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進佔烏克蘭 北約各國不能只有經濟制裁

俄國進佔烏克蘭 北約各國不能只有經濟制裁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關鍵評論網很高興在此宣布,我們已與知名國際雜誌《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建立合作關係,日後將定期翻譯《外交政策》中深具質量的評論文章,帶給華人讀者更多不同的觀點。

作者:William B. Taylor, John E. Herbest, Steven Pifer

翻譯:Leonard(錢佳緯)

10863552123_b2c5cb2ed0_z

Photo Credit: Republic of Korea CC BY SA 2.0

7557184746_7a8e0ea502

普亭和「天然氣公主」Yulia Tymoshenko (照片攝於 2009年)Photo Credit: Jedimentat44 CC BY SA 2.0

西方世界顯然正面臨俄羅斯安全危機。過去六年間,俄國以保護少數族裔、俄裔及俄語民眾為由,兩度出兵占據鄰國領土,但西方國家兩次制止均未獲回應,或許未來須進一步採取行動,才能遏阻俄國繼續侵略。

2008年,喬治亞深受其害,俄國軍隊掌控南奧塞梯與阿布哈茲亞地區,並承認兩地獨立;去年冬天,俄國又擬出兵占領克里米亞,更在烏克蘭舉行備受質疑的公投,據稱97%的選民均支持俄國併吞,而俄國也公投後一星期內,正式併吞克里米亞。

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雖表明他對烏克蘭領土並無盤算,但在3月18日向國會演說時,卻又提及布爾什維克黨人於1918年將「俄國舊南部地區」割讓給烏克蘭(其中包括烏國東北部至西南部區域),是「未考量當地人口族裔比例」,因而重申要保護俄裔海外僑民。

此外,普亭表面所關切烏克蘭境內的「持續動亂」,實為俄國政府暗中煽動,更不斷增兵進逼烏國東部邊界,造成社會動盪不安。

從過往行徑可見,普亭向來不惜踐踏主權疆界、國家職責與國際法規,自詡為海外俄裔與俄語民眾守護者,他更不斷向鄰國政府施壓,動武重劃國界。

此刻問題在於,美國與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該如何因應?對俄國進占烏克蘭,美國總統歐巴馬打算提出金融制裁,歐洲也接著跟進;不過歐巴馬也得領導北約提出安全對策,讓西方世界必須認真看待俄國未來可能再次侵犯他國。

普亭若持續宣稱要代表俄裔民眾行事,許多國家都將陷入危險。北約地區內,波羅的海三小國首當其衝,拉脫維亞的俄裔人口為28%,愛沙尼亞則有25%,立陶宛為6%),北約應考慮逐步提升在三國的防禦能力,例如提供防空導彈或反裝甲系統。

普亭的俄裔民眾代言人的姿態也將威脅中亞國家,如哈薩克俄裔人口有23%,集中在與俄國接壤的北部地區。

美國分別增派F-15與F-16機隊前往立陶宛與波蘭,確實有助紓緩中歐盟邦的緊繃神經,但這樣還不足夠,美國目前在立陶宛共有十架F-15戰機,對於波羅的海巡航任務,北約派駐戰機數量也該從四架增至十架。

另一方面,北約應重新審視東部區域政策。北約曾於1997年強調:「在當前與未來可預見的安全環境下,對於集體防禦及其他任務,北約應著重於強化流通、整合與能力,而非長期增派實質武力」,可是普亭的行為已大大改變歐洲安全局面,北約也該考慮是否要調整相應政策。

北約也不能忽略東南部地區,俄國政府利用少數族裔問題,也讓摩爾多瓦的外聶斯特地區成為潛在衝突地點。

無論是檢討既有政策,或調整波羅的海與中歐兵力部署,都是為了嚇阻俄羅斯進犯,同時讓俄國軍事單位明白,克里米亞事件已造成戰略議題更加複雜。

除了上述手段之外,北約應凍結所有對俄軍售案。德國政府就在上星期宣布,不會將先進戰鬥模擬器賣給俄國軍方,而法國也應取消或暫停出售西北風級(Mistral)直升機攻擊艦給俄國海軍。

外界並未期望美國或北約部隊為烏克蘭抵抗俄國在未來的侵略,但至少該協助烏克蘭自衛。

首先,西方國家應幫助烏克蘭阻擋俄國在境內從事顛覆活動,例如提供邊防設備和訓練,防止俄國人士入境煽動民眾。

其二,西方國家也該與烏克蘭分享關於俄國行動的情報,或是可能威脅烏國的軍事計畫;

其三,北約應定期在烏克蘭舉行聯合軍事演習;

最後,俄國軍方若維持威脅聲勢,北約應提供反坦克及防空武器,並加上足夠訓練,至少,能因此提高俄國若再次進犯烏克蘭的成本。

俄國侵略態勢恐將威脅週遭鄰國,例如喬治亞或能源蘊藏量豐富的亞塞拜然;哈薩克全國有23%人口為俄裔,與俄國為鄰的北部地區比例更高,同樣不無風險,烏茲別克也向來擔心俄國覬覦中亞。北約重要成員國應徵詢上述各國政府,關心俄國新政策可能造成哪些衝擊。

這些步驟不僅能提高北約安全性、加強烏克蘭抵禦外侮的能力,也支持因普亭作為而繃緊神經的其他國家,同時阻止俄國繼續尋找更多兼併對象。

作者William B. Taylor為2006年至2008年駐烏克蘭大使,John E. Herbest為2003年至2006年駐烏克蘭大使,Steven Pifer為1998年至2000年駐烏克蘭大使

本文獲Foreign Policy授權刊登,原文請見 “When Sanctions Aren’t Enough —If NATO wants to stanch Russian adventurism in Eastern Europe, it needs a comprehensive security plan (and fast).”(2014.3.31)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