死亡的命運。人類社會淪為跨國企業追求無止盡經濟成長的俘虜。

面對全球化歪風,解決之道在於重建在地經濟的復興,支持在地生產的小農、當地提供的勞務,讓不同文化的生產方式保留差異化。

生產者保有生產工具,也保留最多的生產價值,同時也讓生產與消費的距離縮到最短,從此透明化的生產關係,建立生產與消費間的信賴,而產品的內在價值也因此建立在消費者與生產者的相互支持下,如此可以超越遠在千里外壓榨勞工、剝削環境的非人化生產過程,也可突破貨幣經濟價格窄化的流血競爭。

人與人的關係,經由社群彼此支持,再度回到相互依賴的緊密連結,建立互賴共生的有機連結,才能逆轉目前被過度商品化的社會現實。

台灣社會如能經由這次反服貿運動的反省與轉化,何嘗不是台灣之福。

本文獲17support一起幫授權刊登,原文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