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受美式教育並沒有讓我成為妙麗

從小受美式教育並沒有讓我成為妙麗
Photo Credit: www.audio-luci-store.it CC BY SA 2.0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 www.audio-luci-store.it CC BY SA 2.0

我最常聽到關於西方學生或在國外長大的學生跟東方學生的差異就是,前者勇於發言而後者多半在課堂都是靜默的。一般對這樣的現象都歸咎於國外教育跟亞洲教育的差別 ,例如國外教育是從孩子小的時候就引導他們獨立思考的能力,並鼓勵孩子表達自己的想法。

沒錯,國外的教育的確是這樣的,但在這種環境下長大的小孩真的每個都會是妙麗(選我選我),上課勇於舉手發言嗎?我一直有這樣的疑惑。

我在台北出生,兩歲出國,其中短暫回台灣住過一年多,後來一直到高中畢業後才回台灣。從學齡開始就受美式教育,先學會寫ABC才學ㄅㄆㄇ。從幼稚園到高中,同學從美國人、中南美洲人、亞洲人各個種族都有。但很奇妙,幼稚園開學第一天我看了班上同學一圈後,很自然的就跑去亞洲人那區。在知道其中有同樣會講中文的同學後,就決定跟他們當朋友,因為這樣導致後來老師還跟我爸媽告狀,說我在學校只講中文不講英文,害我被罵了一頓。可是我似乎沒有因為這樣就開始多交非華人的朋友,只是跟朋友從講中文變成講英文。

快轉到現在,回想從小到大所交的朋友,清一色都是講中文的,當中許多都是在國外長大的,也有些是第二代的華人,我們的共同點是我們都愛聽中文歌,看中文電視節目,吃台灣小吃。我到美國念書時,首先找那些有賣台灣食物的城市。

所以我雖然每天上課是對著外國老師,上課方式及課程也都是美式教育,從國中就要準備報告上台發表,但我在課堂上永遠不願意主動發言,往往都是老師因為不想每次都叫那些舉手的人,才迫使像我這種沒舉手的人發言。大學上課時,我也一定都挑最後一排,離教授最遠的坐位,心想最好整堂課都不要叫到我。

到底是誰影響我,讓我沒有成為大家口中所說的「美式教育」會勇於發言的人呢?肯定不是台灣的老師。我爸媽也非常開明,因為自己也是長期住在國外、不屬於傳統的父母。看看我周圍的朋友,我發現他們也大多不屬於喜歡在上課時踴躍舉手的人。相較之下,中國和印度來的這些一樣屬於亞洲的學生反而舉手的機率大一些。他們只要有問題絕對會提出,而且會一直追問到滿意的答案為止。所以非關東西方,說到底還是每一個國家的環境和文化。

我想對於我來說,當我聽中文歌,看台灣的節目、文章時,那些內容彷彿將那個環境帶入了我的生活中,無形中慢慢的塑造了我的想法。所以雖然我離台灣那麼遠,真正住在台灣的時間又那麼短,但我卻覺得跟台灣是那麼的親近。原來我們的成長環境、教育模式是環繞著我們的文化。人正是傳播這文化的中心,而媒體更是使這文化能深入人心的關鍵。或許我現在該開始看些美國影集,好讓我更融入美國生活?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Tina Tse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