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立倫副手、前勞委會主委王如玄:「關廠工人是陳菊先告的」

朱立倫副手、前勞委會主委王如玄:「關廠工人是陳菊先告的」
Photo Credit: 三立新聞影片截圖@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朱立倫力挺王如玄表示,關廠工人是前勞委會主委陳菊就開始、無薪假從民進黨時代就開始,是王如玄堅持要有基本工資,王如玄是保障勞工的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今(18日)下午在中常會上親自宣布副手為前勞委會主委王如玄。在隨後3點的記者會上,朱立倫表示,王如玄出身彰化勞工家庭,長期關注弱勢、兩性平權與勞工權益,未來「朱玄配」將共同帶動經濟,同時將重點放在分配正義。

相關報導:認識蔡英文副手陳建仁》抗SARS公衛專家、虔誠天主教徒,造福世界同時實現自我的小王子

中央社報導,國民黨主席暨總統參選人朱立倫,今天下午在國民黨中常會中,宣布副手人選為律師、前勞委會主委王如玄。

朱立倫表示,王如玄出身彰化勞工家庭,來自基層、幫助基層、代表基層,也長期關懷婦女、弱勢與勞工權益,在她2008年起擔任勞委會主委的4年半期間,對勞保年金以及勞工權益基金、勞工育嬰假與相對福利、基本工資的提升做了很多努力,值得大家肯定。

朱立倫表示,他將發揮自己在財金上的專長,未來致力於拼經濟,並為兩岸和平努力;而王如玄則將扮演另一個角色,負責讓各種階層都能感受到經濟發展的結果,尤其是弱勢、婦女、勞工,這將是他們努力打拼的目標。

聯合報導,朱立倫表示,副手人選他只考慮過王如玄,而王如玄最大的考量,是選舉期間可能會對她家人的造謠,「但我跟她說我們要勇敢的面對,要跟你當初當律師的初衷是一樣的,我們要為下一代來努力。」

王如玄則表示,自己之所以會答應這場選舉,願意接受生平第一次這麼艱鉅的總統副總統候選人的選舉,「是因為我父親跟我講過,我們沒有背景也沒有財產,我們要靠自己打拚」。她說,「我父親也是勞工,靠著微薄薪資養大我們五個小孩,所以我非常能感受到台灣一般的受薪階級的生活情形,我也看到台灣社會有很多可愛、需要照顧的人,這些人需要更好的對待。」

王如玄指出,這是她應該捲起袖子做事的時候,期待自己是公平正義實現者,「也感謝主席和國民黨給我這個機會,讓我有機會實現夢想。」

關於關廠工人事件,聯合報導,王如玄說,從前任勞委會主委陳菊開始就展開對關廠工人的訴訟,有勝訴確定判決在前,到她擔任主委時,15年追訴時效要屆滿,基於國家債權保障,她提告真的是情非得已。

她表示,她在溝通時,有說明之前有勝訴確定判決,做為行政機關,即便她指揮同仁不要追溯,同仁都不會答應,因為可能面臨瀆職、遭監察院彈劾,因此她才說要想辦法推翻原本的勝訴確定判決,讓行政機關有作為的空間。

不過,王如玄說,可惜因為基本工資問題,她與行政院有不同看法,後來離開勞委會,無法圓滿處理關廠工人案件。事實也證明,這條路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至於無薪假,王如玄說,大家都希望勞工有工作,有很高的薪資,有人說她是無薪假推手,但在她之前的幾任勞委會主委,包括陳菊、李應元對無薪假都做過解釋,工作時間變少,他們認為相對可以減少工資,甚至可以允許低於基本工資,「是在我的任內推翻前面的解釋」,認為不管怎樣都不可以低於基本工資,「在我任內做這樣的翻轉」。

三立報導,王如玄表示,自己不是一個長期在政治裡的人,擔任勞委會主委是因為認為自己可以做一點事。她希望台灣可以有一個好的選舉文化,也希望政治素人的加入能有這樣的翻轉。

此外,王如玄在記者問答時也表示,她會繼續維持無黨籍的身分。

記者提問
Q:朱主席徵詢過誰?王如玄曾說要休息一下,為何改變心意?

A:

(朱立倫)
關廠工人的案子,過去時代大家都知道這是陳菊時後就告的案子,無薪假是民進黨時代,是王主委堅持一定要有基本工資,結果反倒被扭曲成無薪假發明者。回過頭來,很多媒體都關心,從10月17之後我有看到各式報導,傳聞的每一個,我都沒有接觸過,也沒拜託任何一個人去跟傳聞的人接觸,但事實上我在將近三禮拜前,就已經跟王如玄主委提了,然後我給他一星期,希望他考慮,他最大的考慮就是選舉期間對他的個人家人,有負面攻擊抹黑造謠,但我跟他說,我們要勇敢的面對,因為我們參選,就跟你當時當律師初衷是一樣的。是為下一代大眾來努力,很謝謝王律師在我出國前,他已經跟我初步的確認,但我相信他需要多一點時間,我跟他說,我回來後,再做最後一次確認,也就是到昨天為止甚至到今天為止都有人說我徵詢過誰,大家報導的從頭到尾,我都沒跟這些人徵詢過,也沒問過這些朋友前輩,謝謝大家。

(王如玄)
為何我又回來,這三年半擔任華夏協會理事,我非常清楚,要改變弱勢,只有透過政治,因為政治才能分配國家資源,所以我又回來了。為什麼我答應,因為國家永續發展,經濟發展是重要一塊,社會公益也要兼顧,他覺得在公益上我可以跟他發揮互補的效果,我覺得我有義務加入這場選舉。

Q:會是個無聲的副手?第二點基本工資跟外勞是否脫鉤?

A:
(王如玄)
您提到是否會是個無聲的副手,其實我把中華民國憲法翻出來看,我查一下副總統職權,起碼有三件事要做,副總統是國家安全會議組織法固定成員,第二件是,副總統是人權委員會的召集人,和弱勢朋友權益息息相關。副總統還是大法官審議提名的召集人。我一路打官司,打輸我都申請大法官解釋,我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第二點基本工資跟外勞是否脫鉤,我重申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朱立倫)
我不會讓我的副總統是個沒有聲音的人,我只會請他講話慢一點,這是我對他唯一要求。

Q:一直都關心勞工問題,年底有華映有無薪假問題,如何關心?此外民進黨和親民黨的副手都有特殊宗教信仰,您有嗎?

A:
(王如玄)
宗教部分我離開勞委會後,對宗教很有興趣,是一個必修過程,我家是拿香拜拜的,但是我這三年來,每禮拜三我參加教會活動,我覺得宗教都勸人為善安身立命我很注重。第二,年底我一直有注意這數字,離開勞委會我還是每天看勞工新聞,當年在金融海嘯推出很多政策,這些政策對勞工都有幫助,應該要做好準備。

新聞來源:

2016 總統大選 banners_920X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