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煩惱,沒有真正的極樂世界

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煩惱,沒有真正的極樂世界
Photo Credit: Luke Ma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國有大國的煩惱,小國有小國的煩惱。小國怕沒有資源沒有地位,大國怕攻擊怕種族衝突。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之前上班到一半,螢幕跳出來巴黎的恐怖攻擊。週五晚上心情瞬間沉甸甸的。

害怕恐怖攻擊是我在台灣從來沒有過的煩惱。

雖說台灣有跟世界脫節的憂慮:我們不是聯合國、不是很多國際聯盟的一份子。當年SARS引爆時,台灣單獨地焦頭爛額、沒有WHO的支援。那時我盯著新聞默默地怨懟世界對我們的不公,讓我們在太平洋上孤家寡人地奮鬥。

當年我也曾盯著新聞播著911,驚恐地看著大樓倒下。但那種驚恐比較像看了個好萊塢恐怖片,當下驚恐,睡了一覺就拋到腦後了。

台灣既然沒有跟世界這麼密合,恐怖份子沒有甚麼道理要大老遠跑來我們這示威。

台灣有台灣的幸福:我們在地圖上沒有甚麼敵人,國家內部沒有甚麼暴力,沒有幾十個非常不同的種族住在一個城市、各過各有點距離的生活。以前本省外省的衝突,在我們這代也似乎慢慢融合了。

我在台灣生活25年,沒見過一把真槍、沒看過人當街被搶、沒有晚上不敢走在路上、沒有包包要往前背、沒有回家要注意是不是被人尾隨等的時候。我更從來沒有想過,天啊我現在在101,太熱鬧了要小心恐怖攻擊。或天啊,桃園機場有個沒人看守的行李箱在廁所,我要趕快通報。

大國有大國的煩惱,小國有小國的煩惱。

小國怕沒有資源沒有地位,大國怕攻擊怕種族衝突。現在我搬來美國了,我好像在世界強權的領土,我也好像在一個隨時有可能引爆的戰場。

只要住在紐約、芝加哥、舊金山、DC、洛杉磯等大城市的;都其實對恐怖攻擊有那麼點恐懼,覺得當年的好萊塢似乎也沒有這麼遠了。大家在機場都萬分耐心,忍受TSA的刁難。看到可疑的人,都會非常留神,有必要即通報。

隨後法國丟了20顆炸彈還擊,大家瞬間心又更往下沉了。美國身為西方聯盟的頭,沒辦法完全地置身事外。盟友發生這些事,自己也好像有些事就要發生了。

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煩惱。以前在台灣,大家愛抱怨自己是鬼島。現在在美國,大家害怕恐怖攻擊及戰爭。各有各的煩惱,沒有所謂真正的極樂世界。

每當想到這些無解的煩惱,我就忍不住回歸小確幸的本性。覺得自己能平凡快樂地坐在咖啡店、喝咖啡寫心事,而週遭家人朋友們能平安,實在就是值得慶祝的幸福。

希望受苦難的人,也能有些小確幸能讓他們感到溫暖。更希望大家能互相尊重包容,讓各自都有能享受小確幸的能力及空間。

本文獲北加路人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北加路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