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的漠不關心不見得是心中無愛,可能只是有些事他還不知道

人們的漠不關心不見得是心中無愛,可能只是有些事他還不知道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那個教育不普及的時代,文人擁有的話語權遠超過一般底層人民。正因如此,從詩經到樂府詩,甚至一直到唐代的新樂府運動,這些掌握知識的文人,有很大一部份透過寫作來揭露社會現實,反映給上位者,藉此實踐自己的責任。

給高三學生複習到《詩經》

順著這個話題,也簡單談了一下社會寫實詩。

我跟他們說,所謂的「國風」,大部分內容都是地方民歌。「民歌」是飽含生命力的,最能夠反映人民的生活面貌。

有人認為這些民歌,是上位者為了瞭解民間疾苦,進而去四方蒐集來的。從今天的角度來看,當時的上位者是不是真有此德政,確實有討論空間。

但不論這些是來自後人的憧憬想像,還是確有此事,當這樣的觀念逐漸成形,確實也替古往今來的知識份子,劃定了一些社會責任。

在那個教育不普及的時代,文人擁有的話語權遠超過一般底層人民。正因如此,從詩經到樂府詩,甚至一直到唐代的新樂府運動,這些掌握知識的文人,有很大一部份透過寫作來揭露社會現實,反映給上位者,藉此實踐自己的責任。

畢竟能夠傾聽人民的聲音,了解社會底層的困境,是解決所有問題的前提。

看看後代的社會寫實詩,那些我們認為優秀的作品,其實都是有一個共通點。

這些社會寫實詩,並沒有包含太多詩人的個人意見,大多時候,詩人只是用一種客觀、冷靜的口吻,將底層人民的困苦細細道出。

這個社會上的每個苦難,背後都有非常紛亂複雜、難以用三言兩語來釐清地原因。問題與問題之間環環相扣,很少有機會能將某個問題抽離出來,獨立解決。

正因為問題如此複雜,如果詩人在詩中貿然發表意見,一方面容易流於主觀,沒辦法讓讀的人掌握到確切情形,一方面可能顧此失彼,反而讓這些詩變成只能為某些立場發聲的工具,減弱了詩的能量。

我跟學生說,我真正擔心的,不是我們沒來得及對這些苦難發表看法,甚至有所作為。我擔心的,是那些過於草率的關懷,對於事情本身未必有正面的幫助。

這幾天靜下來時,心情都難免沉重。一方面透過媒體,知道這個世界上的苦難一再發生。一方面在網路上,又看到許多人表達了自己的關懷,另一群人卻指責他們的虛偽、盲從。

當然,能有個平台發表、接收大家的意見總是好的。這些年來大眾開始樂於公開發表看法,儘管爭吵不斷,但也因此有了更多溝通與和解的契機。

我問學生:「臉書上這麼多人換大頭貼支持法國,你們認為該還是不該?」

學生一時不知該怎麼回答,只是疑惑地看著我。

我點點頭,問他們:

「我剛剛這個問題,是不是有著一個很大的漏洞,因此難以回答?」

我告訴學生,用單純的二分法將人分成兩類,本來就是一個很粗糙的作法。

每一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換大頭貼與否,都有屬於這個人的獨特脈絡。當我們去指責某些人換頭貼是跟風盲從時,難道不也是只看到了一些事物的表象,就開始妄加揣測其立場並加以批判嗎?

臉書等社群媒體的資訊太即時了,很多時候真的讓人措手不及。在發表意見之前,或許我們都應該停下腳步,多花一點時間去理解我們所評論的對象。

我們也不該因為我們擁有較多資訊,就去貶低那些資訊相對不足的人。日益發達的資訊網路,應該要是拉近人們的距離,讓人們能更了解彼此、了解這個世界的助力,而不該成為讓人們越來越疏遠的高牆。

人們對於那些感覺上與自己較靠近的,本來就會有比較高的關心,人情如此,實在沒有人該為此感到羞恥,或因此被指責。

我們該思考的,是該如何讓更多的人們了解到,那些我們以為距離我們還很遙遠的一切,其實也一樣近在眼前。

好在這世界上還有一群人,正在默默用他們微弱的力量,試著將發生在世界各地的不幸,透過文字或畫面,盡可能讓更多人知道。

回頭看看當年詩人們的關懷與責任。時至今日,教育普及,資訊流通,我們都有幸成為了知識載具的擁有者,當我們在傳遞資訊或表達意見時,是否也該扛些責任?該更加謹慎?

世界病了,我知道,但也只不過是病了,不代表他不會好。

我一直相信,如果我們能夠花更多的時間來傾聽、了解彼此,了解這個世界上每個角落發生的事,這個世界就不會再冷漠。

我一直相信,很多時候人們表現得漠不關心,只是因為有些事他還不知道、不明白,而不是因為他心中,已經沒有了愛。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