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沈默者,我這樣看你們的學運

我是沈默者,我這樣看你們的學運
Photo Credit: 中岑 范姜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hoto Credit:  中岑 范姜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中岑 范姜 CC BY SA 2.0

作者:OMAGA(主修商管,任教於私立大學的六年級生)

轟轟烈烈的學運終於落幕了,在年輕熱血澎湃的訴求和多數媒體一面倒的吹捧下,我是仍然保持沈默的人。為什麼沒有被打動?容我分享自己的觀點。

首先,訴求一變再變,令人無所適從。

一開始強調反黑箱,後來執政者允諾逐條審查後,又強調反服貿,再來又變成國是會議或公民憲政會議等等。雖然學生們在政論節目上費盡唇舌,澄清一開始就主張反黑箱服貿,但是在我看來,既然衝入立法院的合法化理由是那30秒 的黑箱,則在獲得逐條審查的承諾後,應該至少要有所軟化;但是我看到的只是學生們一再將訴求拉高,最後居然還變成憲政層級。政治話術我不懂,我只知道,他們看起來是完全不信任執政者、及目前代議制度運作情形;再加上衝入行政院的行為。整體加起來,幾乎接近「革命」。學生們也許覺得是一場民主聖戰。但對我們這種沈默者來說,只覺得很可怕。

其次,如果真的是要革命,是否應該有著拋頭顱灑熱血的心理準備?

結果,衝撞行政院後,反而指責警方鎮暴,在媒體譁眾取寵下,還真的把本身先違法、而遭到合法驅離的行為拋諸腦後,這更是令人匪夷所思。難道只有對你有利的法治才是法治,對你不利的法治就是暴政嗎?再說一次,也許參與者覺得「官逼民反」,但對我們這種沈默者來說,只感到「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或凡事我說了算」的恐怖。

再加上,當被問到議場損失誰來負責時,某些學生們還認為「政府或立法委員應負責,給他們一個贖罪的機會」。在我們這些辛苦工作、認命繳稅的人眼中,只覺得為什麼你們的革命要我們來買單?既然革命如此神聖,受點傷、出點錢應該都是小事,難道不能敢作敢當,讓人稱讚有guts?結果我看到的只是非我族類的觀點都是錯,若有損失都是因為別人不聽我的;甚至在退場宣言中,連對社會大眾或警察說句「抱歉造成不安及困擾」的話都沒有——這樣的態度如果帶到工作上,很抱歉我必須有點刻薄的說:難怪22K。

再者,也許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學生們一再強調自己代表「人民」。

也因此認為在此前提下,任何行為都有「民主」背書,可以合理化。並且在政論節目上,只要被質疑此前提,就以「執政者只有9%」來回應。姑且不論民調本身的偏誤可能性,即使我們接受9%這個數字,以上一屆馬英九與蔡英文的票數合計(689萬+609萬=1,298萬)乘以9%,也有116萬人,還是比很可能被高估的 50 萬人(330大遊行)高出許多,所以我真的不曉得所謂的「自己代表人民」 到底是哪來的信心?

如果無法代表人民,則在執政者多次讓步被你們否決的時候,你們也正否定了沈默民意與你們意見不同的可能性;如果無法代表人民,在你們不斷拉高訴求的層級時,也形同正在閹割沈默大眾的想法。這種「本身民意高於其他民意」的行為,是否有點傲慢又接近獨裁?

事實上,我的觀點,對學生們來說可能只是某個莫名其妙的網路上的讀者「個人意見」,但相同的道理,你們的觀點、或網路上某個「企業家良心的告白」等等,對我來說也只是匿名且不必負責任、無從考據的意見。因此,何不讓選舉來展現真正的民意所歸?民主政治的核心,最終仍需回到一票一票的表決,成熟理性的人,都會接受這樣的結果。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