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命不等值?黎巴嫩和敍利亞問題,要放在歷史框架上去理解才更清楚

人命不等值?黎巴嫩和敍利亞問題,要放在歷史框架上去理解才更清楚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東問題,盤根太複雜,我想,只有在科技重大突破,我們不再依賴石油而有可靠的再生能源,歐美列強才會放過中東人民,讓他們自己選擇想要的生活吧。

法國巴黎13日晚間遭受恐怖攻擊,至少6個地點遭遇連環恐怖襲擊,包括7起槍擊案、6次爆炸,1起人質劫持事件,迄今已有129人死亡、352人受傷,其中99人重傷,伊斯蘭激進組織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IS)已出面承認犯案。

我和有些朋友就把頭像換成了法國國旗的三色,表達對恐怖攻擊的譴責。然而此舉,在臉書上卻遭受一些網友吐槽,說新疆、土耳其、敍利亞和黎巴嫩遭受恐怖攻擊時,為何沒有人表達同樣的譴責。

相關報導:

我既然也改頭像,我要為自己立場辯護,以示負責。我在臉書上轉了靠北工程師的一張照片,是指責我們為何對黎巴嫩和敍利亞反而漠不關心。對於這個改臉書頭像的事,我認為並沒有什麼好指責的。那篇照片不知何故被刪了,我就只好寫這篇來討論吧。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法國是個對現代世界有很大影響力的大國,只要讀歷史,就會讀到法國大革命拿破崙、一二戰等法國參與的大事件,學藝術就一定會知道塞尚莫內馬諦斯雷諾瓦等等,學文學就會知道有雨果大仲馬小仲馬莫泊桑等等,學科學就會知道巴斯德居禮夫人拉瓦鍚等等,這些都不需要查資料就大概能出現在腦海。我們現在的政治制度和思想,有一大部分是源自法國大革命的自由、平等、博愛,影響了美國憲法和很多現代國家憲法精神。

可是要提出黎巴嫩和敍利亞有啥影響世界的偉人,不查資料我是一個也想不到,恐怕是我太寡陋孤聞。頂多能提出,《黑天鵝效應》(The Black Swan: The Impact of the Highly Improbable)、《反脆弱:脆弱的反義詞不是堅強,是反脆弱》(Antifragile: Things That Gain from Disorder)和《隨機騙局:潛藏在生活與市場中的機率陷阱》(Fooled by Randomness)的作者納西姆.尼可拉斯.塔雷伯(Nassim Nicholas Taleb)是黎巴嫩裔,還有蘋果的賈伯斯(Steve Jobs,1955-2011)生父是敍利亞人。就算查了一下資料,也只找到黎巴嫩詩人哈里利·紀伯倫(Khalil Gibran,1883-1931)。

更甭提很多人都到過法國巴黎,對法國的瞭解遠超黎巴嫩和敍利亞。但這公平嗎?我不知道這算不算不公平,可是國際媒體本來就不會視所有國家都一樣重要。例如台灣的太陽花革命和311大遊行,規模遠超香港的雨傘革命,可是在國際媒體的篇幅和深度卻反過來。為何如此,因為香港是個國際大都市,是亞太金融中心,有很多金融商品交易在香港進行,而且還有許多跨國大企業進駐香港當亞太地區總部。

別說是香港,連人均GDP只有台灣三分之一不到的泰國,曼谷有任何風吹草動,在國際媒體的篇幅隨便都比台灣出了大事都還多。因為曼谷也是國際大都市,有亞洲第二大西方人人口(第一是新加坡)。台北老實說,就是個地區性大城市而已,還不算國際大城市。更別提台灣主流媒體對國際大事不聞不問,人家國際媒體憑啥來關心台灣?

