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重新做功課!反駁國際「台灣專家」對太陽花學運的迷思

請重新做功課!反駁國際「台灣專家」對太陽花學運的迷思
Photo Credit: J. Michael Cole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 J. Michael Cole

Photo Credit: J. Michael Cole

編註:本文為寇謐將(J. Michael Cole)4月4日發表於英國諾丁漢大學的中國政策部落格,原文"Debunking the Myths About Taiwan’s Sunflower Movement

翻譯:太陽花運動國際部王年愷

「當事實不足時,就採用陰謀論。」對於學運人士佔領立法院(當時為第18天)的行動,許多外籍分析人士和台灣政府都採用這樣的方式,試圖加以解釋;更重要的是,他們也用這樣的方式,試圖著手處理這個事件。

根據官方的說法,從3月18日晚間採用前所未見的手法,開始佔領立法院的太陽花運動,是憑空浮現的。自從台灣與中國在2013年6月簽訂飽受爭議的服貿協議之後,立法院內在接下來幾個月期間陷入叫囂和胡鬧,更偶有肢體衝突;後來,身為民進黨手下的青年運動份子爬過圍牆、躲過警察,闖入立法院。學生領袖和學者把立法院議場內外貼滿標語、旗幟和海報;他們只不過是民進黨邪惡陰謀的延續,而這個陰謀唯一的目標,就是要防止服貿協議通過。由於國民黨佔立法院內多數席次,民進黨無法反擊,因此民進黨採用違背民主的作法和「暴民統治」,試圖打擊政府的政策。

對許多人來說,太陽花運動太突然、太有組織了,不可能沒有架構存在,也因此有一位國民黨立委用一個非常不幸的譬喻,將抗議人士與蓋達組織相比。也因此,政府官員、媒體,和國外觀察人士才會相信,這一切都是民進黨主導的。只有主要反對黨才有人脈和金錢來達成這件事;這之後又引發隔條街的行政院短暫被佔領。

至少,官方的說法是這樣子的。

不過,這個論點有個問題:這徹徹底底錯了。事實上,政府大可以明天把整個民進黨關到牢裡,但太陽花運動幾乎不會受到任何影響。如果我們不認清這一點,就會無法理解這個運動有多麼強韌、有多麼深厚。台灣的政府官員和台灣媒體應該要好好反省才對,但他們為了自身的利益、立場,或只是單純懶惰沒發現,反而當作沒看到事實。

外國的媒體和學者之所以會把事情搞錯,要不是因為他們沒有好好留意,就是因為他們憑靠的記者和新聞編輯沒有做好工作、忽略台灣境內的重大發展所致。許多外籍人士對於台灣公民社會動員的事興趣缺缺,也因此早就惡名昭彰了;偏偏公民運動在這兩年內又不斷擴大。

這兩年內種種社會運動層出不窮;對於我們有實際報導這些社會運動的人來說,3月18日的事件和後續的危機可以說是無可避免、一定會發生的。面對不斷升高的壓力,以及對政府在諸多議題上直接忽略民主程序,甚至公然違法的不滿情緒,佔領行動只不過是合情合理的下一步而已。

我們這些學者和記者當中,有些人試圖向全世界發出這個潛在危機的警訊,但外國媒體的編輯卻只告訴我們,台灣島上的事情太像「戰略式棒球」,需要注意太多瑣碎的細節。撇開極少的例外不論,美國的媒體和學者對台灣內部發生的事情特別不感興趣;這箇中緣由留待日後專文分析。歐洲人反而比較想要知道,這可能反映出舊世界裡有更強烈的反抗傳統,或是他們了解台灣的歷史並不是在1980年代末期民主化後就停下來了。

Photo Credit: J Michael Cole

這樣看來,也難怪美國的台灣專家在評論太陽花運動造成的危機時,他們壓根兒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只能利用官方的資訊,和採信陰謀論的說法。

一個絕佳的例子,就是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學者、美國在台協會理事卜道維(David Brown)的評論。他在回應民進黨立委蕭美琴的公開信時,對學運沒什麼好話可以說。卜道維在3月28投書給《尼爾森報告》時說:「學生當晚就佔領立法院,反應之迅速令人稱奇。國民黨指稱這場行動是民進黨煽動所致,許多人也相信這種說法。不具名的民進黨政治人物據傳當晚稍後就到達現場;而民進黨黨方第二天也認可立委的行動,更鼓勵所有的黨員支持學生的非法佔領行動。」

他繼續寫道:「與其讓民進黨黨團負責繼續阻擋服貿協議的審議,假如由學生來做這件事,對民進黨不正好是一件好事嗎?……只要事情攸關民進黨的利益,或是可以被民進黨拿來當成選舉動員的工具時,民進黨會無所不用其極來阻擋多數人的意見。」

