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的天然氣之戰:左甩烏克蘭,右接中國,西方制裁我不怕

俄羅斯的天然氣之戰:左甩烏克蘭,右接中國,西方制裁我不怕
Photo Credit: northbaywanderer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hoto Credit: northbaywanderer CC BY-SA 2.0

Photo Credit: northbaywanderer CC BY-SA 2.0

烏克蘭政府宣布,本月起暫停由俄羅斯輸入天然氣。能源和煤炭工業部長普羅單解釋,因為兩國在天然氣價格存在分歧,俄羅斯天然氣新價格過高,不排除向國際法庭起訴俄羅斯單方面毀約。

為了向克里米亞危機爆發後瀕臨破產的烏克蘭施壓,俄羅斯輸往烏克蘭的天然氣大幅加價,爾後又揚言要烏克蘭為天然氣供應預先付款,對烏克蘭來說是雪上加霜。

俄羅斯最大王牌:天然氣

烏克蘭危機愈演愈烈,已經演變為俄羅斯為首的集團國家和歐盟(尤其是西歐國家)之間的對抗。雖然從經濟、政治層面上來看,歐盟似乎影響力非常強大,但面對領土面積世界第一、軍事實力世界第二的俄羅斯,其手上最大的王牌,便是全歐洲都需要的「天然氣」。

Photo Credit: Samuel Bailey CC BY 3.0

Photo Credit: Samuel Bailey CC BY 3.0

歐盟的天然氣供應有四分之一來自俄國,從圖中可以發現,其中的80%是取道烏克蘭輸送。長期以來,烏克蘭以其「天然氣過境」的地理區位,獲得了歐洲各國的支援,並在俄羅斯與歐盟兩大集團的平衡下,持續發展國家政治與經濟。

然而,俄羅斯和烏克蘭在天然氣收費和過境費問題上頻頻發生摩擦,使俄羅斯對一些歐洲國家的天然氣供應受到影響。俄羅斯開始計劃修建其他通往歐洲的天然氣管道,包括北部穿越波羅的海抵達德國的「北溪線(Nord Stream)」管道,和南部穿越黑海抵達保加利亞的「南溪線(South Stream)」管道。這些管道不僅可以使俄羅斯實現天然氣出口渠道多樣化,還可以免去向管道過境國交納過境費的額外負擔。

「北溪線」已於2011年開通,此一路線離開俄羅斯國境後,不必受到近年來未加入獨立國家國協的立陶宛、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的牽制,亦可避開白俄羅斯和烏克蘭管線過境費的爭議。「南溪線」原定於2015年完工,日前已與保加利亞簽訂合作,所有的管線施工均由俄羅斯支付費用,貫通後,烏克蘭的輸氣管重要性將再次遭受打擊,而俄羅斯將更能夠直接控制巴爾幹半島的國家局勢。

透過天然氣管線的鋪設,可以發現區域性或跨區域的國際情勢,其實相當錯綜複雜,看似僅是烏克蘭的政治紛擾,實際上牽扯到了俄羅斯與歐盟國家之間的利益,此外,俄羅斯也並非烏克蘭不可,早已透過北溪線、南溪線的鋪設,一定程度的擺脫烏克蘭親歐盟派的牽制。

儘管現在的烏克蘭過渡政府聲稱,短期內天然氣不虞匱乏,但實際上其儲藏量大約只能撐過4個月。目前歐盟(尤其是西歐國家)雖有北海油氣田供應部分能源,但總量仍顯不足。烏克蘭本身的天然氣中轉的地理區位,在俄羅斯和歐盟兩大強權的跨區競逐下,未來可能將逐漸被逼到角落,重要性大幅降低,烏克蘭的未來仍然茫茫。

擺脫西方制裁 俄羅斯另闢東方市場

烏克蘭危機迫使俄羅斯尋求歐洲以外的市場,中國是俄國在歐盟以外的最大貿易夥伴,也是聯合國安理會中唯一沒譴責俄國在克里米亞行動的國家。俄國希望在總統普亭5月訪問中國時,簽訂談判長達十幾年的天然氣供應合約,今年前底生效。一旦雙方簽約,俄羅斯便可擺脫西方國家的制裁,轉向東方銷售天然氣,而中國也可能趁機要求較低的價格。

雙方9日將再協商合約的細節,簽約後將鋪設新的天然氣管路,一年對中國供應380億平方公尺的天然氣,一份長達30年的長期合約。路透指出,這項供應合約是俄羅斯的「聖杯」,如能簽約,將是俄總統普亭的一大勝利,俄國天然氣對歐洲市場的依賴將大為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