台灣是自我邊緣化,怪不了誰。所以說,對巴黎的關心遠大過對黎巴嫩和敍利亞,是因為法國是大國,而且巴黎是有千萬人口的國際級超級大城市,這完全徹底正常。如果覺得其他地方的恐攻也值得關注,請提出具體的理由和論述,否則就是自我感覺良好地嘲諷他人。

有網友指出,黎巴嫩和敍利亞在人類文明史上也很重要啊,是的,黎巴嫩和敍利亞還有巴勒斯坦(也就是現今以色列)過去稱為黎凡特,曾經有過人類最輝煌的文明,有興趣可以讀讀《西方憑什麼:五萬年人類大歷史,破解中國落後之謎》(Why the West Rules—For Now)這本好書,裡頭指的西方就是包括黎凡特地區(〈西方究竟憑什麼?〉)。

可是,別忘了,經過幾千年的民族大遷徙還有帝國版圖變動以及宗教傳播,當地的民族、宗教和文化已經和過去不太一樣了。

也有朋友指責我,說伊斯蘭文明明明就也對現代世界有很大影響,要不是阿拉伯人用阿拉伯文保存了古希臘、羅馬的經典,還有積極進行科學研究,對中世紀歐洲開了扉窗,歐洲哪來文藝復興?歐洲文藝復興前的天文學、數學、化學、農藝學,很多是從阿拉伯世界傳進去歐洲的。

其實,別說知道這段歷史的台灣人,連歐美很多人都不太知道,他們對這段歷史討論是極少,有本好書《智慧宮:被掩蓋的阿拉伯知識史》(The House of Wisdom)就是在講述那段阿拉伯人啟蒙歐洲人的歷史。可是,既然知道的人很少,要大家視黎巴嫩和敍利亞為文明古國來尊重,是苛求。如果自己很清楚,請傳播這段知識,但不要怪不知道的人無知,否則是種傲慢。

阿拉伯世界沒落已久,被突厥人堀起的帝國-鄂圖曼土耳其帝國( Ottoman Empire)統治了一段不短的時間,加上雖然西方科學的興起很大程度要歸功於阿拉伯世界,可是征服全世界,畢竟還是西方國家,我們必須要承認這事實,我們的教育、政治、經濟、法律、軍事等現代化國家的制度,全都源自西方,連所有物質生活包括衣、食、住、行的科技也都全部源自西方,除了學有專精的學者專家,還有誰能說出哪些是受阿拉伯文化影響?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雖然這本《文明:決定人類走向的六大殺手級Apps》(Civilization: The West and the Rest)的作者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是個大西方沙文主義者,但他分析了西方(英美)征服全世界制度上的原因,其論點值得探討,兼聽則明、偏信則暗,要批判性地讀(請參見〈國敗論之西方文明決定人類走向的六大殺手級Apps〉)。

我想,不管是巴黎恐攻也好,還是敍利亞內戰,還是土耳其和黎巴嫩的恐攻,沒有必要怪別人所知甚少,台灣主流媒體畢竟從未給予視聽大眾有脈絡的資訊,沒給偏見就算是不錯的XD。

黎巴嫩原本是基督徒稍微過半的中東國家,過去貝魯特(Beirut)是個很繁榮、開放的國際都市,有中東小巴黎之稱。可是1975年,黎巴嫩爆發了一場持續了15年的內戰,嚴重破壞了黎巴嫩的經濟,造成大量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據估計,有15萬人遇難,20萬人受傷,約90萬人(占戰前人口的五分之一)流離失所。1990年,各方簽署塔伊夫協議(Taif Agreement)結束內戰,但黎巴嫩的很多地方已經成為一片廢墟,近年才恢復正常。

貝魯特於11/12晚間發生兩起自殺炸彈攻擊,目前已知至少造成43死近240傷。攻擊事件發生於南部伊斯蘭教什葉派「真主黨」(Hezbollah)據點,遜尼派武裝組織伊斯蘭國(The Islamic State,IS)已自稱是事件主謀。我有問過不少台灣朋友,大部分都搞不清楚什葉派和遜尼派的差別,我問歐洲的朋友,大部分都多少知道,這當然又要怪罪台灣的主流媒體。真主黨可是曾被歐美視作恐怖組織的耶,這看來像是黑道火拚啊XD。

