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換了臉書大頭貼?其實這只代表我們在等同一輛公車而已⋯⋯

你也換了臉書大頭貼?其實這只代表我們在等同一輛公車而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都換了大頭貼,但是我們本身的身份、說話的動機,想要說的話,以及接下來的行動可能都大不相同....

文:李侑謙(台大社會學研究所學生)

將臉書大頭貼換上特定的顏色,表達對於某議題的支持,從半年前的美國最高法院使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後的「彩虹浪潮」就時常可見。而這幾天網路社群對於是否要為了法國巴黎遭受恐怖攻擊一事,更換臉書個人大頭照而吵得不可開交。

當你把大頭貼換成「六色彩虹」,是否了解其代表的意義?

支持與反對更換大頭貼的群體,分別操持著「換了就是服膺於西方文化霸權」與「反對就是以文化相對論來姑息恐怖主義」等論調,相互攻訐與嘲諷。

在大的結構分析上,這些人的觀點或許有其道理,但在結構的影響力之外,它們沒辦法處理每個人對於同一個重大突發事件,有著超出兩種立場之外的感受。

當然也不乏一些認為「換頭貼屬於個人立場」的聲音,但我認為這樣的切入角度根本上忽略了「人們為什麼要換頭貼」的動機。

Iris Young有個「等公車」的譬喻,「我們都在同樣的站牌前面等公車,但我們等車的時間、等待的車子、接下來要去的地點,不一定相同。」她原本要討論的是女性們在現實社會中同樣因為「女人」的社會身份而受到壓迫,看似都是受害者但實際上卻是因為不同的原因而成為受壓迫者,也擁有著不同的受害經驗。

但換個角度想,幫頭像上色(不管是替法國哀悼的三色或者是支持同志運動 / 性別平權的六色),也可以視為另一種「等公車譬喻」的實踐,從受害「經驗的差異」,轉換成「回應方式的差異」:

「當一群人共同面對恐怖攻擊(戰爭)/ 性別不平等,因而產生的物質 / 象徵 / 精神上的壓迫,選擇以類似的方式回應(換大頭貼),但實際上他們所經歷過的壓迫處境可能大不相同。」

換成三色頭貼的人,有人可能正身處法國,直接面臨身心靈的恐懼與威脅;有的人親友正旅居法國,因此替自己的親人擔心不已;有人可能只是遠在幾百公里之外,沒有肉體傷害、沒有任何關係人受到影響,單純只是精神上受到衝擊的人。

換成六色頭貼的人,有人可能是中產階級同志,有人可能是東南亞籍的跨性別者,也有人可能是支持性別平權的異性戀者。

我們都換了大頭貼,但是我們本身的身份、說話的動機,想要說的話,以及接下來的行動可能都大不相同。我們唯一相同之處就只是都在等公車。但卻常常不小心被路旁的人當成是一群一同出遊的旅伴,目的地與心情都應該要相同。

當然嘗試分析為什麼某些人對於某些議題會選擇換大頭貼表態,是希望可以看出台灣社會的臉書社群受到什麼樣的力量影響(誰掌握了媒體?台灣在文化、政治立場上跟哪些國家、文化社群比較親近?)。

但是如果要直接說「換 / 不換的人就是因為『西方文化霸權 / 過度同情恐怖主義』的影響,然後這是不對的」,這類未經仔細考察的道德譴責,將採取特定相同行為的人們視為「有一致的感受與立場」並且加以撻伐,反而不利於真正地進行各式各樣的串連,只會造成更多的誤會。

甚至,當這種對於行為背後目的進行二分法成為一種主流的論述時,很有可能對於那些不符合論述邏輯的人們,產生新的壓迫:從心理上、認同上的自我質疑,到物質生活上的被歧視,都有可能。

藉由這些辯論,我想可以這樣說:在針對某個社會現象進行分析時,我們都需要弄清楚自己的「分析對象」是誰。

除了高層次的政治、經濟、文化的分析之外,也有另一個面向細部地去考察不同人對於某現象的反應來源,或許才是彼此理解、找到共同點,進而展開改變社會行動的基礎。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