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獨運動必須是社會運動的領頭羊:如果你討厭民進黨,也請先跟我們一起打倒國民黨

台獨運動必須是社會運動的領頭羊:如果你討厭民進黨,也請先跟我們一起打倒國民黨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你真的很討厭民進黨,拜託,請先跟我們一起打倒國民黨。打倒國民黨以後,我們可以再一起去打倒民進黨,謝謝。

一、前言:社會運動要怎麼走才會成功

台灣的社會運動從以前到現在一直不是很成功,如果要細究其歷史上的原因,最主要的問題當然是出在國民黨身上。一般來說,如果要提高社會運動成功的機率,筆者認為有個大前提必須先成立:這個國家必須是個民主的國家。

關於這一點,筆者必須說得更清楚一些。我並不是說在民主國家從事社會運動一定會成功,我的意思是說在不民主的國家從事社會運動,成功的機率非常低,因為獨裁國家使用暴力是沒有限度的。

大前提成立以後,還要有三個要素加入,社會運動才比較有可能成功。這三個要素是知識份子的參與,團結的群眾,在體制內要有忠誠的代言人,這三者是缺一不可的。

以台灣勞工運動為例。透過這些標準,我們自然就能明白為什麼台灣的勞工運動成果不彰。在過去國民黨的黨國體制下,整個政治環境是不民主的;知識份子在黨國的馴化下幾乎個個都是乖乖牌,工會組織也早就被國民黨滲透與控制;體制內的代議士與行政首長都是國民黨的人。

因此,台灣的勞工運動會失敗是必然的。但是這個失敗,不是從事、支持勞工運動的朋友的錯,是國民黨這種畸形的政治體制所造成的,因此從事、支持勞工運動的朋友實在不需要對此有任何自責。

把鏡頭拉到社會運動的參與者。社會運動要成功,其參與者絕對不能離開知識,這是現實的必然。不管我們來自哪一行哪一業,如果我們決心要從事、支持社會運動,該讀的書就要讀,該碰的論述就要碰,該寫的文章就要寫。我們要一直維持閱讀的習慣,不能閃躲也不能逃避。

我們必須認清,只有帶著知識才能扛著價值,尤其當你成為這個組織的幹部、甚至是領導者的時候,你需要更強力的武器才能對抗敵人。不論你之前的學歷或出身是什麼,當你決心投入、組織社會運動以後,你絕對必須吸取知識。只要你肯吃苦念書,知識就不會被檯面上的那些知識份子壟斷。從事社會運動的你倘若具備了知識,你就能防止被知識份子或組織內的幹部出賣,因為你有能力可以識破他們的花言巧語。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二、台灣獨立運動是一個弱小國族對抗中國帝國主義的左派運動

長期以來台灣的社會運動者排斥台灣獨立運動,這可以歸納出兩個原因。第一、台灣的社會運動者對「台灣獨立運動是一個弱小國族對抗中國帝國主義的左派運動」沒有深刻的認識。第二,民進黨它的政策長期以來只有稍微、但沒有非常明顯地親近弱勢,這讓台灣的社會運動者認為民進黨是台灣社會運動的叛徒,連帶地降低了台灣社會運動者對台獨主張的親近程度。

不過這兩個問題,都是可以找到解決方法的。

首先,左派論述中對弱小的國族是支持的,以這個觀點來看,台灣獨立運動恰恰就是一個弱小國族對抗中國帝國主義的左派運動,只是台灣的社會運動者對此沒有深刻的認識罷了。這種認知上的失誤,筆者認為其成因有兩個:

第一、國民黨長期以大中國認同來餵養大多數的台灣人,讓大多數的台灣人以為自己是中國人而不是台灣人。

任何一個深刻明白自己是台灣人的台灣人,不可能會去指責台灣獨立運動者的國族認同是一種帝國主義或是法西斯主義,就好比你不會把弱者對強者的反抗視同邪惡的暴力。你最多只能指責部分的台灣國族認同者有部分過激的言行。倘若有人會去指責台灣獨立運動者的國族認同,恐怕是受到他內心的中國認同所驅動。

第二、古典的左派論述有其去除國族主義、傾向國際主義的傾向。

有人說,台灣目前現有的三種國族認同是大中國認同、中華民國認同與台灣認同,身為台灣的左派,對這三種國族認同都持反對態度是很公平的,但是我對這種說法背後的謬誤非常不以為然,因為這種忽略個別角色的現實處境差異、每個角色都各打五十大板的假公平,不是真正的公平。

我想到一個小故事。有一座島上頭住了五個人,甲、乙、丙、丁和戊。有一天外面來了一個大個子,手裡拿著一把大刀,要來搶劫這座小島,其中甲拿石頭要丟大個子,準備衝上去,乙卻跟大個子使了個眼色,拿著石頭卻要丟甲。

丙也想反抗卻又不時退縮,雖然他手裡還拿著石頭站在甲的旁邊,但是他不曉得該不該真的豁出去抵抗大個子。丁則坐在地上,他對這場紛爭感到無所謂,他覺得可以置身事外。

這時候戊說話了。戊大聲嚷嚷,他說:「所有人都放下武器吧!」

請問,你覺得大個子真的會放下大刀嗎?請問,你覺得甲如果先放下石頭,會發生什麼事呢?

在這個小故事中,甲是台灣認同者,乙則是大中國認同者,丙則是中華民國認同者,丁則是對台灣的統獨議題不是很在乎的人,戊則是對所有國族主義都抱著排斥態度的古典左派,大個子則是中國。

中國是強勢,台灣是弱勢,在台灣目前這種國際地位險峻的環境中,古典左派論述裡頭的那種去除國族主義、傾向國際主義的觀念一旦落實,得利者將是中國。目前中國的法理國境線已經包含台灣,實際國境線已經慢慢逼近台灣。台灣雖然現實上有自己的國境線,但是那是不完整的,因為我們堅實的法理國境線還沒有形成。倘若台灣人完全放棄台灣國族主義,這終將導致台灣徹底融入中國。

大中國主義是侵略性的,台灣國族主義是防禦性的。台灣的左派可千萬不要忘記,不論你們再怎麼鼓吹去除國族主義,中國和它的統派盟友絕對絲毫不受影響,並不會因為你們的論述就「良心發現」,以消滅自己的國格為中程目標去加入尚未成立的地球聯邦。反過來說,台灣作為國族認同混亂的小國,這種去除國族主義的論述將會讓台灣的門戶大開,讓中國長驅直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