卜道維的意見,當然在正反兩方引起非常不一樣的反應。支持政府的媒體說,這證明美國在台協會(又引伸為美國政府)不支持這次學生主導的運動。另一方面意見說,這證實了卜道維拿了國民黨的錢,或是美國在台協會私下要對付民進黨。事實上,兩邊都說錯了。

卜道維並不是以美國在台協會的名義投書的,畢竟他只是其中的一位理事而已,他也不是領馬英九政府的錢的打手。他只不過是在沒有完全理解整個情境之下,就把自己捲進一個非常複雜的議題裡。這能怪他嗎?畢竟,他所憑靠的媒體消息,常常連立法院和行政院都分不清楚。不過,我有消息指出,卜道維大概七年沒來過台灣;可悲的是,被公認為台灣政治專家的學者中,有不少都有這樣的現象。

所以,美國政府並沒有要在暗中抹黑太陽花學運。不過,這當然不是說華府高層沒有自己的偏好和成見;且見2011年9月蔡英文訪美時,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很粗糙地讓內部消息洩露給《金融時報》,或是前美國在台協會處長包道格(Douglas Paal)在台灣2012年選舉時,對泛藍媒體說了不恰當的話。事實上,我們甚至可以說,華府內部反對民進黨的偏見,常常會強化他們既有的認知,進而又強化他們對複雜議題(像是現在佔領立法院行動)的看法。對太陽花運動和支持者不幸的是,這樣的認知成見是一個障礙,因為他們通常會被視為跟民進黨同一類。

幾天之後,史汀生中心的容安瀾(Alan Romberg)也投入戰局,提出他的意見;這刊登在4月1日的《尼爾森報告》裡。容安瀾雖然比較能接納這次的學生運動,但他還是對於他們的行動方式有所保留。

他寫道:「我們必須認真看待學生所擔憂之事,不應略而不見。學生強烈關注這個議題,並能採取明顯的措施,這是值得稱許之事,而且也展現出台灣的民主力量有多強。」但批評隨後就來了:「在此同時,雖然我身為美國人,非常重視言論自由,但我不贊同任何干擾政府運作的行動,不論是在立法院或行政院皆然;對於學生被鼓動要採用這種方式的任何說法,我都覺得相當讓人惋惜。」

容安瀾跟卜道維一樣,都對自己所討論的議題一知半解。從容安瀾的立場來說,他缺乏的是讓佔領行動發生的前後脈絡,而若要對此有所認知,又必須了解佔領行動之前兩年發生了哪些事。在這段期間內,公民社會、學者、非政府組織、律師等等採用了所有和平、民主的方式,除了試圖對付備受爭議的服貿協議外,還要因應許多其他的議題,包括居民被迫遷,以及義務役士兵被凌虐等等。他們採用理性、非佔領的手段,得到的卻是政府漠視、荒腔走板的公聽會、警盾、法院傳票,和罰鍰。

(相關文章:台灣的法院是速食店還是鎮壓工具?

容安瀾的情形也是一模一樣:除非他有持續關注台灣非主流的中文媒體(台灣日漸沸騰的社會力量,也只有這些媒體在報導),或是親自在台灣看到大家的衝突和失落,他就不可能知道,下一步要不是直接投降,就「非得是讓戰火升高」不可了。在這次學運發生之前,就已經出現升高的跡象了。

今年1月25日,一位41歲的卡車司機把他的35噸卡車撞進總統府。我當時在這個部落格上發文評論這個事件,其中結語如下:「雖然總統府可以架起更堅硬的圍牆來保護,這樣做無助於化解台灣當權者,與人數不斷增長、不再相信政府有能力治理國家的台灣平民之間日益擴大的鴻溝。」這只不過是立法院被佔領「之前」不到兩個月發生的事。

行政與立法機關的運作不再,民主治理的機制,亦不再受到當初賦予官員權力的人民之信任。這當中包括據稱策畫學生佔領行動的民進黨,不過事實上,民進黨根本沒有關心近年來的公民社會運動。服貿協議粗糙的處理手法,以及服貿協議喚醒具有政治意識的台灣年輕人的恐懼,正是燎原的星星之火。對沒有注意台灣發生什麼事的旁觀者來說,這看起來像是學生突然抓狂,沒有別的事情好做,只會來干擾政府運作。

事實上,他們的行動是日積月累下來的一聲喚醒,在此之前早就有諸多怒吼被全世界忽略,而忽略他們的人還包括以台灣研究為專長的學者,以及沒有拼湊出事情完整面貌的媒體(正如我在2013年11月離開《台北時報》時所寫的一樣)。現在,他們的聲音被聽見了,國際社會也必須做到一件很重要的事:去真正理解他們的聲音是什麼,以及為什麼會發聲。虛有其表的陰謀論或無腦複誦官方媒體,以後都不能再出現;如果陰謀論或重複官媒之事仍舊出現,問題就不可能解決。國際台灣專家和國際媒體該重新做功課了。

翻譯出處:王年愷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