華爾街日報四分鐘影片,讓你看懂中東遜尼派和什葉派之爭

任何的恐怖主義,都不值得同情,不管他們殘殺的是法國人還是阿拉伯人或是俄國人。我雖然解釋巴黎恐攻,比較多人同情是完全正常的,可是,我並非認為黎巴嫩和敍利亞真的不重要,只是對於黎巴嫩和敍利亞問題,不是放在一次恐攻死多少人,而是要放在整個歷史框架上去理解,而不是一兩件大事件就出來表示一下,然後前因後果統統不管。

要惡補中東的知識,中國有個知識脫口秀《鴻觀》,算是我見過華文世界裡,把來龍去脈說得最清楚的,雖然宋鴻兵的觀點是從中國的利益出發而一定有偏頗,但他把中東問題的遠近成因以及列強的手段說得很明白,兼聽則明、偏信則暗,《鴻觀》還是快速瞭解中東問題不錯的管道(〈也來談談《鴻觀》〉)。

敍利亞和伊拉克的IS堀起,遠因就是英法在阿拉伯半島和新月地區分贓,刮分勢力和利益。法國為了控制殖民地,扶持什葉派的少數派掌權。可是,阿薩德現在背後撐腰的,是和西方世界為敵的俄國,所以IS也在埃及炸了俄國的民航客機。我想,IS挑法國下手,除了那個遠因,主要應該是法國比較好下手。法國巴黎不到一年居然被恐攻兩次,一次比一次嚴重,顯示他們的情報網應有重大疏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有人用法國過去的殖民來暗指法國也是個恐怖國家,未必值得同情,但是情況才沒這麼簡單。是的,英法在中東刮分出的國家,破壞了原本千年相安無事的宗教和民族平衡。例如,英國在一戰時拗漢志王國(al-Ḥiǧāz)國王海珊·本·阿里(Hussein bin Ali, Sharif of Mecca,1854-1931)起兵突龔鄂圖曼土耳其,在成功後卻因種種利益問題不把原先許諾的整個阿拉伯地區歸漢志王國,談不攏後扶持內志王國,把管理麥加(Mecca)、麥地那(Medina)兩大伊斯蘭聖城千年的希哈姆家族(Hashemites)驅離。希哈姆家族可是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的後裔繁衍而成的家族耶!後來英國才勉強給老國王兩個兒子伊拉克和約旦,伊拉克國王後來被年輕軍官政變推翻,但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一世(Abdullah I of Jordan,1882 – 1951)後代仍掌權迄今。

英國此舉,破壞了阿拉伯半島上千年的勢力平衡,內志王國(Mamlakat Najd wa-l-Ḥijāz)的 伊本·沙特(Ibn Saud ,1875 –1953)的沙烏地家族得到了將近整個阿拉伯半島大部分地區,兩大聖城劃入自己勢力範圍。

內志王國和漢志王國的文化大不相同,麥加、麥地那靠紅海,一直都是商業城市,在阿拉伯商人縱橫世界控制大部分貿易時,阿拉伯文化是相當開明和包容的,因為和外面的世界接觸很多。

可是內志王國基本上在沙漠,是遊牧部落,作風思想非常保守,沙特家族的大本營,現在沙烏地阿拉伯首都利亞德(Riyadh),就是在沙漠中。他們把希哈姆家族這個聖族後裔趕走了,為了維護其合法性,就大力宣揚保守伊斯蘭教義,以伊斯蘭守護者自居。

湯馬斯.佛里曼(Thomas L. Friedman)《在世界又熱又平又擠:全球暖化、能源耗竭、人口爆炸危機下的新經濟革命》(Hot, Flat, and Crowded:Why The World Needs a Green Revolution—And How We Can Renew Our Global Future)就有提到伊斯蘭教世界有分保守的沙漠伊斯蘭和開明的城市伊斯蘭,而現在沙漠伊斯蘭掌握了油源,所以花大錢傳播最保守的伊斯蘭教思想。

