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奢侈」的一堂課,原來是在山區學子前教「時尚」

最「奢侈」的一堂課,原來是在山區學子前教「時尚」
Photo Credit: GQ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原來「奢華」不見得是訂製一雙皮鞋,也不必專程飛往倫敦量身訂製西服、無須非得親臨南法私人酒窖啜飲一口干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袁青|插畫:何季澄(人物)、萬歲少女

什麼是奢侈?對於這個我窮畢生經歷一直追求的問句,因為價值觀、人生的歷練,因為仍有很多想像空間和必須實際走過的體驗,尚待完成,至今仍然沒有標準答案。

不過,幾天前,既不是在豪華郵輪、也非六星飯店,更不是一場私人派對,而是江西省廬山下一間「美術學苑」的講堂上,忽然靈光乍現,讓我重新定義了「奢侈」。

有道是,「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拜無冕王之賜,走走看看,個人奢華經歷,不敢說是第一人,但的確長了不少見識。

「請問袁老師,能請你來內地給我們上個課?」敢情這些年日起有功,居然有來自彼岸的邀約,是名聲在外還是機緣巧合?一陣「自我感覺良好」的陶醉下,Why Not?

嚴格說來,這並不是第一次站上內地講堂。

深圳和廣州沿海一向和時尚接軌得最快,對繁華世界的渴求也高,赴大陸「商演」的初體驗,來回商務艙、五星飯店,還支付一名助理隨行,面對這款「大腕」排場的規格,黑壓壓破百上千的學員,不免教人捏把汗。

從家世到國事、從硬體到軟件、從品牌到趨勢,一點兒不放鬆。更絕的是全程錄影,立馬PO在微信,任憑全民「公評」的壓力,這壓力,非同小可。

其實說起時尚開講,最初是在校園發聲,榮幸受邀各大專院校織品和服裝科別,甚至政大研究班也曾聽我吹過時尚的牛。之後也曾在台灣文創先發部隊「學學文創」開過幾堂課,談的是課堂上少有的「個人時尚見聞」,或是針對奢侈產業的探討。

但最挑戰的是,蒙校方抬舉邀我開了一門「私塾課」,沒有教材,要接受學生各種備詢。5年前,文化大學台北城區部新設時尚科邀請,因為是母校,我義不容辭,從品牌建構到美學風格解析,當了一、兩學期客座講師。從此,教學相長成了另一門時尚工作。

先是對銀行理專人員介紹精品的來龍去脈,提供和客戶攀談的「專業」知識。講著講著被扶輪社或私人企業請去,給有錢有閒的會員們上一堂「品味養成術」,或者走入民間組織、工會,酒商。精品品牌教育訓練,我也偶爾客串,講題從「打開潘朵拉精靈的盒子」介紹走訪世界的見聞,一路展開到我個人對「美學價值」的評析和分享。

記得有一回,應Dunhill之邀,和GQ Up Club會員聊訂製西裝典故,那一夜,與一幫紳士候選人們交流心得,不亦樂乎!這正是開講經歷中最好的回饋。

話說回饋,此番去江西授課,先飛福州,候機兩小時再飛到武漢天河機場,萬萬沒料到咱們「江西美術學苑」還要舟車勞頓再搭車往山裡飛馳,整整3個半小時。

一路上,車行蜿蜒,在沒有路燈的山徑,月黑風高,早晨8點出門,到漆黑一片的學苑已是大半夜,隔天單槍上陣,一連兩天紮紮實實上了8堂課。

講台上,一間間全球精品旗艦店、頂級私人度假中心、件件高級訂製服、珠寶、居家設計、一張張設計師和風雲人物的PPT,隨著開講,行雲流水。

台下,來自中國各省分的學子,張著眼睛,大氣不敢喘,做筆記的、拿手機拍照存檔的,生怕漏掉什麼似的,感受到一股求知若渴的氛圍。

對照物質條件貧乏、困頓的山區學苑,對這群或許是明日之星,也可能永遠沒有走出山區的年輕人來說,透過我的奢華經歷,原來打開眼界、看見世界的熱情,又何嘗不是一種難得的奢侈呢?

原來「奢華」不見得是訂製一雙皮鞋,也不必專程飛往倫敦量身訂製西服、無須非得親臨南法私人酒窖啜飲一口干邑。

原來,最奢侈的一堂課,是江西美術苑創辦人抱著「看見世界,才能擁有世界」,回饋鄉里學子興學,傳承的那顆種子。

人若精采,天自安排,我等著下一場奇妙的經歷,今天在江西,明天呢?廬山蒼蒼,西海泱泱,原來,這奢華,就在雲深不知處呀!

延伸閱讀:

本文獲GQ TAIWAN授權刊登,原文:《GQ九月號袁青專欄 最奢侈的一堂課》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