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30》紀錄片: 30個30歲台灣人的生命故事,交織出專屬這個世代的島嶼樣貌

《30 30》紀錄片: 30個30歲台灣人的生命故事,交織出專屬這個世代的島嶼樣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導演陳文政希望能由來自不同社經背景的主角共同刻劃出他們的選擇、價值與觀點,讓更多不同世代的人能夠藉著這部紀錄片,回顧當下的台灣。

文:陳香樺

30,一個在人生旅程中值得訴說的數字。20歲少年摩拳擦掌地遙望,40歲人們懷念地回首。而30歲的青年們,都在為了什麼樣的事情努力著?是否擁有了理想的人生?

懷著這樣的懸問,一部構想浪漫,手法卻無比真實的劃時代紀錄片作品──《30 30》即將誕生。製作團隊將深度走訪台灣各個角落,記錄30個30歲年輕人的故事。而不單單只專注於個人歷程,這部片有著更大的野心,要以這30趟人生旅程為經,時間的流逝為緯,具體而微地織出專屬於這個世代獨特的台灣樣貌──看這一代人,是如何成就這個世代。

看似「小有成就」,就是你所想要追求的生活嗎?

《30 30》的構想,其實就來自於一位同樣30歲的年輕人,面對人生轉折所產生的焦慮與衝動。導演陳文政原先為一名電視台文字記者,製作過許多深度報導,不到30歲、入行第二年就拿到台灣新聞界的普立茲獎──卓越新聞獎,大家都覺得前途無量。但他在30歲這年,卻忽然感到徬徨。在記者這個領域,外人看來他似乎已經小有成就。但是如果就繼續這樣下去,他彷彿可以看到自己或許成功、卻可預測的平淡未來──「這些,真的是我人生想要追求的嗎?」

於焉,他開始好奇周遭相近年齡的朋友們,是否也有著相同的掙扎與煩惱,而產生了拍攝紀錄片的念頭。後來,當他決定離開電視台歸零,即使同事無法理解、長官感到惋惜,他仍毅然決然選擇辭職並自行創業成立「此刻影像」,希望藉由攝影鏡頭,深入地去探索在這座島嶼上,同一代人的生活。同時,陳文政希望也可以將這幾年台灣的產業現況、社會議題都一同保存在紀錄片裡,由來自不同社經背景的主角共同刻劃出他們的選擇、價值與觀點,讓更多不同世代的人能夠藉著這部紀錄片,來回顧當下的台灣。

陳列在此刻影像辦公室中,陳文政得過的那些新聞大獎

而立之年,他們用鏡頭抵抗光陰消逝

「由19歲邁入20歲,同樣也是人生轉捩點,當時可能會覺得很興奮,會想要奮不顧身向前衝;但當你從29歲跨過30歲時,你就會忍不住開始回首,應當是人生最精采的這幾年下來,自己究竟已經完成了什麼?」

從《30 30》的想法誕生,到真正成立公司開始拍攝紀錄片,就歷經了兩年光陰。時間的迅速流逝讓陳文政擁有了巨大的危機感:「再不拍攝,就來不及了。」他說道,自己早已忘卻當年20歲的迷惘與困惑,若不將30歲記錄下來,此時所面對的困難與挑戰所帶來的心境成長與轉折,都將不可逆地在時光齒輪中磨損殆盡。

而談及參與《30 30》拍攝的團隊成員們,陳文政自我調侃地說,製作這部片的薪資絕對不會比其他的案子高,又得全台灣上山下海跑透透,如果不是認同紀錄片的理念,大概絕對不會有人願意做。所以這群夥伴的肯定對陳文政來說格外寶貴,也令人感動,更是支撐著他繼續往前走的重要動力。團隊也刻意選擇由30歲上下的人們組成,就這麼成就了這一部由30歲的拍片團隊、30歲的演員一起扶持前進的紀錄片。

並非勵志範本也不是底層悲歌,要傳達的是「真實」

陳文政希望盡可能讓眾人看見這個世代來自不一樣生活背景、社會階級以及各行各業的年輕人們。然而相較於上百萬真正生活在台灣的30歲人們,要怎麼盡量在這三十個人之間呈現整個世代的縮影,實屬一件難事。

他的辦公室牆上掛著一張台灣地圖,上面黏著寫有名字的標籤貼,《30 30》所拍攝的人物,最基本的就是性別分佈各半,同時來自台灣北中南東離島各地。每當他看到那張地圖,就會提醒自己不要過度將目光集中在某個區域,不要忽略尚未進入鏡頭底下的土地和人群。為了更全面描述此時此刻30世代的模樣,陳文政也試圖從各項議題切入,尋找適合的紀錄片主角:

終極夢想是開國際演唱會的李宓,一路刻苦地在演藝路上奮鬥。然而到了30歲這個關卡,所要面臨的是層出不窮、在短時間竄紅的年輕女星,她從求學時期一路堅持著夢想,刻苦地練舞、練歌、更不惜整形追求一副完美的軀體,現實的道路卻難免殘忍;在青年參政浪潮下,成功當選的南投集集鎮長陳紀衡,發現實際走入體制中所面對的問題十分艱困,雖有著年輕的衝勁,然而手底下全都是年紀比他大上許多的官員,想要試圖改革,卻容易因為年齡遭受冷嘲熱諷與批評⋯⋯。

一直在演藝事業打拼的李宓,在《30 30》紀錄片的片花中提到,最遠大的目標是希望有一天能舉辦世界巡迴演唱會。 Photo credit: 李宓Mina 粉絲團

這並不是一部所有人都成功逐夢、事業有成的勵志範本,也不是刻意渲染在階級底層辛苦掙扎的社會悲歌。每個人各自不同的真實歷練,才是《30 30》想要傳達的價值。

辦公室牆上的台灣地圖,上面貼有寫著姓名的標籤貼

能夠替紀錄片撰寫劇本的人,只有上天跟命運

《30 30》之所以被稱作一部劃時代紀錄片,正是因為在30歲的故事被記錄下來後,陳文政還計畫著十年後、二十年後能夠讓同一群人、同一個工作團隊、同一批主角再度聚首,拍攝《30 40》、《30 50》。不但可以繼續呈現這些主角4、50歲的故事,更能夠記錄台灣在幾個十年間時代的軌跡。陳文政笑稱,這種感覺就像是一個國小班級,經過數十年再次舉辦同學會,得知彼此在時空流逝之下的發展變化,心中都會存在無限感慨。

也許30歲時說出口的信念,到了40歲早已改變,但《30 30》並不是想告訴眾人努力之後一定會成功,更多的是讓大家看見實際存在的故事。為什麼不繼續追夢?遭遇到什麼樣的心境轉折?又或者,主角們在十年間發現了另外一條更適合自己的道路,正積極發光發熱向前走也未可知。這也就是人生的精彩之處,你永遠無法預料未來發展的模樣。相較於劇情片,能夠替紀錄片撰寫劇本的人,只有上天跟命運。

最後我們問及導演除了拍攝這部紀錄片以外,還想傳達給同樣世代的年輕人什麼話,「就算客觀條件阻擋著我們,還是要克服萬難,努力變成自己想成為的模樣!」陳文政堅定地說。

導演陳文政。

>更多相關資訊,請參考《30 30》跨時代紀錄片 首波集資行動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