東南亞一些保守的宗教學校就受到保守的阿拉伯王國資助,導致伊斯蘭教愈來愈保守。近年在馬來西亞,極端伊斯教政客公然發表違法言論污辱非伊斯蘭教徒,是愈來愈常見了。那些富油阿拉伯國家其中一些王室成員還暗中資助極端主義份子搞恐怖活動,基本上算是公開的秘密。英國毀約又讓內志王國稱霸,就是伊斯蘭教由開明轉保守的遠因。

IS在初期有獲得富油阿拉伯國家資助,也算是公開的秘密。敘利亞在2011年1月26日開始出現反政府示威活動,但被政府軍鎮壓,但隨後反政府示威活動演變成敘利亞內戰至今。2014年,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l-Assad)再次成功連任總統。2015年5月,IS利用敘利亞內戰之際陸續占領敘利亞領土,目前敘利亞一半以上領土已被IS占領。持續進行的敘利亞內戰與IS戰事,導致20多萬人死亡,約800萬人在國內流離失所,超過400萬敘利亞人逃到國外成為難民,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的最大一批難民潮。

相關新聞:

IS作風極為殘暴,連原本有合作的基地組織(al-Qaeda)都看不下去而劃清界限。IS用斬首、淋油焚燒的方式處置異教徒、異己和同性戀者,還炸燬清真寺、違背《古蘭經》教義展開血腥種族清洗、使用氯氣進行毒殺、在巴格達的天主教堂裏屠殺信徒。他們也屠殺了雅茲迪教徒,殺人方式有槍殺、斬首,或斬斷手腳釘在十字架上,或以繩索縊死,另有許多人被活埋,或者負傷再活埋。許多婦女被姦殺,超過三百名婦女與女童被擄走,可能被轉賣,或成為軍妓、性奴隸。就算是遜尼派部族,如不願宣示效忠,也會被視為叛徒而被屠殺。所有罪行加起來這已經算是反人類罪了,是納粹已來最殘暴的政權。

伊斯蘭國專題》導讀:這一切的動盪就從中東筆直的國界線談起…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法國過去幹了很了髒事,只要被法國殖民過,下場只有一個詞可以形容,就是「悲慘」。可是今天到法國去批評他們過去的殖民主義,是個人言論自由的保障,還有一票老法會認同。在法國不信天主教,當無神論或者批評宗教,也是言論自由,頂多在保守的小城市被排擠。可是,在IS控制的地區,只要不皈依伊斯蘭教,或批評IS的手段,鐵定會被斬首或淋油焚燒,這還不算恐怖?

阿拉伯世界,尤其是富油阿拉伯國家,除了王室成員暗中資助恐怖活動,當巴勒斯坦被以色列佔領,各國出兵攻打還各懷鬼胎,被以色列一再逐個擊破,灰頭土臉到極點。敍利亞也好,黎巴嫩也好,其內戰不僅是西方介入,富油阿拉伯國家也介入,在這些國家打代理戰爭,爭當阿拉伯世界老大。巴勒斯坦和敍利亞難民,富油阿拉伯國家幾乎不聞不問,同樣是穆斯林同胞,誰比較沒良心?

中東問題,盤根太複雜,因為有石油,英美法俄中都明的暗的去攪局,對富油阿拉伯國家王室成員資助恐怖活動,睜隻眼閉隻眼,還一起在敍利亞和葉門打代理戰爭。這些什麼時候有解呢?

我想,只有在科技重大突破,我們不再依賴石油而有可靠的再生能源,歐美列強才會放過中東人民,讓他們自己選擇想要的生活吧。

全文獲作者授權轉載,文章來源:The Sky of Gene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