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官若要了解世界,請走進世界裡

外交官若要了解世界,請走進世界裡
Photo Credit: J Michael Cole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 J Michael Cole

Photo Credit: J Michael Cole

翻譯:太陽花運動國際部王年愷

駐台的外交代表處裡,有一間論規模是數一數二大的,偏偏他們對台灣發生的事情幾乎完全不關心。

昨天我撰文指出西方媒體和學者在求知上有多麼怠惰;這不僅讓他們無法理解太陽花運動有多麼複雜,更讓他們看不到這個危機當初蘊釀時的跡象。今天這篇承接昨天的文章,不過我要將矛頭轉向外交圈子,這個圈子的心態有時也同樣自負不肯求知。

首先是好消息:不是大家都這麼糟。過去一年左右,好幾個駐台外館的資深代表都有找來台灣本地的記者、學者和社運人士,以更加了解公民運動。我有時也會在餐廳或酒吧裡,跟這些官員談論這方面的議題;有時候,各國高層官員來訪台灣時,我還會受邀去跟他們說明。我的母國(加拿大)的駐台辦事處就有好好做這種功課:他們會真的走出辦公室,去跟真的人談話。換句話說,他們是領了薪水有在做事的人。許多其他國家駐台辦事處的人員也有做同樣的事。

事實上,就在3月18日立法院被佔領的前一天,我才剛剛跟某個西歐國家駐台辦事處的兩位重要官員提到,2014年台灣最大的新聞事件,會是社會(不)安定。兩人看起來都相當重視這件事;不過,這對他們而言恐怕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因為該國的駐台代表(女性)早就關注這個議題好一陣子了(幾週前,我就在自由廣場上的228紀念活動遇到她)。(駐台使館與機構通訊錄

只要有人問起相關的問題,我就會想盡辦法跟他們說明,未來幾年間的大事會是社會上的不安,以及這對兩岸關係的影響。我千真萬確「知道」一定會是如此,因為我過去兩年來一直關切社會運動,也預見衝突不可能避免。

有意思的是,我在台北跟一位《紐約時報》的記者喝咖啡時,就是這樣說明台灣的狀況;在此之前,這位記者的文章揭露了中國政府一些不可告人之事,不久後就因此被共產黨踼出中國。我告訴他,他可以暫時在台灣棲身,是一件很幸運的事,因為事情的發展一定會很值得觀察。在此之後,王霜舟(Austin Ramzy)替《紐約時報》寫了好幾篇關於太陽花運動的好文章,這對台灣的幫助甚大。

Photo Credit: Solomon203 CC BY SA 3.0

好了,現在是壞消息:其他國家很糟。有一個國家特別糟糕,由於這個國家長年以來在台灣海峽身居要角,該國的官員也通常最愛評論台灣的事情,偏偏這次他們完全錯失良機。他們對於太陽花運動的評論,是一面倒到出了惡名,之所以會這樣,有一部分是因為他們官員的生活只圍繞在辦公室、附近的酒吧,和家裡而已。這一個國家只要一有機會,就會擺弄高姿態,好像全世界都需要它,但該國有個長久的可悲傳統,派出來的駐外外交官員對當地人一點興趣都沒有,對記者也極度不信任,簡直把我們當成加薩走廊上的炸彈客一樣。

他們的心態有如井底之蛙,一方面沒有求知欲,一方面又自恃甚高,而國內的主子又幾乎不會鼓勵他們走出最低底線(至於外交官因為關切當地人民、報導當地事件而惹上麻煩,我強烈建議各位閱讀普林斯頓大學政治與國際關係教授貝斯(Gary J. Bass)的《布拉德電報:尼克森、基辛格和一場被遺忘的種族滅絕》(The Blood Telegram: Nixon, Kissinger, and a Forgotten Genocide)一書)。

這個國家沒有看見1979年伊朗革命快速到來,此等無能本身就是一個絕佳的故事。關於伊朗革命一事,公開的史料已有不少,當中包括哈佛大學製作的案例研究(我當年就讀研究所時,這些都是情報和政治分析課程的必讀教材)。那個時候的政務官員還得親自走進市集,或是收集大阿亞圖拉何梅尼的錄音帶;現在的政務官只不過需要連上網路,看一下太陽花運動和各種前身運動創立的諸多網頁罷了。

這個國家以前有一位著名的外交官,曾任該國駐聯合國和種族隔離時期南非的大使(編按:譯者有點名為Edward Perkins,但原文沒有提到),他也抱怨過這樣的心態:他底下的政務官很少走出辦公室,對他們所在的國家也沒有興趣。這個問題處處可見,不只是該國駐台的人員而已。

這種心態有一個非常危險的後果:針對國外各種發展極為複雜的事件,這個重要的國家所做出的決定,其根據常常只是膚淺的報導,或是更膚淺的認知而已。這就是為什麼幾年前《維基解密》公開該國從名字縮寫為三個英文字母的台灣辦事處發出的外交報告時,我就跟別人說那不會有多少秘密或實質內容。我自己就曾經是政府官員,消化過的外交報告無以量計,早就知道這種文件會多麼讓人想打瞌睡。

過去兩年以來,數十個外國駐台辦事處都有找我和其他人去做簡報,大都是討論社會運動的事。這裡提到的那個國家駐台辦事處則是一次都沒有,而且就我所知,他們也沒有向該國國內的專家請教過。畢竟,假如他們本來就什麼都知道了,他們又何必去問別人呢?

因此,這個國家看待太陽花運動的官方立場會偏頗到讓人扶不起,簡直像是馬英九政府自己寫的一樣,我們也不必太驚小怪。他們不知道這一切的賭注有多大,因為他們根本不想去管當前的危機是怎麼形成的。

原文出處:作者部落格
翻譯出處:王年愷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